一本读小说网为你提供《刑与凶》第91章种子终章的在线阅读
一本读小说网
一本读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星河大帝
小说排行榜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全本小说 神印王座
好看的小说 异世邪君 武动乾坤 一柱擎天 九阴九阳 天才狂妃 百炼成仙 超级保镖 天才相师 步步惊心 盛世嫡妃 庶女有毒 亿万老婆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一本读小说网 > 推理小说 > 刑与凶  作者:意赅 书号:48846  时间:2019/9/29  字数:5393 
上一章   第91章 种子(终章)    下一章 ( 没有了 )
  武警医院,神经内科。

  袁友冲睁开眼,便看见了坐在边的于辰,轻笑道:“怎么样?计划还算成功么?”

  “有点险。”于辰撇撇嘴,说道:“我差点没撑住,幸亏咱的人还算比较给力,一网打尽了。呵呵,妄图袭警,这帮人就算有通天的能耐,也别想撇清干系。”

  说着,他又瞪了袁友冲一眼:“倒是你!脑子啦?用这么危险的法子?要咱们同事晚来一步,或者我撑不住也昏了过去,咱们都得完。哪怕同事随后赶到,他们搞不好也会拉着咱们垫背。”

  “死就死吧,宏大集团一暴,就隐藏不住了,咱们也算送上头一个重要证据。”袁友冲撇撇嘴。

  “去你…”“关键是,你踏马当我是神啊,能预料到他会搞麻醉气体?”袁友冲打断他,说:“之所以让特警队的同事,还有老雷他们秘密跟上,不过出于稳妥考虑罢了,我也是在他耗了半烟以后,才觉着不对劲的。”

  “刚开始,见他抽烟只入嘴不过喉,还以为他是雪茄养成的习惯。但再仔细看烟灰缸里的烟头,就感觉有鬼了,再看他总是有意无意的对我烟…啧,幸亏你没有跟上来,站的位置有点远,否则这波还真难说,搞不好真会翻船。”

  于辰听了,忍不住苦笑一声:“感情这就是拿咱俩生命去赌博么?”

  “不。”袁友冲摇头:“如果真想赌一把,我肯定会提前商量。毕竟,哪怕你愿意,我也不能自作主张拿你的命和我绑在一起去赌。”

  “最开始,我确实只是想会一会徐宏江,只是,如果徐宏江真有问题,宏达集团真的是贼窝,那么此去或许有危险,这你也是清楚的,我们确实面临着一定的风险。所以,才请了特警支队的同事。”

  “只是没想到,他竟然真的会下手,更没想到,用的是这种办法。幸亏,运气站在了我们这边。”

  于辰抿抿嘴,问道:“你说,万一他得手了,会对我们怎样?”

  “两个选择呗,”袁友冲说:“要么俘虏了我们,并严刑拷打,从我们口中获得关于省厅行动细节的信息,以求发现破绽从而逃逸,之后会不会把我俩灭口就难说了。”

  “要么,就直接把我俩送回警局,同时让律师以我俩违规办案为由起诉我们…操作上或许还得费点心思,但在咱们昏的情况下,他们想搞点手脚还是容易得,然后以这种方式把我俩踢出局。”

  “嗯,我个人认为,后者的可能大些。”

  “噢?”于辰有些诧异,他还觉得前者的可能大呢,便问道:“何以见得?”

  “想俘虏我们,在咱们踏入宏达集团之后,就能立即动手,没必要冒着风险把自己也给麻晕了。”袁友冲耸耸肩:“只不过,这样一来,宏达集团也会彻底暴。”

  于辰皱眉:“可省厅已经全面收网,双方可以说彻底撕破脸了…”

  “说明他们另有倚仗。”袁友冲打断他,说道:“比如,宏达集团存在的意义,可能并不仅仅只是给该犯罪联盟成员提供明面上的身份并拓宽人脉,或许,某种程度上,它已经彻底洗白。”

  “也可能,他们暗中扶持了已经完全洗白的公司、集团。比如,学通优教育信息有限公司。”

  “彻底洗白?”于辰本能的撇撇嘴:“怎么可能…”

  “未必不可能。”袁友冲长叹口气,说:“十四年时间,太长了。对于我们而言,足够做好方方面面的准备,而对于他们来说,也足够他们洗白一部分产业,并彻底与犯罪行为斩断联系。”

  “哪怕他们曾经犯下的事不可能摘掉,但时间可以毁灭掉足够多的证据,已经洗白的产业,以及负责这些产业的人,乃至站在这些人背后的少数大佬,真不一定能动的了,毕竟现在讲究证据完整。”

  “所以说,个别人有着在犯罪联盟被彻底捣毁之后,依旧存活下去,甚至活得非常滋润的希望…”

  “其他团伙成员的指证呢?”于辰追问道。

  “指证只是指证。”袁友冲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接着,又说:“再退一步,哪怕他们始终摘不干净,那他们的后人呢?家属呢?”

