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读小说网为你提供《乔家大院》第十六章的在线阅读
一本读小说网
一本读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星河大帝
小说排行榜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全本小说 神印王座
好看的小说 异世邪君 武动乾坤 一柱擎天 九阴九阳 天才狂妃 百炼成仙 超级保镖 天才相师 步步惊心 盛世嫡妃 庶女有毒 亿万老婆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一本读小说网 > 综合其它 > 乔家大院  作者:朱秀海 书号:42335  时间:2017/10/3  字数:14323 
上一章   第十六章    下一章 ( → )
  1

  隔天,高瑞约马荀吃饭,不料马荀一进门就看见致庸在里面坐着。马荀一愣,却已被高瑞拉了进去。马荀进了门仍不肯坐下,道:“店里的规矩,掌柜的吃饭,伙计们都要站着的!”致庸笑:“好容易让高瑞把你约出来,这一条就免了,坐下。”

  马荀想了想,终于坐下。酒过三巡,致庸直言道:“马荀,说吧,我要怎么办,你才会不走?”马荀笑着摇头。致庸哼了一声道:“我先把话撂这儿,我不会让你走的!”马荀变:“谁都知道东家宽心仁厚,不会强留马荀。”致庸笑笑:“那可不一定,说吧。说出了道理,我就放你走;说不出来,你就走不了!”马荀犹豫再三,终于直言:“东家,其实就是我不说,这层窗户纸早晚也要捅破。天下熙熙,皆为利来。我们这些伙计,从小抛家舍业,到包头荒远之地学做生意,千辛万苦,又有种种店规;不能带家眷,不能听戏,不能喝花酒,不能会窑姐儿,大家一年年的,忍过来了,为了啥,不就是为着一个利字…”

  致庸伸手制止他,喝了口酒问道:“这我当然明白,可是为什么总是伙计辞号,掌柜的差点把复字号得破产还债,也没有一个真想辞号?”马荀闻言笑了起来:“东家,这您都不知道?做生意的规矩,东家出银子,占的是银股;掌柜的出任经理,以身为股。他们不愿意辞号,是因为第一他们的薪金比伙计们多十几倍、几十倍;第二他们顶的还有身股,四年一个账期,能和东家一起分红利。我要是掌柜,也不愿辞号。”致庸听得出神,放下筷子道:“哎,为什么就不能让伙计也按劳绩顶一份身股,到了账期参加分红?”

  马荀一怔,笑了笑不说话。这时嘴里了烤羊的高瑞嘟哝道:“马荀哥,你说啊,我们都听着呢,乔东家什么话都能听进去的。”马荀笑着在高瑞头上敲一下,直言道:“要是伙计们都能顶一份身股,参加分红,我们这些人当然求之不得,可东家和掌柜的利就薄了!东家怎么连这一层也想不到!”致庸想了想,问:“马荀,你想在生意里顶多少身股,才愿意留下?”马荀大为惊喜:“东家,你真愿意让我这伙计也在生意里顶一份身股?”话刚出口,他又气馁了,嘟哝道:“这不可能,全天下的晋商都不会同意的!”

  致庸捞起一个烤包子,美美地咬了一口,道:“我不问你这个,我问的是像你这样的伙计,自己觉得该顶多少身股?”马荀忍不住遐想:“东家,要真有那一天,我觉得自个儿能顶二厘身股就满意了。四年一个账期,上一个账期每股分红一千二百两,我有二厘身股,就是二百四十两,比我四年的薪金加起来还多一百六十两,我老家一家大小,一年四季就开销不尽了,还可以买房子置地。真有这么些银子赚,打死我也不走!”致庸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笑道:“酒喝到这会儿,才喝出点意思,回去我要重订店规,在生意里给你二厘身股!”马荀一听简直呆住了,旁边的高瑞淘气,狠狠地掐了他一把,他方才“哎呀”一声回过神来。

  2

  当致庸将马荀的辞呈交给顾天顺,顾天顺草草看了看,便把辞呈放下了,不介意道:“东家,凡是从小来店里学生意的,四年师后只要本人要走,东家和掌柜的都不便强留。这是规矩。”致庸忍不住道:“为什么?我们复字号养育出来的人才,放出去帮别人赚钱,那我们不成了傻子?”顾天顺笑笑:“东家,有句话是这么说的,铁打的商号水的伙计。店里少了谁,都不是做不成生意!”致庸看看他道:“如果我一定要留他呢?有办法吗?”顾天顺皱眉道:“东家,我复字号别的没有,人有的是!生意场上历来只有伙计求掌柜的赏饭吃,还没有听说哪一家掌柜的死乞白赖去求要走的伙计留下来!那成了什么道理?”致庸看着他,道:“顾掌柜,马荀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呀!”

