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读小说网为你提供《傻子聂露儿》第二十七章番外的在线阅读
一本读小说网
一本读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星河大帝
小说排行榜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全本小说 神印王座
好看的小说 异世邪君 武动乾坤 一柱擎天 九阴九阳 天才狂妃 百炼成仙 超级保镖 天才相师 步步惊心 盛世嫡妃 庶女有毒 亿万老婆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一本读小说网 > 架空小说 > 傻子聂露儿  作者:雪脂蜂蜜 书号:48589  时间:2019/6/14  字数:8063 
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番外    下一章 ( 没有了 )
番外1

  血红的夕阳停在两座远山中间,神奇妩媚的晚霞将所有东西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红晕。湖平如镜,清晰地映着天上的红云、精致的湖中小亭。

  亮丽的琴声,有如奔腾的清泉,带起一股子凉爽的风。一棵棵婆娑的桂花树在风中轻轻摇晃,金黄细小的桂花儿花瓣簌簌下落,掉在我雪白的狐衣领上,溅起丝丝甜蜜的幽香。

  荷药温柔地替我拂下面颊上的桂花,继续给我按着头部,力道恰到好处。

  一曲奏罢,暮词望向我,凤眼中波光转:“主人,暮词奏得可好?”

  我轻挥衣袖,将手旁的一坛竹叶酒掷给他。

  他接过,仰头便倒。饮罢,他拉开透的衣襟,醉眼离地看着我:“好酒,只是有美酒没有佳人,我还是琴妖吗?”

  水珑拈起一颗绿水晶葡萄放进我嘴里:“姑爷不在,你就讨嫌了,主人眼里哪有你的位置?”

  我微微一笑:“水珑,他说得对。我赐他一个佳人便是,荷药,今晚你是他的。别让他太多,我还要听他弹琴的。”

  荷药面颊绯红,娇羞地咬咬嘴:“荷药,遵命。”

  暮词摆摆头,甩掉脸上晶莹的酒珠儿,兴奋地说道:“如此,我便再送主人一曲。”说罢手起弦动,轻快的琴声如珠落玉盘,快乐地向四处溢开。

  我翻了个身,将手伸进水珑的衣襟,摩挲着她如丝般柔滑的皮肤,忍不住轻笑出声。目空一切,天高海阔任我心飘,这种日子,比神仙还逍遥。

  “主人,你袖子里有什么东西,凉到我了。”水珑娇嗔道。

  闻言,我收回手,掏出袖中的东西,是一块晶莹剔透的老虎玉坠。若桃属虎,这是她十四岁生日时我送她的礼物。

  风临被无双者童联手除掉后,若桃被他们关在水牢,留给我处置。

  我问她:“你想不想做我的侍妾?我可以在堂外给你买间房子,养着你。”

  她只冷冷地一笑:“傻子,你表面上善良可爱,其实最无情,对谁都是。”

  于是我放走了她。

  “我不是很喜欢她,她脾气太烈,我也不知她是不是真的恨我。”我跟者童解释道“只是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有过同共枕的情谊,我不忍心伤她。”

  离开厉风堂后,若桃远走外,开始做贩马生意。前一阵她嫁给一个外财主做填房,成亲之前,托人将这块玉佩还给我。

  “主人,好漂亮的玉佩,赏给水珑,如何?”

  我随手将玉佩扔进湖中,打碎了湖中小亭的倒影。

  “一块破玉佩有何稀奇,我明命人拆了这湖中小亭,专门为你建一座水珑亭,怎么样?不过,要看水珑你怎么讨好我。”

  水珑会意,宛然一笑,抬起我的下巴,吻上了我的

  “点灯喽——”

  听到暗号,大家俱是一惊。暮词急忙整理好衣服,美人们捧着美酒瓜果火速逃窜,跃墙的跃墙,钻假山的钻假山,好似一阵狂风卷过花丛,残花飞。

  眨眼功夫,湖边只剩我、荷药、暮词三人。

  者童抱着睡的天笑,沉着一张脸从月牙门走进来,警惕地环顾了一下四周:“我好像听见什么声音?”

