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读小说网为你提供《乔家大院》第十五章的在线阅读
一本读小说网
一本读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星河大帝
小说排行榜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全本小说 神印王座
好看的小说 异世邪君 武动乾坤 一柱擎天 九阴九阳 天才狂妃 百炼成仙 超级保镖 天才相师 步步惊心 盛世嫡妃 庶女有毒 亿万老婆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一本读小说网 > 综合其它 > 乔家大院  作者:朱秀海 书号:42335  时间:2017/10/3  字数:17884 
上一章   第十五章    下一章 ( → )
  1

  这段时间高瑞和长栓一直没有闲着,当崔鸣九从北京匆匆赶回时,两人窝在城门下就看见了,赶紧抖着僵直的身子跑了回来。致庸闻报已经半夜,很快茂才也披衣匆匆赶至。致庸强抑住激动,挥手让高瑞和长栓离去,望着茂才道:“茂才兄,事情的成败,就看明天了!”茂才沉半晌,伸手在致庸肩上重拍几下,转身离去。

  后半夜致庸几乎无法入眠,直到清晨方迷糊糊睡去。天刚亮,顾天顺推门急奔而来,在他前一跤跌倒,激动异常地扒拉着沿道:“东家!达盛昌各店今天一反常态,同时出高价与我们抢购高梁和马草!”致庸睡意顿消,立刻道:“高瑞,快,请孙先生!”话音未落,茂才已匆匆走来。致庸不好说破,只对顾天顺道:“顾大掌柜,快把刚才的话再对孙先生说一遍!”顾天顺急急重复道:“东家,孙先生,达盛昌各店今天一反常态,同时出高我们三分之一的价钱收购高粱和马草!”茂才不动声地问:“是吗?这是怎么了?”致庸略作沉思后果断道:“顾爷,你派人通知各店,继续抬高市价!对了,还有马草,也要抬高市价!”

  顾天顺犹豫道:“东家,我看不如趁机把我们库存的高粱手算了,眼下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致庸摇头坚决道:“不,照我说的去做!”顾天顺有点糊涂了,但仍应声匆匆走了。致庸刚要起身,忽然身体一软,茂才伸手将他扶住。两人互视一眼,致庸不觉热泪盈眶。茂才看了高瑞和长栓一眼。高瑞捅一下长栓,拉他出去。长栓没反应过来:“干吗干吗?”高瑞骗他:“哎,出来呀,我跟你说点事儿!”长栓挠挠头,随他出去。

  致庸深一口气,为了让自己平静,他先捡了一个不打紧的事情笑道:“茂才兄,你说得不错,高瑞这小子机灵,将来有大用处!”茂才不语,起身将门关上,然后把声音到最低道:“东家,直到眼下,你把事都做得很,再坚持几天,就可以点破绽给邱东家了!”致庸连连点头,忍不住落下泪来。

  被拉到门外的长栓站住问高瑞:“什么事?”高瑞调皮地笑道:“没事。”长栓有点生气道:“没事你拉我出来干啥?”高瑞突然朝前方一指:“哎,那是谁家的驴上树了?”“你小子耍我,谁家的驴会上树?”虽然这么说,长栓仍忍不住朝前看去。他当然什么也没看到,等他再一回头,高瑞已笑着跑了。

  过了几,顾天顺急急进屋道:“东家,这几天各店又收高粱,又收马草,银子已经不够用了!”只见茂才闭眼坐着,致庸闻言立时着急,道:“哎呀,这个…”他想了想,忽然低声神秘道:“让各店等一等,我正在筹措银子。一旦银子到了——”顾天顺一惊:“怎么,东家上次让人拉来的不全是银子?”致庸一把捂住他的嘴,往门外看看道:“小声一点儿!”顾天顺点头:“东家,那怎么办…要不我让各店先欠着人家的银子?”致庸无奈道:“好吧,也只有这么办了。对了,别让达盛昌的人知道这件事!”顾天顺出门,长叹了一口气,而原来在门外偷听的小伙计陶鸣早已一溜烟跑远。

  又过了几,顾天顺再次跑进来道:“东家,达盛昌又把市价抬高了四分之一!”致庸看看茂才。茂才把一粒棋子重重拍在棋盘上。致庸定一定心神道:“顾掌柜,从现在起,你让复字号各店把囤积的高梁和马草,全部卖给达盛昌!”顾天顺闻言变。致庸解释道:“我不来银子了,与其这么相持,不如听你的话,顺水推舟,自己先解了脖子上的套儿!记住,此事要悄悄地干,不能让达盛昌的人知道是我们在卖给他高粱和马草!”顾天顺忽然醒悟,道:“明白了!我托可靠的人去做!”茂才在这边不觉站起,道:“顾掌柜,此举一定要滴水不漏!”顾天顺看看致庸,又看看茂才,重重点头:“东家、孙先生放心,顾天顺经商四十年,别的事不会做,这顺水推舟的事做起来绝对不会出差错!”致庸拱手郑重道:“顾爷,拜托了!”顾天顺应声离去。

  致庸久久地望着他远去,回头看茂才道:“茂才兄,这棋还怎么下?”茂才哼一声道:“东家,这棋已被你搅了,再下一局?”致庸仍处在激动中,接口道:“行,接着下!”茂才知道他没有听瞳,也不多言,仍旧坐下,两人重新开棋局。

  顾天顺刚走到总号店堂内,马荀就了上来,顾天顺看他一眼,眉头一皱:“你今儿怎么没去跑街?”马荀硬将他拉进屋,低声道:“师傅,东家是不是要把库里所有的高梁都卖给达盛昌?”顾天顺一把捂住他的嘴:“住口!这消息你听谁说的!”马荀吓了一跳,赶紧说:“我猜的,这还用听人说吗?这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嘛!”顾天顺上下打量他,像刚认识他:“你什么意思呀?”马荀笑笑:“东家和孙先生来到包头的头一天,就设了一个局,要将达盛昌装进去,我以为邱东家不会上套。没想到他这么老辣的人,还是犯了一个贪字!”顾天顺低声道:“没看出来,你小子在这件事情上比邱天骏还明目。哎,你猜到就猜到了,千万别说出去!你有什么事?”马荀回头拿出一穗生虫的高粱:“师傅,不,大掌柜,您看看这个!”