  “什么意思?”

  “如果他们的危机意识足够强,”袁友冲解释说:“那,他们就一定会培养起个别完全没接触过任何犯罪行动的后代,亲属,用已经洗白了的,或者通过合法渠道赚取的资源,去哺育他们。”

  “这样一来,哪怕他们这代人被咱们一网打尽了,这些还‘干净’的人,也可以合情合理合法的继承已经洗白了的产业。哪怕可能受到打,也能保证他们过得比绝大多数人都要滋润。”

  于辰了口气,苦笑道:“听你这么说,还真是…可怕!”

  “是啊,可怕。”袁友冲感慨道:“这帮家伙,将榨取到的鲜血,转化为纯白的**,培育自己的下一代,让他们‘健健康康’的成长,并凌驾于被他们血的普罗大众头上…呵呵。”

  摇摇头,将这些七八糟的想法给下后,他话锋一转,说:“我大概理清楚高焱、宋轩、徐博安这三桩命案的脉络了。”

  “说说看。”于辰摆出副洗耳恭听的姿态。

  “宏达集团哪怕经过十多年的努力,已经‘彻底’洗白,但他们实际上依旧是心虚的,如果时间没能将证据彻底洗涤赶紧,依旧可能被我们捣毁。”

  “所以,他们需要一个,不,需要更多的,干干净净的公司,将之扶持起来,逐步架空,然后让自己势力中的那些‘干净’的成员慢慢渗透进去,作为联盟被捣毁时,他们的安身立命的资本。”

  “学通优,就是其中一个公司…不,它仅仅只是个被暴出来,吸引咱们注意力的公司。因为,他们投资、架空学通优,也就在近一两年。”

  “省厅方面,虽然这几天才开始全面收网,但近几年发现的线索不少,该集团肯定也感受到了压力,因此,他们需要提前布局,以便在面临灭顶之灾的时候,给家族及后代留下一线生机。”

  “学通优就扮演着这么一个角色。他们一方面,投资学通优掌握一定股权后,利用合法手段一步步蚕食其他创始人及股东手中的股权,提高自己在公司的话语权,另一方面,又干起老本行,通过某种手段,胁迫宋轩入伙。”

  “他们这么做,纯粹就是为了今天埋伏笔。当省厅开始全面收网,或者察觉到省厅准备发动全面攻势的时候,便立刻将学通优公司扔出来,吸引我们的注意力。”

  “当我们目光被该公司,以及围绕着该公司及宏达集团间的关系展开调查的时候,他们也在立马将尚未来得及转移到其他‘干净’产业的‘干净’成员抛过去,平安的度过这段时间的动期。”

  “实际上,咱们并非没办法截断这一过程只要发现端倪后,以配合调查为由牵制住他们,等犯罪集团倒了,他们失去了背后的靠山,这些被以合法手段架空的公司执行董事,肯定会采取行动,将股权夺回。”

  “虽说他们未必有这个能耐,但毕竟存在这个风险,以该集团缜密的心思来说,肯定会想办法规避。而实际上,咱们的机会也只有一次,就是省厅展开行动初期。”

  “因为要捣毁这么大一个犯罪集团,各方面的工作太过繁琐,一旦行动进入到中后期,哪怕咱们明知道他们的行动,恐怕也无暇他顾,毕竟这些人都是‘干净’的,甚至集团还会对他们封锁消息,不让他们了解到任何阴暗的内幕。”

  “如果他们能在这个关键时候,牵制住我们在行动初期空闲出来的为数不多的精力和机动力量,就能争取到非常宝贵的时间。”

  “因为,哪怕掌握了核心证据,等这个犯罪联盟彻底倾塌,收尾工作全部完成,至少得几个月的功夫。等能腾出手来的时候,这些‘干净’的人,或者干脆说种子,恐怕已经将那些公司牢牢掌握在手里了。”

  “这时候,哪怕咱们腾出手来,恐怕对他们也无可奈何这些种子是干净的,他们掌握的公司也是干净的…”

  “不得不说,他们的计划真的很成功。这点,从咱们目前‘认定’宏达集团是个产业单一的商业集团,且仅仅只‘投资’了学通优一家公司,就能证明了。”

  于辰深口气,问道:“那高焱呢?”