  顾天顺越听越不顺耳,终于面色涨红态度强硬道:“东家,马荀再好,也只是个跑街的,他的能耐还能大过我们这些掌柜?”致庸对他彻底绝望了:“好吧,你可以走了。”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顾天顺也不胜其怒,忿然离去。致庸看看茂才,怒道:“天底下最稀有宝贵的就是人才。看见人才离开他竟然一点也不心疼。”茂才道:“复字号出的许多事,都和这位顾大掌柜有关系!那么多分号掌柜敢知法犯法,也都是因为他。”致庸道:“茂才兄,看来复字号需要一场大改变,一些陈规陋习,一定得破;一些新规,一定要立,古人云不破不立,不然我们就做不成大事!”茂才点头,递过一张单子。致庸飞快地看完,抬起头,目光明亮道:“好!我们就照着单子上的事,一件件做起来!”

  次,复盛公后院小饭堂内盛设筵席,当着众位分店和总号的掌柜,致庸站起,道:“诸位,一是我来了这么久,一直没请大伙吃顿饭,前一段买卖高粱,大家辛苦了,今天补一补这个情;第二是复字号内部的有些大事,要和诸位商量!”众人的注意力马上集中起来。有人私下议论:“东家是不是要选大掌柜了?”顾天顺咳嗽一声,脸微微有点红。众人当下不再说话,接着致庸拿出那本密账,摇晃道:“最近我和孙先生在总号和备分号走了走,把听到的和看到的事情都记下来,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诸位,我本来不想劳烦各位,可现在发觉不行!要知道,咱们复字号这些年出的花花事儿还不少呢!”顾天顺警觉起来,掌柜中不少人开始紧张。致庸朗声道:“既然都是咱们的家窝子事,我就给大家念念,家丑不外扬,今儿只在自己人小圈子里亮亮家丑。目的只有一个,把事情讲出来,和我们的店规比对比对,以后这样的花花事,是不是还要再有!”

  场内响起一片议论声。致庸环顾众人,道:“大家安静。既然是亮家丑,我就先从总号开始。第一条,违犯店规,任用私人。店有明规,任何人包括东家和掌柜的在内,没有东家和掌柜的协同商议,店内不得任用私人。总号顾大掌柜却将自家儿子的小舅子张二狗,小名二狗子,安到复字号通顺店当伙计,结果发生了和客人撕扯、强买强卖之事。顾大掌柜,有这事吗?”顾天顺头上开始冒汗,站起,语气却也强悍,道:“有。”致庸看他一眼,继续道:“你请坐下。第二条,违犯店规,私自借贷,造成亏空。总号大掌柜顾天顺,不和二掌柜、三掌柜商议,不顾对方信誉不好,私自贷银八万两,给东城商号万利聚的吴东家做羊生意,结果到了现在,八万两银子无法追回。顾掌柜,这一条有吗?”“有。”顾天顺又一次站起,致庸哼了一声,不再看他道:“第三条,违犯店规,跑出去喝花酒,捧戏子。总号大掌柜顾天顺,常年视店规为无物,明明乔家自祖上以来,店规里一条条写明不准逛窑子,不准喝花酒,除非应酬客人不得听戏。但顾天顺还是私自跑出去喝花酒,捧戏子,用的却是公中的银子。顾掌柜,有没有这事?”顾天顺这次没有出声,终于低下头,汗如雨下。

  一时间,众掌柜皆低头不语,一个个脑门出汗,场内鸦雀无声。致庸看着众人道:“大家也别低着头,我看下面的也不要念了,各人的账各人清楚。现在我把这本账烧了,从今以后,旧事不提,但谁犯的错,回去马上纠正。任用的私人,一律清退!再发生这样的事,谁做的谁就请辞好了!”说着,他将密账本放到火烛上,看着它一点点烧毁。众人抬头,吃惊地望着他。

  致庸环顾众人,接着高声道:“现在商议第二件大事。复字号的店规还是多年前我祖父贵发公和当时的掌柜、伙计共同订立的,今天时过境迁,有些该废除的,却没有废除;有些该修订的也没有修订;有些条款写在纸上,本来不错,但大家却不遵循,形同虚设。我觉得今天机会难得的,咱们东家、掌柜的都在,我提议干脆把店规重新修订一番,以后大家全体遵守,再有违规者,几辈子的情,就讲不得了!”众人稍稍活跃,有人喊:“对!这件事早该办了!”致庸道:“无论一国一家还是一店,要想兴旺,必须用人,用人就要兼顾东家、掌柜、伙计三方利益,我提议,在店规里加一款,学徒四年以上出师,愿在本号当伙计者,一律顶一厘身股,此后按劳绩逐年增加。”此言一出,众人皆惊诧地抬起头来。顾天顺抬头想说什么,又不好张口,暗中捅了捅身边原先的二掌柜。二掌柜无奈地站起道:“东家,你这一条…恐怕自打有了晋商以来,就没有过。要是伙计也能和掌柜一样在生意里顶一份身股,掌柜和伙计还有啥区别?”

  三掌柜接着站起,道:“东家,我明白东家的意思,东家是看这一阵子要辞号的伙计太多,想留住他们,这是东家对伙计们的恩情。可是东家,要是看哪个伙计家中过得艰难,你让柜上另外施恩就行了,万万不可开这样的先例!”