  我坐起身,望着他,不动声地将水珑遗失的香扇进袖子:“风声吧。”

  怀孕后者童严我把玩美人,说是怕伤气。我不想惹他生气,又心,只好趁他繁忙之际,把自己收藏的美女拉出来玩一番。

  “风声?”他怀疑地瞥向暮词。

  暮词一慌,琴弦应声而断。

  者童眼凶光:“瞧你一身酒味还弹琴,吓着主人惊了胎怎么办,下去!”

  暮词朝我吐吐舌头,抱琴退下。

  赶走碍眼的人,者童轻手轻脚地将天笑交给荷药:“那边太吵,天笑小主住我们这边,你抱他睡去。”

  我这才看见天笑双眼肿得像金鱼泡,小脸脏兮兮的,心疼不已,忙问:“孩子哭过?”

  “嗯,天笑不肯向五派长辈行跪拜之礼,被夫人打了几巴掌。”

  闻言我一阵痛,我和无双小时候哪里被人碰过一:“这弟妹,管教孩子也太严了。”

  爹爹说过,聂家的人高贵如月,谁也不能碰,可我这三个侄子是例外,天天被他们的母亲训斥,有时还戒尺伺候。

  烟雪是哥哥,模样像他母亲。或许是被他母亲管得太过的缘故,小小年纪,像个小老头一样不苟言笑,整天捧着书,话。除了他那双金色眸子,看不到半分聂家人的风采。最让人头疼的是,他身为厉风堂大公子,竟然见到兵器就发晕,没办法,无双只好让他学杀气最少的扇。我担心不已,弟妹倒欢喜喜,说什么以后可以让他去考取什么狗功名。

  天笑才四岁,完全继承了聂家的优良血统,像极了他父亲小时候的样子。玉雪可爱,生活波,绝顶聪明。再加之骨奇异,我和无双都认定他是厉风堂和九鬼八重的不二继承人。有了烟雪的先例,无双将他交给我和者童教养,所以我跟这孩子最亲。

  周岁,还未起名,和他母亲一样,天生一双黑眸。今给他办周岁宴,无双借机邀请了五大门派的掌门,前来商议合作之事。

  “什么太严?夫人根本没把自己当厉风堂的女主人。五派杂碎,连厉风堂最低等的下人也不屑给他们下跪,堂堂厉风堂二公子怎能给他们跪下?”者童坐到我旁边,揽住我的肩,双眉紧皱“他们就是些衣冠禽兽,一个个趾高气扬,给他们安排房间时挑三拣四。有人偷东西,有人调戏婢女。要是往常,我早已把他们做成酱。堂主太宠夫人了,竟然拿厉风堂的未来讨夫人欢喜。”

  撤出暗界的生意,屈尊与五派合作,我也不喜欢无双做的事。

  说实话,除了对孩子凶,弟妹是个心肠很好的人,不忍杀生,常年吃素。虽然不是绝代相貌,但眉眼柔和,肤白如瓷,十分顺眼。声音柔若春风,暖暖的能将人骨头都融化。无论她走到哪里,周围的空气都能随着她变得宁静而祥和。连我都喜欢她得紧,无双爱之若狂也在情理之中。

  但什么都听弟妹的,这也未必太荒唐了些,可我们根本拗不过着了魔的无双。

  “算了,你生气也没用,不如不生气。”我安慰道“现在合家欢乐,有些不自在装着没看见就行喽。”

  者童叹了一口气,抚摸着我微凸的肚子,眼中浮起了似水的柔光:“就是因为合家欢乐我才不得不心,你和堂主都太善良了,夫人人好,可她的娘家我不得不防。那些所谓名门正派,最喜欢暗地使坏。他们要是狠毒起来,比我们厉风堂和魔门更甚。我们好不容易才要上孩子,我不想出什么岔错,只想尽力保厉风堂平安,和你长相厮守。”

  辅佐无双这些年,者童得到了堂内所有人的认可,连长老乔之和都对他赞口不绝。特别是无双恋上弟妹以后,堂内大小的事务全由他一人累死累活地打理,可以说这几年厉风堂全仗他才能正常运转。

  我觉得爹爹若是看到这一幕,对他的印象一定会大大改观。

  想到这,我幸福地按住他的手,撒娇似的抱怨道:“孩子这两天老踢我,得我好难受,他是不是该出来了?”