  “他可能只是个遭受了无妄之灾的可怜人罢了。”袁友冲长叹口气:“要吸引我们的注意力,需要该公司发生重要变动,而高焱,就被他们当做了这个导火索。”

  “在完全懵懂不知情的情况下,他被该集团利用了,误以为宋轩,或者说公司投资方宏达集团接下来要针对的对付他,从而导致他和宋轩产生矛盾,又在错的情况下,怀疑上了蔡。”

  “最终,高焱被杀,尔后,宋轩在被胁迫的情况下跳楼,足以让这桩案子变得疑窦重重,吸引我们的注意力。而这桩案子难破的根本原因,也就在于‘凶手’的动机并不寻常,调查起来自然得大费周章。”

  “当然,也可能高焱同样早已被该集团纳,最终,在犯罪集团的威之下,不得不和宋轩配合演双簧。”

  “这种可能也确实存在,那么,他仿真人头的动机也就明确了,不为别的,只为让案子更加复杂,更加扑朔离在破案过程中,无效线索就是干扰项,干扰项越多,破案难度自然越大。”

  “又因为是明面上的投资,因此宏达集团并不需要动用太多隐藏地下力量,只需要出动徐博安就够了。”

  “所以,高焱、宋轩先后死亡,徐博安焚毁证据后也间接‘自杀’,就能斩断大部分的线索,更长久的牵制咱们的注意力。同时,为免咱们过早侦破这一案件,他们袭杀小周和老成,严重影响两个重要科室的效率…”

  “甚至,不止咱们新安,东山,或许也是类似的情况。甚至,他们在许多城市都运行着这一模板,将‘鸡蛋’分散,从而最大程度的降低风险只要他们能猜到,省厅最终可能会采用围三阙一的打法。”

  “而这其实不难猜,省厅也并没刻意隐瞒,因为对省厅而言,这就是谋,犯罪集团猜没猜到,无关紧要。只是上边的领导,恐怕也没想到,计划确实很成功,犯罪集团难逃法网,但他们却用这种方法留下了种子。”

  “我刚研究了东山的案卷。”于辰沉默片刻后,轻声说:“确实,那边也发生了一桩命案,但布局上比我们这边简单很多,而且与公司无关,只是一桩看似寻常实则疑窦重重的密室杀人、灭门案…”

  “都一样,能吸引我们注意力就足以。”袁友冲摆摆手:“何况,宏达集团应该还是特殊的,新安,或许是他们的大本营,至少也是他们种子计划的重心之一,因为这儿经济非常发达,所以自然值得他们多费心思。”

  于辰想了想,又问:“那‘遭贼’的事呢?”

  “两种可能。”袁友冲想了想,说:“要么,是犯罪集团故布疑阵。要么…省厅领导认识到这桩案子有问题,有阴谋,想引蛇出,故意放出我们已经掌握了这桩案子的关键线索,以我们的能力最多一两天就能破案。”

  “于是,犯罪集团真的慌了,担心种子计划出现变故,所以有了接下来的一系列疯狂举措。”

  “而省厅,从他们的大规模‘入室盗窃’行动中恐怕也只能认识到,这桩案子果然问题不小,所以给了我俩个三防机,实际上,就是拔高我们在整个行动中的地位,希望咱们发挥出更大的作用,尽早把案子破了。”

  “可惜的是,犯罪集团的行动比他们预想的还要疯狂,来的还要快,他们来不及做出后续计划,小周和老成,以及东山那边的痕检、法医的同事在短时间内先后遇袭…”

  “甚至,许局对我们‘掏心窝’,对我们放权,也可能是省厅领导授意,他只不过抓住了老成遇害的契机…”

  见于辰眉头越拧越重,袁友冲终于顿住,改口说:“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咱们多人遭遇入室‘盗窃’,并非是该集团故布疑阵,而是省厅领导的算计。”

  “好了,事到如今,真相到底如何,已经没有意义了。”他坐起身,拍了拍于辰肩膀,问道:“我昏了多久?”

  “将近三个钟。我入的麻醉气体少,就躺了一小时。”于辰不想再去细思那些阴谋,顺着他的话回答,随后又说:“徐宏江应该也要醒了。”

  “一起审审?”

  于辰犹豫了片刻,摇头说:“不了,我去陪陪小周吧。”

  “那我也不审了,交给许局去头疼吧。”袁友冲轻笑道:“反正,连应该在该犯罪联盟中占据相当地位的宏大集团都垮了,将他们彻底连拔起已再无难关,至少新安方面是这样的。”

  “接下来的行动,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干脆休息休息。”

  “以后的任务还重。”于辰别过头,看着窗外:“这次行动,就像一场暴雨,把新安洗刷的干干净净。”

  “但犯罪是制止不完的,腾出来的优质土壤,一定会资深新的罪犯。何况他们留下的种子,未必不会步上‘先辈’的步伐。好在,他们有种子,我们也有源源不断的鲜血。”

  “干就是了,哪那么多废话。”袁友冲伸了个懒:“就像韭菜,割完一茬长一茬,长了一茬我割一茬。”

  …
上一章   刑与凶   下一章 ( 没有了 )
迷局赎罪回忆录系列(四签名失去的世界巴斯克维尔的恐怖谷最后致意血字的研究归来记(福尔新探案(福尔
一本读小说网提供了意赅创作的推理小说《刑与凶》干净清爽无错字的文字章节第91章种子终章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