  此言一出,下面的掌柜都起哄起来,茂才不皱起眉头,有点担心地朝致庸看去。只见致庸神闲气定,用力拍拍手道:“诸位,我说两句。大家的意见我也听到了,反对的理由无非有两条,第一条,给伙计顶身股在晋商中没有先例;第二条,你们担心给伙计顶了身股,掌柜的就失了颜面,和伙计不好相处。如果只是这两条,那我就要说说自个儿的意见了。要说没有先例,那也没有什么,天下事总要有人第一个去做,关键在于这样做有没有道理。给伙计顶身股,是为了留住人才。人才是什么?人才是我们做生意的根本。只要能把人才吸引到我们复字号来,我们为什么不能开一开这样的先例?”

  众人安静下来,致庸继续道:“别的不说,比方说复盛公的马荀,据我所知,近年来复盛公的生意有七八成都是马荀做的。这个人要是走了,复盛公的生意就要让他带走大半!这样一个人,我们为什么不能给他顶一份身股,让他留下?”一时间众掌柜都互相看了起来,想反对又似乎很难反驳。

  致庸看看他们,补充道:“至于第二条,我们现在就可以在新店规上清清楚楚地写上,即使掌柜的和伙计同样顶一份身股,掌柜的也还是掌柜,伙计绝对要敬重、听从掌柜的招呼,谁违背了这一条,就是违背了店规,大掌柜依然可以让他出号!”很快便有人道:“好,这样好。”致庸趁热打铁:“大家没有意见是不是?没有意见,这一条就定了,给伙计们按年资顶一份身股!”

  和祥店的分掌柜祁东山猛然站起:“东家,既然今天大家在此商议革新店规,我就提一条,让大家议议!”致庸高兴道:“好,很好,大家有什么好主意,都说出来。”祁东山道:“总号对分号在经营上统得过死,分号没有丁点儿自由,什么都得听总号的,说穿了是要各分号分摊总号的亏欠。我提议新店规里加上一条:分号和总号各自独立经营,独自核算,自负盈亏,谁的业绩是谁的,谁也不能强迫谁为谁效劳,到了四年账期,赏罚要分明。”众分店掌柜一阵叫好,场面很快热闹起来。

  泰安店的苏掌柜道:“我提一提,老店规里头的好东西,一条也别拉下。像这不能带家眷、不能喝花酒、不能捧戏子等等,都要写上。捧戏子就少不了花钱,钱不够就免不了鼠窃狗偷的事情发生!”他话音未落,同店的三掌柜站起道:“我也说一句,以后对总号大掌柜的权力要有所约束,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要写明,不能让他的权力无边无际;权力无边无际,必然任人惟亲,造成店内同仁离心离德!”致庸越听越高兴:“好!接着说。”一边的茂才奋笔疾书,一一写上。顾天顺在一边再也坐不下去,头大汗,悄悄离去。

  二掌柜、三掌柜匆匆跟着赶进大掌柜室,只见顾天顺正在含泪收拾铺盖。二掌柜上前劝道:“大掌柜,您别这样啊…”顾天顺抹泪道:“二位爷,顾某早就不是大掌柜了!”三掌柜叹气道:“大掌柜,你说东家今天这顿饭真是…”顾天顺怒道:“他哪是要请掌柜的吃饭,今天的事情他和那孙茂才早就商议好了!反正我顾天顺已经帮他解了高粱霸盘之围,他已经过了河,可以拆桥了!”顾天顺一边哆嗦着手收拾东西,一边颤声道:“事情到了今天这个地步,我还有什么脸面留下来?我要回祁县去!”一听这话,二掌柜急得跺脚:“大掌柜,听我一句话,你不能走!我觉得今天的事吧,东家主要是对事,并不是对着大掌柜你一个人。顾爷你堂堂乔家复字号大掌柜,一世英名,晋商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要是这样灰溜溜地走了,以后人们怎么议论大掌柜?大掌柜想过没有?”

  顾天顺一惊,醒悟道:“要这样说,我还真不能走了!顾天顺命可以不要,但一生的名声,不能不顾惜!我还真想看看,他乔致庸怎么处置我这个在复字号效力了四十年的老掌柜!”他探头向外,隐约听见致庸正在念新店规:“…第十一款,各号伙计有权顶一份身股,身股由一厘起,累年按劳绩由东家和掌柜会议决定是否添加;第十二款,不得任用私人,非经东家和掌柜的会议,不得收徒;第十三款,不准带家眷人号;第十四款,店内任何人一律不得喝花酒;第十五款,店内任何人无故不准进戏园子听戏;第十六款,买卖公平,诚信第一,不准强买强卖,欺蒙客商,发现一例,立即出号;第十七款,不得强索债务,更不得死人命,违者出号;第十八款,店内任何人均不准赌博,违者出号;第十九款,店内任何人均不得毒,违者出号;第二十款,也是最后一款,任何人在任何时候不得与任何相与商家争做霸盘,违者出号。以后这个新店规就是铁的,就是我们复字号的立业之本…”顾天顺心中难过,却又不得不服气,忍不住跺跺脚叹了一口气,再听下去,就是一高过一的掌声了。