  顾天顺不耐烦道:“马荀,你又来了!你又让我看这东西干啥?”马荀着急道:“这穗高粱真是我秋天回山西的路上在高粱地里采的。上面都是虫,今年高粱的收成好得了吗?甭看这会儿包头的高粱不值钱,可等到明年春天一缺货,它就值钱了!’,顾天顺不愿细听,扭头就走。马荀拉住他道:“劝劝东家,别把高梁全卖给达盛昌!我们自己也要留一部分货,明年春天一定能卖个好价钱!”顾天顺闻言发火道:“你说什么呢!这会儿甭跟我提高粱两字!我和致广东家都被这个高粱害惨了。既然现在达盛昌想收,我们就一粒也不留,撑死他们!”马荀失望地看着他走出,叹一口气,拿着那穗高粱自语道:“这做的什么生意!简直就是赌气!看来我还是辞号得了!”

  2

  致庸没等多久,五后一个下午,顾天顺跑进来大喊:“东家,孙先生,咱们库里囤积的高粱和马草全倒手卖给了达盛昌!”致庸急急站起,只听顾天顺激动道:“我找了一个可靠商家过手,这笔易刚完成。当初吃进的本银全部收回,东家还净赚了二十万两银子啊!”致庸看着茂才,如在梦中。茂才道:“恭喜东家!东家的一番心血没有白费,复字号活过来了!”

  致庸脸色一阵苍白,转而一阵红上涌,他踉跄两步,突然狂声大笑起来。茂才有点担心,上前扶住他。致庸一把将他推开,仍旧大笑不止。顾天顺惊道:“东家…”只听致庸大声道:“想不到你邱天骏也有今天啊!为了这一天,我乔致庸昧了良心,背弃在财神庙里发下的誓言,将我的表妹雪瑛丢在一旁,回头娶了陆家的小姐…我亏了心了我!你达盛昌的今天就是乔家的昨天,只要我用小指头轻轻一推,它就倒了…”顾天顺也红了眼圈,赶紧端过一杯茶问道:“东家,您是说——”茂才按住致庸,接过茶杯灌了他一口。致庸镇定了点,突道:“顾爷,明天你替我遍发请柬,请全包头的商家到醉春风酒楼赴宴!”顾天顺突然醒悟,激动道:“东家!我明白!好!好!过去是他们掐住我们的脖子,这会儿我们得了势,掐住他的脖子了!我们要趁此机会,让达盛昌死无葬身之地!”说着他转身要走。茂才咳嗽一声道:“顾大掌柜,慢!我和东家有些话要说,等我们说完,你再去办事,行吗?”顾天顺狐疑地看看致庸。致庸已经平静了许多,他看了一眼茂才,摆手让顾天顺离去。

  顾天顺一出门,差点和马荀撞个怀,马荀道:“师傅,我想见东家和孙先生,跟他们说高粱的事儿!”顾天顺一把拉起他走,道:“走走走,都这会儿你还说什么高梁,咱们库里的高粱全手了!”马荀被他拉着走,急道:“师傅,了手也没关系!手了再买回来嘛!达盛昌这会儿买走了我们的高梁,不出三天就会明白。那时高梁的市价就会一落千丈,我们正好大批买进,等到明年春天赚它一笔…”但顾天顺一边扯着他走,一边警告道:“马荀,我可告诉你,东家正和孙先生合计,要一鼓作气将达盛昌置于死地呢,你还想和达盛昌做高粱生意,瞧你这脑筋,去吧!”马荀吃惊地看他一眼,顾天顺已经自顾自走开。马荀不气道:“不行,我还是辞号得了!都是生意人,干吗一定要这么你整我,我整你?俗话说和气生财,这样怎么能生财?”

  室内茂才面窗而立。致庸从背后望着他,虽然平静了许多,但目光依旧带着一丝疯狂道:“茂才兄,这会儿没人,你想说什么,说吧!”茂才转身道:“东家,你真打算毁了达盛昌?”致庸猛然背过脸去,厉声道:“对!我就想这么做!我一定要这么做!”茂才道:“东家,达盛昌毁坏商场规矩,以诈行,引复字号落入陷阱,致广东家因此而死,乔家差点陷入万劫不复之地,东家你因此与达盛昌不共戴天,要置对手于死地,这是人之常情,我能理解——”

  致庸手一挥打断道:“既然茂才兄能理解,就请你不要阻止我!我要亲眼看到他邱天骏是如何一败涂地的!”茂才坐下,呷了一口茶,慢条斯理道:“东家,只要你想做,这件事就一定能做到,所谓墙倒众人推。昨天他们能来挤兑乔家复字号,今天就能去挤兑达盛昌。达盛昌不但没现银了,只怕还借了不少,因此三个月后如果不能和众商家清账,也要像当初的乔家一样破产还债!那时,东家就报了仇,名天下的晋商中也就不会再有一个邱家了!”这后一句话让致庸心中一震。茂才点燃了他的旱烟袋,吐出一口烟静静道:“达盛昌落到今天这个地步,是咎由自取,活该!谁让他们先坏了规矩,要置人于死地呢。我要是没猜错,恐怕不用等到明天,就今天,就这会儿,邱老东家一定已经明白他犯下了平生最大的一个错!他一定正坐在那儿想,达盛昌和他究竟还有什么路可走!”