  “他才五个月,要十月他才能出来。”

  “还要五个月啊,不能喝酒,不能玩水,不能把玩美人,这种日子很无趣耶。”

  他脸愧疚,点点头:“是啊,婆娘多受累。”

  我伸出两个指头,按住他的嘴角往上一推:“唉,那我再忍忍吧,谁叫我喜欢他爹爹的胡萝卜呢。”

  听到房中密语,他的脸腾地红了,我则开心地笑了起来。

  ---

  番外2

  晚上,睡得正,肚子里的孩子一脚将我蹬醒。我睁开眼睛,扶着想翻个身,忽然看见窗外不远处的天空上火光闪闪,赶紧推旁边的者童:“者童,者童快醒醒,出事了。”

  他一骨碌坐起身,看了看外面:“糟糕,主堂那边走水了,莫怕,呆在屋子里。”话未说完,已拿起衣服飞奔而去,一边跑一边吩咐道“暮词,保护好主人。”

  不一会儿,荷药抱着天笑走进来:“主人,小主醒来就不肯再睡。”

  天笑嘟着嘴,用胖乎乎的小手惺忪的眼睛:“就是不想睡嘛,姑姑,我们看烧火去。”

  “看火很危险的,来,姑姑陪你睡。”

  荷药把天笑放到上,他缩成一团,打了一个哈欠,几乎立刻就进入了梦乡。

  突然,屋外传来了几声闷响,随即又恢复了平静。

  “发生了什么事?”我问。

  一个侍卫在门外禀道:“无碍,请主人安心休息。”

  我已无心睡眠,让荷药看着天笑,自己穿好衣服走到外面。院中横七竖八地倒着几个陌生人,全部身首分离,腥味直冲鼻子。

  我皱皱眉头,掩鼻问:“好脏,怎么回事?”

  暮词站在尸堆中间,抱着琴,用脚拨着尸体:“五派的人,还有”他猛地一挥手,几琴弦呼啸而出,扯破了清透的月影。只听几声惨叫,天上凭空落下几个人“又来了几个魔门的。”

  这些人怎能闯过方圆五十里魂阵,还让我们毫无察觉?

  想到这,我有些不安:“荷药,帮小主穿好衣服。”

  暮词安慰道:“主人,那些客人我们看得很紧,这几个只不过是偶入的杂碎,不用惊慌,我已派人去通知堂主副堂主。”

  话音未落,黑漆漆的夜空中出现了万点橘红色的星星,那些星星越来越亮,直直地朝我们坠下来。

  “是火鸭!”侍卫大喝一声,伸手将我护住。

  “呜呜呜——”一只只火鸭带着一罐罐滚油,鬼哭狼嚎地落在地上,顷刻之间,院子陷入了一片火海。随即,四周响起了此起彼伏的火铳声,紧接着,屋檐围墙墙壁到处爆开,山崩地裂,木片泥土漫天飞舞,硫磺味刺鼻。

  还没等耳朵里的嗡鸣声消失,一群蝙蝠状的黑影出现在上空。

  暮词飞上围墙,横琴拉弦,冷冷地盯着天上的东西,果断地说道:“荷药,带主人撤,从密道出庄。”

  神火飞鸭,火铳,雷霆般的攻势,攻打厉风堂的绝不止五派和魔门。 我无暇多想,赶紧带着天笑往密道方向逃。背后,凌乱的琴声,喊杀声响成了一片。

  竹火鹞像蝗虫一样铺天盖地,到处都是腾天大火,就连湖心亭也在熊熊燃烧。炎炎火风,灼得人皮肤生痛,口干舌燥,呼吸困难,连眼睛都难睁开。

  一夜功夫,美得如诗如画的家竟然变成了这般模样,我的心在泣血。

  不断有黑衣人拦路,他们组织严密,配合默契,看身手不属任何一个门派。我的婢女侍卫虽武功高强,和他们对阵也占不到多少便宜。

  通往大密道的路已经被大火封堵了,我们被迫向西院转移。

  西院火势较小,房屋还没烧起来。荷药对西院不,摆阵查看院内密道的方位。

  天笑一路上都懂事地不吭一声,到了西院,他抬头看着我:“姑姑,姑姑,别怕,我会保护你,还有我表妹。”

  看着他张纯净的小脸,又看看周围几个血人般的婢女,我悲从中来,眼泪开始打转:“万一我肚子里的是男孩呢?”