  3

  是夜,致庸和茂才下棋,一局下毕,茂才拿出旱烟,美美地了一口道:“东家,你想过没有,你为复字号订的这个新店规,不但在包头,而且有可能在全体晋商中引起一场地震!”致庸摇头:“茂才兄,你甭吓我。我只是为了留住马荀,为了清除复字号内部的积弊,有你说的那么耸人听闻吗?”茂才笑道:“东家,我现在觉得,你可能在无意间做了一件真正的大事。自古以来,伙计在掌柜的眼里算什么?说得重些,伙计就不算人,掌柜的赏饭给他吃,他才有饭吃;掌柜的不给他饭吃,他就没饭吃。这下可好,你让他们也在生意里顶一份身股,他们在内心里就和掌柜的,甚至和你这个东家平起平坐了!”“真的?”茂才笑道:“你这一纸新店规,把伙计也变成了东家,既然他们成了东家,他们还会离开复字号吗?”致庸笑了:“还有吗?”“你将在晋商中间引发一场人才大动,不用多长时间,上门当伙计的人将挤破复字号的大门!”致庸哈哈一笑:“茂才兄,你觉得这样不好吗?哎对了,这次回去,我也给你在大德兴顶一俸的身股,怎么样?”茂才笑笑继续道:“东家,你要准备好,不用回到祁县,你眼下在包头,恐怕就已成了商界的公敌!”致庸哼一声回答:“是吗?对于那些目光远大的东家和掌柜的来说,他们一定不会认为我是商界的公敌。至少眼下的包头城中,有一个人不会这么看我。”

  “你是说邱老东家?”茂才有点不以为然,致庸没有回答,反而看着窗外的月,悠悠道:“茂才兄,你瞧这口外的天地,有多广阔,我都不想走了!”茂才也换了个话题:“东家,有一个人你可能要好好发落一下。”致庸想了想:“顾大掌柜吗?唉,你说我该如何发落他?”茂才道:“顾大掌柜虽然犯有大错,但他毕竟在乔家复字号效力了四十年,大掌柜也当了十年,若是发落得不好,也会动摇那些在复字号效力多年的老掌柜们的心!,’致庸不凝思道:“这件事你提醒得好。顾大掌柜从徒弟熬到大掌柜不容易,就是这一次,不是靠他,复字号库里的高梁和马草也不会那么顺溜地卖给达盛昌。看来,对这样的老掌柜和老伙计,新店规里还该加上一条…”

  达盛昌内,崔鸣九走进邱天骏房中,兴奋道:“东家,乔致庸做了一件让全包头商家瞠目结舌的事,他改了复字号的店规!”邱天骏一惊:“改了店规?”崔鸣九有点幸灾乐祸,道:“东家,他坏了晋商多少辈子的规矩,让伙计也在他的店里顶一份身股!”邱天骏心中一震,长久地站着不发一语。崔鸣九奇道:“东家,您怎么不说话?这件事闹得我们达盛昌的伙计心都动了!但凡能办点事的,人人都想辞号,奔复字号去呢!”邱天骏突然回头,道:“你悄悄告诉他们,让他们等着,过不了多久,我也给他们顶一份身股,只是谁也不能说出去!”崔鸣九大惊:“东家,我们也要…”邱天骏转过身道:“这件事到此为止,不要再说了!”崔鸣九道:“为什么?今儿我听说好几位东家都来找您老人家,请您去找乔致庸,把这条新店规改回去!”

  邱天骏道:“告诉他们,我病了。”崔鸣九一愣:“东家…”邱天骏摆摆手:“好了,你去吧!”崔鸣九赌气道:“东家,既然我们也要给伙计们顶身股,干吗要悄声?我们也大张旗鼓地不好?”邱天骏瞪他一眼:“你懂什么?等着瞧吧,不止包头,全体晋商,都会受到冲击。乔东家说得不错,他要在包头商界重立秩序,再建行规,就凭这一条,他就已经做到了!不过常言怎么说来着…”崔鸣九有点摸不着头脑:“什么?”

  邱天骏哼了一声:“众怒难犯。还有一句话,叫做出头的椽子先烂。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乔致庸已经犯了众怒,我们吃不到鱼,干吗要去惹这一身腥?”崔鸣九点头。邱天骏又道:“上次胡麻油这么一件丑闻,在别人那里,能让铺子关掉,生意倒闭,结果竞被这个乔致庸变成了天大的好事,复字号不但没有名誉扫地,相反还赢回了诚信的好名声!所以他出牌,不能以常理论之。况且这乔家二爷可能真想在包头重建商家与商家、商家与客人之间的诚信。他是年轻,初涉商界,可这个人骨子里有一股正气,别人说自己重义轻利,那是假的,这个人却是真的!让这样一个人经商可惜了,不过也说不定,在商界终成大器的,也可能正是他这一类人…”邱天骏唠唠叨叨一大通,说完却发现崔鸣九早走了神。邱天骏叹口气,不再多说了。

  城外草原上,致庸和马荀策马跑了好久,终于下马找了一块草地坐下,两人望着蓝大白云,一时间都觉得天高地阔,心中无比畅快。半晌致庸突然道:“哎,马荀,跟我说说你在经营上还有什么好主意,复字号还有没有更多生财的路数!”马荀笑了:“东家,我只是个跑街的。”致庸道:“我只问你如何才能把复字号做大,不问你现在的身分。你就当你这会儿是复字号的大掌柜好了。”

  马荀歪着脑袋想了想:“我要是总号大掌柜,头一件事就要集中调配各店的资金,灵活使用。”致庸点点头:“仔细说说,怎么集中使用各店资金?这有什么好处?”马荀拉长声调:“那好处可大了。我们做生意的,一年分夏秋冬四个标期,在这四个标期里,各店主营的货品不同,银子就有了淡季和旺季。要是能把淡季店铺的银子投放到旺季店铺用,一份本钱就能变成四份,余下三份银子还可以做更多的生意。做生意缺的永远是银子,银子多盘子就能做大,盘子大利润自然就高,这是很简单的道理!”