  致庸回头,久久地望着茂才。茂才也不看他,自顾自说道:“刚才东家为自己设想了第一条路,置达盛昌于死地,让自己快活,也让死不瞑目的致广东家可以人土!但在茂才看来,达盛昌就是完了,致广东家也不能再活转过来,东家就是再想回到太原府的考场上考取功名,再想回头对江家的雪瑛小姐履行前约,也不能了!”致庸被他一,忍不住怒道:“茂才兄,你…”茂才手一摆,镇定道:“东家,如果我没猜错,从接管乔家家事的第一天,你想做的就是今天这件事。乔致庸是顶天立地的男人,有仇必报,有恩必偿,现在你终于实现了夙愿,可以置达盛昌于死地了!不过东家,茂才却觉得除了这条路,你还有另外的路,也应当走另外的路!道理只有一个,你不是别人,你是乔致庸!”致庸闻言一阵烦躁:“茂才兄,事到如今,乔家和达盛昌已势同水火,在晋商中有你无我,有我无你,除了趁机灭了他,致庸此刻难道还有什么别的路可走?”

  茂才敲敲旱烟袋道:“我刚才说过了,达盛昌以诈行商,违背了诚信的信条,但我们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虽属迫不得已,毕竟也算不上光明磊落!东家,茂才以为,当前包头商界的大事不是推倒达盛昌,而是给达盛昌生存的机会,并利用这件事在商家之间重建秩序,再立规矩,将诚信第一作为商家不能违背的信条!”致庸然而怒:“不行,我要是这么做了,就是认贼为友,我在祖宗面前怎么待,在大嫂和死去的大哥面前怎么待?乔致庸就是再糊涂,肚量再大,也绝不能这么做!”茂才看看他,哼了一声道:“我们是读书人,我们不进商界也就罢了;只要我们进了商界,就要做些大事,才对得起我们付出的代价!东家,人生要做大事,离不开智、勇、仁三字。东家之智我见识过了,东家之勇我也在你与刘黑七的较量中领教过,只是这个仁字,我还没有见识,你好好想一想,再做决定吧!”说着不等致庸反应,就起身扬长而去,径直回了自己的房间。

  致庸呆立房中,半晌说不出话来。大约过了一个来时辰,致庸主动走进茂才的房间,一股坐下,眼中慢慢渗出泪花。

  茂才看看他,哼一声言道:“东家,你可想好了?以茂才之见,今岂止是包头商界需要重建秩序,整个山西,整个中国,都需要有人出面重建秩序,再立诚信第一的商规。东家,我希望在晋商之中,第一个做这件事的人是你!”

  这时,顾天顺和几个掌柜、伙计闯了进来。顾天顺道:“东家,您和孙先生的话我们在外头都听见了。东家,这次一定不能放过达盛昌,您一定要替致广东家报这个仇!”二掌柜也道:“大掌柜的话有理。且不说报仇,眼下的局势,万一我们手软,达盛昌缓过劲儿来,就会回过头来对付我们。您要是听了孙先生的话,就是给他们息之机,养虎遗患,将来会后悔的!”茂才微微一笑,目光越过他们,看着他们身后探头探脑的马荀,道:“马荀,你怎么想的?”马荀嗫嚅着不敢嘴。致庸定睛看他道:“噢,是你啊,你可以说话!”马荀看看他们,半晌鼓足勇气道:“东家,照我看来,孙先生是对的,东家应当放达盛昌一马!”顾天顺生气道:“住口!”三掌柜也道:“马伙计,你胡说啥呢!大掌柜、二掌柜的话有道理,达盛昌的邱天骏是个老狐狸,这次千万不能让他滑掉了。还有他那个大掌柜崔鸣九,心如蛇蝎,这次要是不给他一点教训,他一定会回过手来收拾我们!”

  致庸渐渐冷静下来,回看茂才道:“茂才兄,我现在可以不考虑为我大哥报仇的事,也不考虑我被改变的人生,只从经商的角度考虑,这次我们能轻易放过达盛昌吗?”

  茂才站起来,声音有点激动道:“东家费尽千辛万苦,付出了多少惨痛的代价,才在与达盛昌的恶斗中取得了今的大胜,东家当然不能放过这个机会!然而古人云,‘怒者逆德也,兵者凶器也,争者末节也。夫惟不争,方可大成。”’顾天顺变,忍不住抢话道:“东家,您不能犹豫啊!达盛昌把我们害得这么苦,您…连致广东家的仇都不想报了?”

  致庸泪花闪闪,过了好久,终于艰难道:“不,顾大掌柜,我乔致庸与达盛昌有不共戴天之仇,这仇我天天都想报!可是茂才兄说得对,商人之间尔虞我诈不该是天经地义的事,乔致庸可以不报家仇,但不能不在包头商界重建诚信第一的秩序;不然,我才是真正对不起死去的大哥,对不起那些因为我走进商界而被辜负的人!”说着,他终于掉下泪来,顾天顺看看他,颤声道:“东家,我都老了,还能吃几年乔家的饭,我是说,您还年轻,就不怕达盛昌将来以怨报德,回头掐住我们的脖子?”致庸想了想,坚定道:“顾爷,如果他们将来一定要这样做,我也不会为今天做的事后悔。我们不能因为别人对自己不利,就不去做利商利国利民的好事。善与不善,那在于各人自为!”

  茂才击掌道:“东家说得好,说得好啊!”致庸心中终于跃过一个大坎,伸手与茂才紧紧相握。茂才叹道:“东家,其实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否则恶斗只会无止境地持续下去。你能想通最好,因为达盛昌就是败了,也有败军之计可用!”致庸一惊,猛地抬头,茂才看看他道:“不要以为达盛昌输了,就再没有别的路可走,就能任由我们为之。孙子兵法三十六计,有上计中计也有下计。按当前的局面分析,如果不出我的所料,达盛昌必在考虑把一个更有力量的商家引进包头,与乔家展开新一轮的恶斗,到时鹿死谁手,仍未可知!”