  他咧咧嘴:“那再生,总会是女孩的。”

  家破人亡的悲恸涌上心头,祖先若有灵,请救救这孩子吧。

  “主人快跑——”随着一声凄厉的呼叫,一股滚烫的鲜血溅了我一身,紧接着,一个圆滚滚的东西飞到我脚下。我定睛一看,是侍女血糊糊的头。

  这个场景我好像见过,可我没功夫多想,点了天笑的昏睡,拔腿就跑。

  身旁的人越来越少,连荷药都没了。

  终于,我们逃到了湖中长廊,只要穿过长廊出庄,我们就能活下去。

  长廊还未受到战火波及,廊柱上,一盏盏白玉莲花灯安静地亮着,轻纱如云般飞舞。月光在湖面上漂浮不定,像一尾尾银色的鱼儿。

  远处,爆炸声连绵不断,更衬得这里格外幽静。我们拼命地跑,凌乱的脚步声在长廊上反复回

  忽然,汹涌的云纱中央出现了一个石雕般的黑衣人。

  身姿拔,直直的长发高高地束在头顶,又倾泻而下,直达部。带着一张半脸黑面具,挡住了他上半部的脸,面具上镶着畅的金丝花纹。感的嘴冷冷地抿着。右耳,一枚精致的紫水晶耳钉散发着淡淡的紫光。手持一把节刀,上身穿一件紧身的黑皮长衫,足蹬长筒黑皮马靴。

  他是付元礼手下幽冥营的首领铁面将!

  幽冥营是一支让人闻风丧胆的部队,战无不胜,也是一部妙的杀人机器,曾三次屠城。幽冥营首领带着一副半脸金纹面具,从不以真面目示人,凶狠如狼,人称铁面将。

  原来对厉风堂下手的是承天王朝,早该想到,除了帝国的精英部队,谁有能力对厉风堂发动奇袭?

  突然,两道黑影从头顶掠过,身旁的两个婢女猛地弹起,跌入水中。

  天笑还乖乖地伏在我的口,发着均匀的鼾声,一想到这么可爱的孩子难逃一死,我心如刀绞。

  水珑对我盈盈一拜:“水妾拜别,主人保重。”

  “水珑…”

  还没等我回过神,她已出软剑,朝铁面将刺了过去。

  我根本没看清铁面将的刀是怎样出鞘的,只看见水珑像一轻盈的羽,慢慢地飘进湖中。

  “水珑!”我怒火攻心,猛地甩手,一道金光呼啸着朝铁面将扑了过去。

  半天后,只听几声清脆的“咔——”几盏莲花灯齐破裂,灯油带着烈烈火焰,飞快地顺着柱子淌到地板上。十旋线被他牢牢地抓在手中,一颗晶莹的血珠从他的手掌溢出,顺着金色的十旋线一直滑到我的手背,温热。

  两旁的白纱被火舌引燃,像几只活波的蝴蝶,带着火焰四下翻飞。他穿过升腾的火星,慢慢地朝我走了过来,长长的衣摆随着火风一起上下轻旋。

  熟悉的身体,熟悉的嘴,熟悉的双手。

  “媳妇,想我么?”

  熟悉的声音。

  “你是谁?”我连连后退,身体开始抑制不住地颤抖。

  他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完美的浅笑:“小妖,竟然把我忘了,怎么罚你呢?”

  一股热袭来,脑海里成了一团。

  …

  “…媳妇,你真是刮骨妖…”

  “…以后我有空就帮你烧水提水,伺候你泡澡…”

  …

  慌乱中,我松开十旋线,转身便跑。

  …

  “快跑,去玉翠山…”

  …

  玉翠山是哪里?

  前方,有个人挡住了我的去路。

  “让开,她是我的。”铁面将提着刀,不紧不慢地跟在我后面,像一个优雅的地狱鬼魅。

  “是聂儿,我发达了,嘿嘿。” 挡路的人并不买账,狂笑着朝我冲了过来。可还没等冲到我面前,他的身体猛地裂成了两半。

  铁面将站在他身后,双手握着滴血的刀,重复道:“我说过,她是我的。”