  致庸想了想,问道:“可是昨天刚订了新店规,各店独自经营,自负盈亏!”马荀笑道:“这和各店自负盈亏并不顶牛。我用你的银子,付给你利息,分店反而会高兴!”致庸又问:“好。还有呢?”“我们复字号的生意在包头城算是做得大,可是出了包头城,我们还可以做得更大,比现在大十倍、百倍!”马荀拉长声调道。

  致庸两眼放光,忍住激动道:“此话怎讲?”马荀望着天边道:“东家,包头只是一座城,出了城往北就是一望无际的蒙古草原。草原上有多少王爷和牧民,我们就有多少生意!你想过没有,要是咱们把生意做到几千里蒙古大草原上去,这生意该有多大?”这话让致庸一跃而起:“快给我说说,蒙古草原上都有什么生意可做!”马荀跟着站起,向着辽阔的草原画了一个大大的圈子,激动道:“草原上的牧民需要内地的铁器、木器、绸缎、棉布、中药、马具、面粉、食糖、茶酒、马靴,内地人希望得到蒙古草原上的骏马、牛羊、皮张、羊品,我们可以从内地贩运蒙古牧民要的东西到蒙古草原,再从蒙古草原上贩运内地人要的货物进口内。那时,整个蒙古大草原,北半个中国,都会成为我们的店铺;这个店铺有多大,复字号的生意就有多大!”

  致庸叫道:“好!说下去!”马荀笑道:“说完了!”致庸看着他,高兴地点点头,过了一阵子,转头望着天际线,道:“马荀,你有没有想过,我们这些生意人,除了挣银子养家,一生还能做些大事!”马荀有点惑,道:“东家,除了挣银子养家,我们生意人还能做什么大事?”“如果有一天,你挣的银子很多,不用再心养家的事,就没有想过还能为天下苍生做些大事?”马荀笑着挠挠头道:“东家,你逗我呢。我就是把吃的力气都使上,按眼下的店规,也得再做二十年,才有机会顶到一俸的身股。那时候我才能说,不用心养家的银子了!”

  致庸口而出:“要是我让你明天就拿到一俸的身股银子呢?”马荀笑道:“东家,您可别逗我,我会信以为真的!”致庸紧着他的眼睛:“马荀,要是我请你做复字号的大掌柜,你敢不敢干?”马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时间不涨红了脸,说不出话来。致庸郑重地点着头道:“我是认真的!”马荀激动道:“这个…这个我可从没敢想过!我才二十八岁!”致庸大笑:“那你现在就想!马上想,就在这里想!然后回答我!”说着他跳上马向前方飞奔而去。

  马荀很快勇敢地策马追上去,向致庸大叫道:“东家,东家信得过马荀,马荀就敢千!”致庸大笑:“好,有胆识!那我问你,要是你做了复字号的大掌柜,能把我们刚才合计的那件大事做成吗?”马荀勒马,遥问道:“把乔家复字号的生意做进千里蒙古大草原?”致庸冲他严肃地点点头。马荀见状也打马过来,接着庄重承诺道:“东家,一年不行,我就两年,三年,五年,十年,不把蒙古大草原变成复字号的大商铺,马荀死不瞑目!”

  致庸看着他,微笑道:“好!你还没回答我刚才的话,要是你不再心挣银子养家,我们这些生意人,还能为天下苍生做些什么?”马荀想了想,正道:“东家,马荀小时也读过几年书,我明白东家今天是想点醒马荀,我们虽然只是些商人,中也不能没有济苍生之志。我们把生意做大了,就是为天下人生财!这就是您提醒马荀要做的大事,对不对?”致庸点头:“好马荀!我就等你这些话呢!中国这么大,无物不有。没有我们商人,物不能尽其用,财不能尽其能。我们既做了商人,就要有商人的志向,我们要做天下那么大的生意,为万民谋天下那么大的财富。这样我们才算没有虚度我们宝贵的年华!”马荀大为激动:“东家,马荀懂了!马荀从现在起,就一心跟随东家,一步一个脚印和东家一起做成天下那么大的生意!”当下两人仰望苍天,纵声长笑,不住豪情腔。

  4

  宣布大掌柜人选的良辰吉终于到了。复盛公总号内,各店掌柜济济一堂。致庸亲自面对香案,拈香在手,对着财神行三叩九拜大礼。接着他环顾四周,当众宣布道:“包头复盛公的大掌柜,远在天边,近在前面,他就是马荀,马大掌柜!”说着他把马荀推到众人面前。