  他的话音未落,这边马荀又鼓足勇气从背后将那穗高粱拿了出来。茂才鼓励道:“马荀,你有话尽管大胆说,你从这穗高粱上看到了什么?”马荀坦言道:“生意!我看到了生意!去年秋天高粱生虫,收成不好,今年高梁又生虫,明年春天,高粱的价钱一定涨!东家,孙先生,这些天我一直都在劝大掌柜,不要把库里的高粱全卖给达盛昌,我们也要留下一大部分,到明年春天卖出去,一定赚一大笔银子!”一听这话,茂才吃了一惊,致庸更是吃惊,问道:“马荀,你在复字号干了多少年了?”这边顾天顺没好气地帮他回答道:“四年学徒,出师后又干了十年跑街的伙计!”致庸想了想对众人道:“你们先下去吧,我和孙先生、马荀再好好合计一下此事。”顾天顺和几个掌柜对视一眼,冲致庸、茂才拱拱手,又狠狠盯了马荀一眼,都离去了。

  致庸看着马荀道:“刚才你说我应当放过达盛昌一马,为什么,说出来我听!”马荀有点不好意思道:“东家,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我就是觉得大家都是生意人,应当宽心仁厚,在一起做生意,不该你吃掉我,我吃掉你。这样吃来吃去,你就是赢了,以后谁还敢和你做生意?没有人和你做生意,你将来还做什么生意?”致庸闻言愣了半晌,突然纵声大笑起来,直笑得出了眼泪。马荀有点摸不着头脑,致庸上前一步握着他的手道:“好兄弟,谢谢你!”马荀松了一口气,有点腼腆地笑起来。致庸又望着茂才道:“茂才兄,更要谢谢你!”茂才眼里闪烁着一点很复杂的光,道:“东家,道理你都明白,可要克服内心的仇怨,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但愿你不改初衷,坚持做下去,做到底,为全体晋商做成这件大事!”致庸看着他,用力点了点头。

  3

  不出茂才所料,邱天骏明白大势已去,绝望之下不得已采用崔鸣九的饮鸩之计,准备将达盛昌在包头的生意,全部顶给一直想足包头商圈的水家,让资金更为雄厚的水家来挤垮乔家,决不让乔家在包头称心如意;那样即使达盛昌从此在世问消失,也可解他们的心头之恨!

  当夜,崔鸣九本已向山西祁县急赶,不料三个时辰后又被店里的伙计快马追了回来。崔鸣九一进门便“扑通”一声跪下,对着邱天骏喜极而泣道:“东家,那乔致庸真的王动上门与我们握手言和?”邱天骏点点头。一天之间,他大忧大喜,一下子仿佛老了十岁。崔鸣九还是有点疑惑:“为何?会不会有诈?”邱天骏看着他,颤声道:“我们一向以恶意度人,此次更是我们主动挑起霸盘之争,乔致广因此忧急丧命。但让我也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乔致庸竟然主动上门求和,并当即以市价购走四十万两银子的高梁,以示帮达盛昌渡过难关的诚意。”崔鸣九大惊,继而惭愧,哆嗦道:“鸣九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何?”

  “仁义!”邱天骏红了眼圈,掷地有声地吐出了这两个字。他看看崔鸣九,继续道:“鸣九,当初你力主对乔家赶尽杀绝。而在相同处境下,乔家二爷却以德报怨,只为了‘仁义,两个字啊!”崔鸣九又愧又悔,连连磕头。邱天骏扶起他,颤声道:“乔致庸主动与我们和解只有一个条件,那就是以此次两家鹬蚌相争之事为戒,从此各守本业,互不相犯,在买卖叉处,平等竞争,谁也不做霸盘。不仅如此,还要在危难时相互扶持…”崔鸣九一愣,连连点头。邱天骏看看他,终于落下泪来:“我邱天骏经商近三十年,屡战屡胜,今天却败在区区乔致庸手里!达盛昌今是靠乔致庸的好意才苟活下来,而且还不得不心服口服,真正做梦也没有想到啊!”崔鸣九赶紧相劝。邱天骏呆了半晌,又慢慢道:“我邱天骏本想鱼死网破,可我不能不理会乔家二爷口中‘仁义’这两个字的分量!此人一身正气,儒雅仁厚,他说天下四行,士农工商。商占其一,商人的本分,在于同心协力,相互扶持,通天下货,谋天下财,利天下人,才是晋商乃至天下商人的本分!我一直以为这不过生意场上的套话,没想到他真的愿意放下家仇,以身作则。而他身边的那位师爷,叫做孙茂才的,其貌不扬,却是人中龙凤,此次两家言和,全由他从中大力斡旋。这两人联手,当真要天下无敌了…”

  崔鸣九看邱天骏一天之间似乎变了一个人,他发辫纷,两眼通红,眼下还留着青圈,然而却神采飞扬,透着一股奇异的精神,心中暗暗吃惊。邱天骏道:“你,马上去醉春风酒楼,订二十桌酒席,给全包头的相与发帖子,我要请他们,将今天的事情公开出去,当着众人向乔东家致谢!”崔鸣九大惊:“东家,这…今天的事对我们达盛昌是奇大辱,怎可公开讲出去…”邱天骏摇头慨然道:“错了!我想了半,终于明白了,只有这样做,事情才不会成为我达盛昌永远抹不去的丑闻!达盛昌和邱天骏要想在乔致庸面前重新抬起头来,只能这么做!”崔鸣九呆呆地望着他。邱天骏继续道:“我要借这个机会,公开乔致庸对我达盛昌的恩德;我还要在包头众商家中头一个响应乔致庸的号召,重建商界的秩序,再立诚信第一的行规。那时达盛昌今之败就会因为我的光明磊落变成一件商界的美谈,连乔致庸都会敬佩我几分。我绝对不能让乔致庸在包头城里独享诚信和宽厚待人之美!”崔鸣九好歹听明白了这几句,赶紧点着头去办。