  我忙朝反的方向跑去。

  我记起来了,玉翠山,是山寨众人避难的地方。

  为什么要避难,因为山寨血成河,就像今天的厉风堂一样。

  没多久,我停住了脚步。长廊中间已被拦烧断,只剩几块在烈火中扭曲挣扎的木板相连。
  逃了好几年,再也逃不了了。

  男人狠狠地将刀在脚边的地板上,然后静静地看着我,嘴角依然勾着浅笑。

  我回头,尽量挤出可人的微笑,祈求道:“能不能等我生了孩子再杀我?孩子五个月了,会动了。只要让我生下孩子,你要我怎么样都行,求求你。”

  “儿,不行。”他的口气极为亲昵,好像在与我调笑,面具下却散发着一股冷到极致陌生气息。

  我望望怀中的天笑:“那你饶过这孩子,夫郎,让他活,给聂家留个种。他才四岁,什么都不知道,求求你带他离开这里,夫郎。”

  “夫郎?”他嘴角的笑容更深“好,我饶过他,带他走。”

  我松了一口气,他答应的事绝不会食言:“我信你,夫郎。”说完,我亲了亲天笑的脸,整理好包在他身上的毯,越过男人,将他放在还未着火的地方。然后回到男人面前,等待着自己注定的命运。

  “我准备好了,来吧。”我抖抖地说道。

  闻言,他从出了一把二尺金柄小刀,凑到我眼前:“这把刀我每天都要摸一遍,”他用手指细细地划过寒光闪闪的刀刃,眼里转着温柔似水的光“你看,它多美,多优雅,只有它才配得上你,我的女人,世上最美的女人。”

  我捂着肚子,久违的眼泪夺眶而出。者童做梦都想当爹,我怀孕后他高兴得像个孩子,我的吃穿住行都由他亲自打理。可到头来,他连孩子的面都见不着。

  “好锋利的刀,刺我的心脏,别刺我的肚子,我的孩子会疼的。”

  他轻笑出声,抬手替我拭去泪珠,柔声哄道:“别怕,搂着我的脖子,一点都不疼。”

  “真的不疼?”

  他摇摇头:“不疼,我不骗你。”

  于是我伸手搂住了他的脖子。

  他按着我的后脑,将头埋在我的头发间,深深了一口气:“嗯,好香,好想你,每天都好想你,做梦都搂着你。”

  皮和骨头撕裂的声音传来,背后也变得凉飕飕的,一股腥味涌上了喉咙。剧痛之下,我全身瘫软,不由自主地向边上倒去。

  他飞快地揽住我的,抱着我顺势坐到地上,嘴角的笑容消失得无影无踪。

  刀身深深地没入我的口,鲜血含蓄地围着刀柄翻滚。不知为何,到了这个时刻,心中已没半分恐惧。

  我抬手,试着想取下他的面具。可他微微一偏,避开了我的手。

  我费力地笑笑,问了一个在心里徘徊已久的问题:“做豆腐的碱,是什么?”

  “草木灰泡水,我怕你嫌脏,就没告诉你。”

  原来是草木灰,怪不得厨师做不出那个味道。

  “很好吃,对不…”话未说完,我的喉咙骤然收紧。

  头顶,火舌已卷上了房梁,门廊上氲氤着一层透明的热,将眼前的一切都得影影绰绰。轻纱燃尽后的薄灰,像一条条惊慌失措的小鱼,在热中没头没脑地撞。

  “媳妇?…媳妇…”

  一个个润的吻伴着一颗颗水珠雨点般地落在我的面颊、额头、嘴上,我也想避开,可是没有半点力气。

  火光渐渐暗淡…

  …

  “爹爹,牡丹花会谢么?”

  “会。”

  “凤凰会死么?”

  “会。”

  “那我呢?我是高贵的聂儿,也会死么?”

  “会,就连月星辰也有消亡的一天。”

  “哼,我才不会死呢。”

  “宝贝儿,死没什么可怕的。因为爹爹也会死,到时候咱们父女还在一处。”

  …

  “宝贝儿,爹爹来接你了。”

  (番外完)
上一章   傻子聂露儿   下一章 ( 没有了 )
唯爱鬼医毒妃天命凤女夜妖娆豪门主母霸宠腹黑狂妃宠妃难为帝凰之神医弃狼少请温柔纵宠一代枭妃锦宫:腹黑王面瘫太子俏萌
一本读小说网提供了雪脂蜂蜜创作的架空小说《傻子聂露儿》干净清爽无错字的文字章节第二十七章番外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