  众人轰然一惊,如炸开了锅般议论纷纷。致庸示意高瑞将一把椅子放在香案前正中位置,朗声道:“马大掌柜,请上坐!”马荀看着喧闹的众人,突然有点犹豫起来。致庸过众人的喧闹,高声道:“按照乔家祖上的规矩,聘请大掌柜,都要举行一个仪式,学当年汉高祖设坛拜将。马大掌柜,请上坐!”一边的茂才看看有点手足无措的马荀道:“马大掌柜,今天不是东家本人向你下拜,东家是代表乔家的祖宗和所有的股东,包括今天在场的复字号的掌柜和伙计,向新聘的复字号大掌柜下拜。你要认为自己一定不负重托,就坦然上坐。要是心里没底气,你就不坐!”马荀朝致庸望去,致庸鼓励地向他重重点头。马荀不再犹豫,在香案前正中的椅子上坐了下去。

  众人虽然诧异,但还是静了下来。致庸恭敬道:“马大掌柜,从今以后,致庸就把父祖三代创下的这份基业,连同复字号同仁的饭碗,托付给你了,请受我一拜!”说着他磕下头去。马荀急急起身将他搀起,一时热泪盈眶,拱手恳切道:“东家,马荀今天当众受了您这一拜,此生就是粉身碎骨,也不敢有负重托。东家,马荀也请您坐下,东家如此器重马荀一个伙计,不但给了我机会,还拨亮了马荀的眼睛,给了马荀成就大事的雄心。马荀得遇恩主,三生有幸,不能不拜,东家,您也受马荀一拜!”说完他推致庸坐下,趴下就行大礼。

  致庸用力将其搀起:“马荀,马大掌柜,快快请起,从现在起,复字号就看你的了!”马荀庄重回应:“东家,您就放心吧!”茂才在一边大声宣告:“礼成!”

  致庸退后,马荀亲自搬过一张椅子,请致庸坐下,他转身面对众掌柜,神情庄严道:“诸位师傅,诸位前辈,大家今天也受马荀一拜!”众人颇感诧异,鸦雀无声。马荀跪下道:“诸位师傅,东家今天将千斤重担交给了马荀,从今以后马荀使命在身;为了东家,也为了全体掌柜、伙计的饭碗,马荀将一律按店规和乔家祖训行事,不论什么师傅、前辈,谁若违背,请恕马荀顾不得情面了,因此马荀这里先向大家告罪!”他的话铿锵有声,三叩头后从容站起,拂去膝上土灰,目光扫过众人,神情一变,众人不觉神情肃然。

  马荀掏出一份名单环顾众人,朗声道:“各位,现在我要以大掌柜的身分宣布一些事。首先,我要对各店掌柜人等做出如下变动:第一位,通顺店李掌柜,放任伙计在胡麻油里搀棉籽油,坑蒙顾客,虽不是同谋,却有失察之过,不能再任大掌柜,大掌柜之职由二掌柜胡大海先生接任。”众人轰然一惊,纷纷回头看李掌柜,李掌柜急扯白脸道:“你…马荀…”马荀继续道:“肃静!第二位,义顺店梁大掌柜常年嫖女,有违店规,不再适合担任大掌柜,由广顺店刘大掌柜接替义顺店大掌柜,广顺店由二掌柜蒋先仁先生接任大掌柜。”众人回看梁大掌柜。梁大掌柜一时面如土色。

  马荀的目光扫过众人,接着一字一句道:“第三位,总号原顾大掌柜前已向东家提出辞呈,经东家挽留,现任总号二掌柜;从今天起,顾大掌柜不再担任二掌柜,其职务由德顺店二掌柜孔东义先生接任;总号傅传祥三掌柜调任…”众人这次倒没有太多诧异,只回头看顾天顺。顾天顺浑身一震,面耳皆赤。

  马荀将名单收起,环视众人,朗声道:“上述顾大掌柜、李掌柜、梁大掌柜等人,除梁大掌柜因严重违犯店规,不能再留在号内之外,其余虽犯有过错,但乔家祖上历来有厚待掌柜之风,若愿意继续留下为复字号服务,仍可以留下!”梁大掌柜怒声道:“马荀,你也太霸道了!谁还没有一点小错!东家,您要给我们评评理,他不能这么待我们!”

  致庸无动于衷,神态平静。梁大掌柜拂袖而去,且回头大声道:“好,我走!此地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李掌柜也不客气地大声道:“梁大掌柜,我也跟你一块走!这复字号的天真是变了啊,一个跑街的也能当大掌柜,就是不让我走,我也不干了!”说着两人一起抬脚往外走。马荀看着他们,平静道:“梁大掌柜,李掌柜,你们要走,复字号不会强留,但照乔家祖上的规矩,就是对犯错出号的人,柜上也要发一笔遣散银子,你们什么时候来,柜上什么时候付给你们银子!”不料两人一起回头怒声道:“马荀,就是有银子,也是乔家祖上的恩典,我们不会谢你!”马荀毫不介意,拱手道:“二位慢走,恕不远送!”