  致庸会意,摆摆手示意顾天顺先退下去。看顾天顺走远,致庸“啪”一掌击在桌上,忍无可忍道:“茂才兄,自打复字号陷入绝境,我就在想,自我祖父贵发公开始,乔家在包头就广施仁义,以吃亏为福,向来和相与都处得极好;这次出了这么大事,达盛昌把复字号都装进去了,为何竟没有一个相与来给顾大掌柜、给我大哥透一声信儿?我们乔家到底在包头做了什么伤天害理之事!”茂才默默点了点头。

  第二天一大早,致庸、茂才由马荀引着到了齐三斗的家中。齐三斗一见他们,当场跪下磕头。致庸赶紧把他扶起道:“昨醉酒不方便,到底何事,你只管开口明说。”齐三斗含泪道:“乔东家,我借了复盛公钱庄五十两银子做本钱,发卖一点针头线脑,说好了一个月二厘五的利,三个月归还,可是银子一借回家,父亲就生病,拿去吃药,全花掉了。可叹我父亲人也没保住,银子又亏了,现在家里一无所有。顾大掌柜见我迟迟不还钱,便说要收了我家的房子。乔东家,欠债还钱自是天理,但求东家高抬贵手,再宽限些时,暂时不要收房,留着这几间破草屋给我和有病的老娘藏个头…”

  致庸大惊道:“你家中还有一位生病的娘亲,顾掌柜他们就…”齐三斗点点头,哽咽地指指内屋道:“老娘卧,否则也当拜见乔东家。”致庸道:“如何是她拜见我,当然是我等年纪轻的拜见她。”齐三斗一愣赶紧道:“哪里敢啊,只怕里面太埋汰,脏气冲了乔东家。”

  致庸摇头,径直一掀门帘进了里屋。只见一老妪在炕上躺着,直气,费力地抬头向外:“儿,是谁来了?有没有捎来吃的?”齐三斗看致庸一眼,惭愧地低下头。致庸眼圈一红,走上前去,拉着老妪的手道:“大娘,我是乔致庸,是你儿子生意上的相与,我看你老人家来了。”“你是谁?我儿子生意上还有你这样的相与?”老妪颤抖地摸索致庸的手,忍不住落着泪又道:“看看我们这个家,被我们两个老病人拖累的,也没什么东西招待你,你坐呀!”“好的好的,大娘,你多保重。”说着致庸放下老人的手,扭头走了出来。

  一出内屋,致庸便怒道:“你们家都过成这样了,我们还向你催那五十两的欠银,简直不是东西!这样吧,那五十两银子的本利我不要了,这里还有二十两银子,你拿去给老人治病,不够了还去复盛公找我!”说着他将银子往齐三斗怀里一,转身就走。齐三斗大惊,赶上去给他跪下哭道:“乔东家,您真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没有别的,只有一点穷心,就让我给您磕个头!”致庸猛地拉他起来,眼圈红道:“兄弟,别这样,咱们都是生意人,你不过赶上了背字,以后你转了运,兴许会做比复字号还大的买卖,到那时候你有了钱,也会像我一样待你的相与,是不是?”齐三斗闻言激动道:“乔东家,我一定记住您的话,好好给母亲治病,以后好好做生意,有了钱一定还复字号的银子!”致庸鼓励地笑道:“那好,咱们一言为定,我等着你发起来,还我银子!”

  致庸回到复盛公,顾天顺便急急赶来,一进门,见致庸目光冷冷扫来,咽下了要说的话,换了个口吻道:“东家,门口又来一个范相与哭穷,这次是一千两银子,您看如何是好?”致庸没做声。茂才微笑道:“这事好办,你打发马荀去处理就得了,他今天和东家一起出的门,知道东家的心思。”顾天顺一愣,看看致庸,致庸面无表情地冲他点了点头。顾天顺转身退下。致庸看着茂才道:“你是不是感觉马荀可用?”茂才点点头,但忽然又摇摇头。致庸笑道:“试玉要烧七,辨才须待三年期。茂才兄的意思是不是还要看?”茂才道:“也不全是。即使他可用,也要看你能否留住他。”一句话提醒了致庸。

  “外的风情毕竟与中原大为不同啊!”致庸和茂才一边在街上逛着,一边忍不住感慨。茂才笑笑,把目光投向路边晒太阳的几位老人。致庸心中一动,径直走上前去,深施一礼,与他们攀谈起来。致庸只说自己是山西来的客商,想跟复字号做些生意,出来打听一下复字号的口碑如何。这些老人闲来无事,七嘴八舌地讲起来:“这复字号可不比从前啦,这年头,世风下,人心不古…”“像当年复字号老掌柜乔贵发那样,你买一斤胡麻油他给你一斤一两的事,再也不会有了…”一个老人说得起劲,将手中拐杖在地上敲得咚咚响:“告诉你,就这一阵子,连复字号卖的胡麻油都不香了,掺了假!”旁边一个老人附和道:“是这样!昨晚上我儿媳妇还说呢,怎么这复字号通顺店的胡麻油一股子陈年棉籽油的味儿!”致庸听得又惊又怒,向几位老人一躬到地。刚要走,却见一个老人赶上几步拉住他又叮嘱道:“年轻人,我多说一句啊,你跟现在的复字号做生意可要小心点了…”致庸连连称谢。

  致庸怒冲冲地和茂才赶到复字号通顺店时,偌大的店堂冷冷清清几乎没人,惟见一个无赖兮兮的伙计正和一位老人拉扯争执。老人一见致庸他们进来,赶紧道:“客官瞧瞧,这里的胡麻油不香,我不愿意买,这伙计就这样扯着我。”那伙计一点不怕,继续扯着老人蛮横道:“老东西,你胡说八道什么呢,说我这麻油搀假不香,就是败坏本店的名誉,我当然要揪着你理论。”