  顾天顺面红耳赤,站起看着致庸和马荀,颤声道:“真没想到,我在复字号干了四十年,竟落了个这样的下场!我…我也不干了!”

  马荀“扑通”一声跪下:“师傅,马荀得罪了!今天是马荀上任头一天,为了复字号的将来,马荀不能不痛下狠招,与大家结束过去,开始将来。论私,您是马荀的师傅,但论公,马荀却是复字号的大掌柜。确实不能再让您老担任总号的掌柜!您真要离开,马荀接受!”顾天顺又是一惊,回头看他,一时气极:“你…”他说不出话来,身子一晃就要晕倒。致庸上前扶住,对身边的伙计道:“快送顾掌柜下去休息!”

  马荀上前一步道:“东家,慢!我还有话说!”众皆愕然,一时间目光全都望着他。马荀大声道:“东家,孙先生,诸位掌柜,我马荀不是个无情无义之人。我师傅虽然有许多过错,但他毕竟在复字号服务了四十年,从一个少年熬到今天两鬓苍苍,他对复字号功大于过。因此我提议,在新店规里加上第二十一条,今后凡在乔家复字号里效力四十年离号的掌柜,一律保留半俸的身股用于养老,直到享尽天年。请东家和各位掌柜考虑!”众人都吃了一惊,一起朝致庸看去。致庸想了想,带头鼓起掌来。

  这件事立刻得到众掌柜的热烈反应。众人一起鼓掌,且议论道:“要是这样,我们这些人,都愿意在乔家干到四十年!”

  顾天顺更是激动地望着马荀和致庸,沙哑着嗓子道:“马荀,东家…这一条你们是专为我顾天顺设的吧?我顾天顺是个犯了大错的人,你们还待我这么仁义,我没有别的报答,这样吧,我…就给东家磕个头!”说着他趴下去给致庸磕起头来。致庸急忙上前拦住:“顾爷,这条新店规是马大掌柜提出的,你要谢就谢他!对了,马大掌柜,这条新店规干脆这么写好了,以后每逢账期,复字号都从红利里留出一笔银子,专门用于照顾那些在复字号服务四十年以上离了号的人。标准呢,就照你说的,拿他原先在店里薪金和红利的一半。天下四行,士农工商,我们商人也是人,就是老了,病了,辞号了,也要过上人的日子。有了新店规,股东就不只是我乔致庸,你们就都是股东了,大家今后为了自个儿,为了复字号,好好干吧!”他的话刚说到一半,底下已经掌声如雷,简直要把房顶掀翻。

  过了好一会儿,马荀示意大家安静,环视众掌柜,神情渐显威严:“还有谁要辞号吗?”现场鸦雀无声。于是马荀一字字道:“没人再请辞,我就接着讲一讲我这个大掌柜上任后的打算…”致庸见状站起,微笑地悄悄拉着茂才离开了。

  5

  瞅着这个空,致庸和茂才终于来到包头著名的皮市场,见识闻名天下的蒙古皮袍。茂才笑道:“东家,复字号聘下了大掌柜,我们该回祁县了吧?”致庸开玩笑道:“怎么,想谁了?”茂才半真半假道:“哎,你还甭说,我心里还真想着一个人!”致庸忽然想到了什么,一时不语。茂才岔开话题道:“东家,还有什么大事没有办完?你这些天在包头立的规矩,能管这里二十年!”

  致庸笑了:“茂才兄,还有一件事,我想办完了再走。这件事不办,在包头建树新规矩的事就算没有做完!”茂才奇道:“哪一件?”致庸道:“包头东城万利聚商号的吴东家,借了我复盛公八万两银子,也跑来哭穷,说没有银子还,让我可怜他。可有人却说他有银子,想赖账。我原来想将它交给马荀去办,但马荀刚上任,就让他去一个相与家催讨欠银,这样不好。这件事还是我来办!”茂才看看他,摇头笑着拿起一件皮袍子打量起来。

  过了两,吴商人果然上门,一进门就趴下放声大哭。致庸皱起眉头,看着马荀道:“这位相与是?”不等马荀回答,他接着吩咐道:“高瑞,快把这位爷请起来!”高瑞上前拉吴商人,吴商人赖在地下不起,越发哭得厉害。马荀看着他话中有话道:“东家,这是吴东家,东城有名的商号万利发就是他的生意,专和蒙古牧民打交道,经营活牛活羊,外加皮张羊,可有的是银子!”致庸微微一笑:“吴东家,你有什么难处,站起来讲。你老是这么哭,我也不明白怎么回事呀。”说着他问马荀:“这位爷一共欠了多少银子?”马荀翻账簿道:“去年三月,吴东家借复盛公钱庄银子八万两做羊生意,说好三个月,月利二厘五,一个账期外加一厘二,这都过了一年了,整整四个账期,他一直拖着没还。”

  吴商人还在地下哭:“乔东家,我不是不还哪,我的生意赔了,我让人家给骗了,八万两银子的羊卖出去,分文没有收回来呀。你看看我现在这个样子,生意砸了,没钱还账,一家人吃的也没有,我一天到晚净想跳黄河的事了!”致庸想了想道:“好了好了,你站起来说,你家里这会儿到底还有什么?八万两银子呢,你总得还点什么吧?”吴商人听出了点意思,抬头拭泪装作可怜道:“我家里…我家里除了一处房子,供家人遮风避雨,再没什么了。”一旁的二掌柜忍不住话:“东家甭听他的,有人说他特有钱,不行就和他上衙门打官司!”致庸看他一眼:“说什么呢!我们生意人家,因为几个钱就和相与打官司,以后谁还敢和你来往?”吴商人偷觑致庸和二掌柜,暗暗以为得计。致庸道:“啊,吴东家,那我问你。你可是欠我八万两银子,这不是小数目啊。你没有银子,我又不能要你的房子,让你一家大小宿街头,那你说说家里还有什么可以还我?”吴商人搔头作愁苦状:“我…我现在穷得每天提着个破箩筐沿街叫卖花生仁,除了房子,就这只箩筐了。”说着他又哭起来。致庸赶紧道:“那好,我信了你,明你把箩筐拿来,再给我磕个头,咱们的账就两清了,行不行?”吴商人哭声立停,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脸上现出惊诧的表情:“乔东家,您的话当真?”致庸道:“当然是真的!我说过不算数的话吗?”二掌柜此时忍无可忍道:“东家,这可是八万两银子呀!”致庸装作很不高兴道:“八万两银子又怎么样!和人命比起来,这算不得什么!”说着对吴商人道:“好了,你走吧,别忘了明天这时候,把箩筐给我送来,咱们磕头清账!”

  吴商人高兴得:“好的,乔东家,怪不得人都说你是活菩萨!我明天一准把箩筐给乔东家送来,再给乔东家磕头。我…我走了!”说完他爬起来,忙不迭离去。致庸脸色一沉,吩咐高瑞:“出门盯着这个姓吴的,看他去了哪里,做了什么,回头来告诉我!”高瑞点点头,应声而去。

  且说这高瑞跟着吴商人串巷,一直跟进了包头最有名的烟花之地梨香院。一间富丽堂皇的小包间内,吴商人的声音隐约传来,高瑞四下看了看,慢慢把耳朵贴在门上。只听吴商人在那里调笑道:“心肝儿,这么大一锭银子,连我爹都舍不得送,今儿送给你了。”那女一阵笑:“瞧你这一身打扮,够臭的,还有银子孝敬我,真不易啊。”吴商人笑道:“我的儿,你知道啥?甭嫌我这一身衣裳破烂,这叫行头。今儿我穿着它,白挣了八万两银子!…人都说他们乔家人是糊涂海,今天我一试,果然不假!老子甭说八万两银子…”

  高瑞毕竟年纪轻,听到这里,一时兴起,猛地推开门闯进去。那女在上尖叫了一声,吴商人也吓了一跳,急问:“你…你是谁?”高瑞盯了吴商人一眼,确认后,哈哈笑着道歉离去,他走了老远,还听见背后隐约传来吴商人好一阵咒骂。

  第二一大早,吴商人果然来到,又要咧嘴装哭。致庸手一摆,问道:“箩筐带来了吗?”吴商人点点头,把箩筐放在他面前。致庸看着箩筐道:“哎哟,我怎么看怎么都觉得这个箩筐不一般呢。”他对茂才及马荀等招呼道:“你们都过来看看,这不是一般的箩筐,这个箩筐价值连城啊。”吴商人脑门上开始出汗。致庸回头:“哎对了,吴东家,不是说还要给我磕头吗?磕吧。”吴商人如蒙大赦:“乔…乔东家,我磕了一个头,咱们的账真的两清了?”致庸很认真的样子道:“对呀,我乔家几代经商,守的就是个信义。我说过的话怎么能忘了呢,磕吧,磕了头咱们就清账了!”吴商人急忙趴下磕头。致庸端坐着道:“好了,头也磕了,箩筐我也收下了,你走吧,咱们的账清了!”吴商人不起来,仰着头道:“乔东家,咱们可是君子一言,驷马…”

  致庸笑笑,从袖筒里取出借据,递给吴商人道:“你可以在这里当众烧掉!”吴商人一怔,赶紧接过借据,哆嗦着手放在火上点燃,脸上不住现出喜。一抬头,却发现众人都用憎恶的目光望着他。吴商人尴尬地笑着,一步步后退,不料在门槛处摔了一跤,爬起来一溜烟跑掉了。

  致庸看着他仓皇的背影,沉声道:“把这只箩筐摆在复盛公最显眼的地方,从今天起,我要标价出售它,售价八万两银子,外带吴东家四个账期的利息。有谁看它值这个价钱,就拿去!”众人先是掩嘴大笑,以为他开玩笑,回头看他,却发现他的神情异常严肃,众人一惊,也都收敛了笑容。
上一章   乔家大院   下一章 ( → )
斯佳丽(《飘失去的莱松岛飘(乱世佳人天下大乱蔷薇中毒症候看我七十二变惟我独妻我的那个人标准言情小说颜色江湖第一马甲
一本读小说网提供了朱秀海创作的综合其它《乔家大院》干净清爽无错字的文字章节第十六章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