  致庸气极了:“还不放手?一点规矩都不懂吗?”那伙计脸一横:“你敢管大爷我?你是哪里来的葱啊?”茂才喝道:“放肆,这是乔东家,叫你们掌柜出来!”那伙计一惊,立刻松手,但仍悻悻然地打量着他们。致庸脸通红,回身对老人拱手道:“老人家,让你受委屈了,在下是山西祁县乔家堡的乔致庸,本店的东家。这个伙计刚才对你无礼,是致庸用人无方,我这里给你赔罪了。”老人心颇善,赶紧道:“哎哟,这可当不起。乔东冢,其实这位小兄弟也没怎么着我,你别责罚他。”正说着,通顺号的李掌柜赶了出来,~见致庸,吓了一大跳,赶紧道:“东家,您来了?对不起,这张二狗是新来的…”致庸不理,回头对张二狗道:“你懂不懂规矩?客人来买东西,当然要货比三家。你的货不好,人家可以不买。你怎么能这样对待客人?你学过徒吗?复字号里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伙计?你马上辞号!”那张二狗大惊,但仍很强硬地哼了一声,转身跑走。老人看看这架势,反而跺跺脚为张二狗求情:“乔东家,可别这样,不能因为我一个老而无用的人,砸了那位小兄弟的饭碗!”致庸回头道:“老人家,家有家法,店有店规,怠慢您了,先请回吧!”老人叹息而去。

  不多会儿,通顺店的几位掌柜和伙计都到了后堂。致庸看看他们,道:“你们都给我听着,这些日子全包头的人都在讲,乔家复字号通顺店连胡麻油都不香了,现在你们给我一个说法!”当下鸦雀无声,几个掌柜互相对看,众伙计则低头默然不答。

  致庸哼了一声:“你们不讲也行,那我只好请你们全部出号。”众人闻言大惊。致庸厉声道:“你们以为是我砸了你们的饭碗?错了,主顾是我们商家的衣食父母,你们把他们都得罪了,是自砸饭碗。”众伙计还是不说话,但内心动摇,齐齐地看着掌柜们。

  二掌柜胡大海看看众人,终于低声道:“…去年店里有一批棉籽油没卖掉,我们几个人贪图小利,把它兑进了胡麻油里。这事是我和老胡、老赵、老马几个老人干的,跟别人没关系。该打该罚,东家您就看着办吧!”致庸盯着他道:“很好,其他人没事儿了;你们几个,今天就去柜上算账出号。”众人大惊,纷纷开言请求放过他们这一回。致庸丝毫不为所动,痛声道:“他们把乔家复字号的老招牌做砸了,就该负责。通顺号的油全部封存,等我想出个主意来再说!”

  夜里,致庸在复盛公内走来走去。茂才则在一边默默地着旱烟,神情平静。致庸突然自嘲道:“你瞧瞧,我刚刚还在全包头的相与面前说嘴,自己的店里就出了事!”茂才道:“这有什么不好?要在包头城中再立诚信第一的商规,正好从复字号内部开始!”

  致庸一愣,叫了声:“好!”脸色也好看多了。“茂才兄,这事我来处理,这几天你和高瑞出去访一访,看看复字号这些年到底做了多少违犯祖训、不守店规,甚至欺行霸市、伤天害理的勾当,都给我记下来,我要和这些人算账!”茂才不动声拿出一本密账:“东家,这事我已经让我们带过来的伙计做了,你看看吧!这些年,复字号各店不守店规、任用私人、店大欺客等弊端甚多,积习已久。所谓冰冻三尺,非一之寒啊。”

  致庸接过密账,快速浏览着,他把那本密账摔在桌上,怒不可遏道:“茂才兄,现在我明白了,复字号为什么会到今天这个地步。我们不能马上走,不清理门户,不先在复字号把诚信之风建起来,复字号就是躲过了今的危局,明还是要一败涂地的!”

  不一会儿,顾天顺和通顺店的大掌柜李顺就被致庸一起喊到了总号。顾天顺道:“东家,通顺店出这样的事,我是大掌柜,要负首责!”李顺则赶紧道:“东家,虽说事情不是我干的,可我是通顺店的掌柜,我有失察之罪!”致庸怒极,道:“你岂止是失察,你简直就是商!那么多人在你眼皮子底下干出这种事来,你难道一点也没发觉?就是真不知道,也是渎职!”

  顾天顺面子上下不来,道:“东家,我说过了,通顺店出这样的事,我负全责!”致庸也不答理他们,沉默半晌,突然对李顺道:“你,多找几个人,连夜写出告示,天亮之前贴遍包头城!”李顺一下子没听明白:“写告示?”致庸点头道:“对!你就写,乔家复字号名下的通顺店卖胡麻油搀假,复字号总号决定将这批胡麻油以每斤一文的价钱卖给人做灯油!”李顺大惊,口而出:“一文钱一斤?那不等于白送…”致庸看他一眼,继续道:“对,一文钱!再给我写,凡是到通顺店买过胡麻油的客人,都可以到店里全额退银子;不但如此,我们还要九折卖给他们不搀假的胡麻油,向他们赔罪!”李顺头是汗:“可是东家,这样的话,通顺店可就赔大了!”顾天顺看他一眼,没好气道:“到了这会儿你还替东家想这个?照东家说的办!”李顺赶紧点头,擦着汗快快去了。

  致庸余怒不息,对顾天顺道:“你今晚上也别睡了,盯着他们,明天一大早,一定要让全包头都知道这个消息!”“那…好吧!”顾天顺说,不高兴地走了出去。

  第二清晨,包头大街小巷出现了一张告示。众人三五一群地围着看,纷纷议论。“会有这事儿?一文钱一斤的胡麻油?”“谁要是买了通顺店搀假的胡麻油,可是占大便宜了,又能退钱,又能九折买到不搀假的胡麻油!”“老店就是老店,犯一回错就这么较真,还是这样的老字号信得过!”

  商人们也在头接耳。“别看乔东家年轻,这一手了不得,有气魄!…‘以前我都不敢跟复字号做生意,可以后还就得跟这样的老字号做生意!”“听说他还很年轻啊,原来复盛公和达盛昌两家一直在斗,那邱天骏也是老狐狸了,和他手不到三下,便趴下了,这会儿在复字号面前,乖得很哩!”邱天骏和崔鸣九路过,刚好听见。崔鸣九发作,邱天骏拉了他一把,笑了笑很快离去了。

  复盛公大掌柜室,二掌柜小心地问道:“通顺店真要一文钱一斤卖胡麻油?”顾天顺发般怒道:“你就甭问了,他是东家,赔了银子是他的!他都不心疼,我们心疼什么?”二掌柜、三掌柜互相看了看,不敢再说话。顾天顺面怒容,走来走去,道:“他眼里根本就没有我这个大掌柜,我只好辞号,让他自个儿干好了!你们怎么办?你们是不是愿意和我一起共进退?”二掌柜道:“大掌柜,东家说也不说,就把你…把二狗子撵回了祁县,这是他办事糙,不过…”顾天顺瞪着三掌柜问:“你呢?”三掌柜愣了一下嗫嚅道:“大掌柜,你知道的,我有一家老小…”顾天顺大怒,二掌柜见状赶紧又打着圆场道:“大掌柜,这样行不行,我去找东家,让他同意二狗再回到铺子里来…”

  顾天顺冷笑一声:“岂是一个二狗子的事?自从他来到包头,哪件事问过我,听过我?你也甭去,这个东家不是致广东家,你去也是白去!”他看看二掌柜和三掌柜,冷言道:“你们不想和我一起辞号是不是?你们是我提议聘请的,复字号过去的事,你们也郡有份,你们还想着我走了,他会让你们留下?不会的,你们别想好事了!”

  二掌柜、三掌柜互相看看,只好应承下来:“既然大掌柜都这么说了,那我们也跟着辞号吧!”顾天顺大为满意:“好,咱们现在就去辞号,我倒要看看,没有我们,乔家包头的十一处生意他交给谁?”他收拾桌上的账簿,又从抽屉里拿出一大叠信,冷笑道:“都要辞号,这么厚一叠,一起给他拿去,看他怎么办!”

  顾天顺托着厚厚一打账簿和辞呈,带着两位掌柜怒冲冲来到致庸门口,自己又先犹豫起来。二掌柜忍不住道:“顾爷,咱都来了,再不进去,更没面子了!”但顾天顺主意已经变了:“不,既然他自个儿没说让我请辞,我就还要看看,他到底能拿我这个在复字号做了四十年的大掌柜怎么着?”说着他转身走回去,二掌柜和三掌柜松一口气,互看一眼,跟着往回走。不料顾天顺又站住了,对二掌柜道:“你,把这些辞呈给东家送去,让他知道,我这个大掌柜也不是好当的!”

  果然只过了一盅茶的工夫,高瑞便来请他。顾天顺大为得意,心想这回要好好给东家点颜色瞧瞧。致庸请顾天顺坐下,一面翻看厚厚的辞呈,一面尽量和气道:“顾爷,我还就不明白了,眼看着复字号难关已过,信誉也正在恢复,他们为何都要请辞?有什么道理吗?”顾天顺看他一眼,倨傲道:“东家问这个呀,要是让我说,东家就不要问了,这是我大掌柜管的事。我所以把它们拿过来,不过是东家在这儿,想让你知道我这大掌柜也不好当。”致庸不怒道:“哎,顾爷,我记得我和孙先生刚到的时候,你和二掌柜、三掌柜曾经说过想辞号,是吗?”顾天顺没料到他这么不客气,脸骤然大红,站起颤声道:“东家说得好,你等等,我马上就来!”他跌跌绊绊地走出去。旁边的茂才站起提醒:“东家,事情早晚会是这个样子,可顾大掌柜毕竟是大掌柜,家有家法,店有店规,东家待大掌柜,还是要守规矩的,不可造次!”致庸点头。这边顾天顺已经捧着账簿和辞呈走进来,颤声道:“东家,这是总号的账簿,这是我的辞呈,请东家另请高明!”

  致庸心平气和地望着他道:“顾大掌柜,你在乔家复字号多少年了?”顾天顺猛地眼一热:“从学徒开始,做到大掌柜,整整四十年,没有离开过。”致庸道:“顾爷,四十年不容易,你辛苦了。虽然顾爷今天提出了辞呈,可是按照祖宗的成法,我现在不能接受。”顾天顺一惊。致庸道:“你眼下还是总号的大掌柜,通知一下各店掌柜,下午来总号,你们辞号的事,还是下午当着众人说,也可让我当众替乔家表示一下感激。”“东家,谢谢你给我们面子。”顾天顺没料到他会这么说,又是难过,又是伤感,同时掺着点甚至他自己都不愿意承认的复杂的感动,一时间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4

  当下午复盛公后堂,众掌柜齐齐来到,气氛异常。顾天顺和二掌柜、三掌柜抱着账簿走过来。顾天顺当众对致庸道:“东家,这是总号的账簿,这是我们的辞呈。天顺德薄才浅,对这次复字号出事负有重责,一直想引咎辞职,好在东家断然出手,复字号已转危为安,我们三人就是现在辞号,也不算逃避责任了。东家请另选贤明,祝复字号生意兴隆,财源广进。”致庸假意推让:“顾掌柜,三位爷,是否可以再考虑考虑?”顾天顺看他一眼:“这…”致庸一把将账簿接过来,回头对众人道:“顾大掌柜及两位掌柜执意要辞号,我也不好勉为其难。按照祖宗的成法,今天我要向顾大掌柜、二掌柜和三掌柜磕头道谢!高瑞,马荀,给三位掌柜看座!”

  马荀和高瑞搬过来三把椅子,一一放好。致庸拱手道:“三位掌柜,请上座!”二掌柜、三掌柜看顾天顺,顾天顺到了这时,一不做二不休,大模大样在中间座位上坐下,二掌柜、三掌柜也只得坐下了。致庸敛容道:“三位掌柜,你们在复字号辛苦有年,今天决意辞号,致庸不能强留,咱们东家掌柜的一场,我代表祖宗,给你们磕一个头,谢谢了!”说着他趴下去,恭恭敬敬地磕了一个头。二掌柜、三掌柜略坐了坐,赶紧起身,顾天顺最后一个站起,看看众人,傲气地一拱手道:“东家客气,老朽愧领了,告辞!”不料致庸拦住道:“顾爷,还有二位掌柜,先不要走,致庸还有话说!”二掌柜、三掌柜闻言站住,顾天顺想了想,气昂昂地停了脚。致庸面对各店掌柜:“诸位,刚才我不得已接受了三位掌柜的辞呈,从今天起我暂时代理总号的大掌柜,等请到合适的人时,我再让贤。话又说回来,靠我一块铁也打不了几钉。顾爷,我想让你暂时屈就二掌柜几,二掌柜和三掌柜,就一起屈就三掌柜。复字号需要一番整顿,我希望继续得到三位前辈的帮助。三位能给我这个面子吗?”顾天顺十分意外,回头看两位掌柜,二掌柜、三掌柜重新振奋起来,连连点头答应。顾天顺顺水推舟道:“东家既然说到这里,我顾天顺还有什么说的。那好,我们先留下,您物到大掌柜我们再离开。”致庸闻言大喜:“那好。致庸谢三位爷了。”他转向众人:“号内的事先就这么着,这几天,我可能要不时请大家到总号里议事。”众掌柜一边悄声议论,一边散去。

  致庸回到住处坐下,茂才便带着高瑞一脸凝重地进了门。致庸立刻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茂才叹道:“东家,高瑞刚刚查到一件事,有一位相与,因为我们和达盛昌争做高粱霸盘,被裹了进来,血本无归,一家人自杀身亡!”致庸大惊失,忍不住颤声问:“真有这种事?”茂才和高瑞看着他,默默点头。致庸不语,眼泪一下涌出。

  他当就带人赶往了包头郊外。残如血,风吹得一人深的蒿草呜呜作响,半山上几座荒坟孤零零地立着。高瑞跑在前面,一惊道:“东家,你看,有人来过!”坟前零零落落摆着些祭品,很是新鲜,致庸和茂才对看一眼。致庸一时想不明白,回头吩咐高瑞上祭。致庸双膝跪倒,上香致祭,不悲从中来:“山西祁县乔家堡乔致庸,今天看你们来了!石东家,我今天是代表乔家赔罪来的!我们乔家对不起你,对不起你们一家!”他磕着头祷念,心中极为伤感。茂才和高瑞上前将他搀扶起来。茂才劝慰道:“东家,石东家地下有知,一定会明白你的心的!”致庸站起拭泪道:“茂才兄、高瑞、顾掌柜,你们也祭一祭。”三人依次上前致祭,顾天顺面带惭愧。致庸望着天边夕阳下血般的浮云,痛声道:“茂才兄,高瑞,你们俩帮我记住这事,回去就派人去石东家的老家,看他家里是否还有亲人,找到了就接到乔家去,好好地替他们抚养,这家人的事,我们要管到底!”茂才、高瑞连连点头。致庸看着羞愧的顾天顺道:“顾掌柜,希望复盛公都记住这个教训,回头我让柜上支些银子,你找人把石东家的坟茔好好修修,每年的清明节和寒食节,都不要忘了派人到这儿祭扫。”顾天顺低声应了。

  下山时,致庸远远地看见在山下车边默默等候的铁信石,心中陡然一动,站住低声问高瑞:“高瑞,你刚才说石东家老家是哪里人?”高瑞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回道:“雁门关。”致庸疑心顿起,然而一路走去,直到上车前后,他一直仔细观察铁信石,却见他神态平静,并无半点异常。不但致庸没有看到,也许谁都没有看到,在马车启动的一瞬间,铁信石突然回头朝山中一望,一时眼中哀情毕

  当夜,致庸叫来马荀,询问范相与一事的处理情况。马荀禀道:“东家,事情是这样的,这位姓范的相与去年借了我们一千两银子做皮货生意,他不像东家去见的那位相与,是家里遇上了灾祸。”致庸看他一头汗,笑着递过一碗茶:“慢慢说,别急!”

  马荀接过茶喝了一口,道:“东家,这个人根本就不是做生意的材料。他看着别人做皮货生意赚钱,自己也干,又不懂得其中的奥妙,结果进了高价,卖了低价,又让人骗了一回,一千两银子不到半年就打了水漂。这会儿生意也不打算做了,后悔得直想撞墙!”致庸点点头:“你是说,要他还银子,是不行了?”马荀看着致庸,带点小心道:“不,东家,我觉得这位相与还是个实诚人,他对我说,他家里也不是一无所有,他家还有几间临街的铺面,一处宅子,十几亩地,加起来肯定值不了一千两,但也就这么多,他想把这些全作价赔给您,他说可以亏别人,却不能亏乔东家这样厚道的东家!”致庸一惊,失望道:“马荀,你把他们家的房子、地都收回来了?这人现在已经做不成生意了,家里再没了地,没了房子,日子怎么过?”马荀嗫嚅道:“东家,是他自个儿觉得,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谁让自个儿把生意做赔了呢!”

  致庸有点急了:“你这个马荀,怎么能这么办事!古人是怎么说的?耕者为食,织者为衣,经商者为的是致富。我们是为了致富才经商,可不是为了扒别人的皮!”马荀“噗嗤”一笑:“东家,有您这些话,我心里就踏实了…”致庸反问:“怎么,你没说实话?”马荀道:“东家不是让我去办这件事吗?我想了想,这个人生意已经做赔了,再没有房子和地,一家人就没有活路了,我就大胆替东家做了主,这一千两银子,不要了!”致庸吃惊地看他,又看茂才。马荀一下有点慌了:“东家,我是不是把事情办错了?”致庸突然哈哈大笑:“马荀,事情办得好!不仅是办得对,而且有胆量!”马荀挠挠脑袋,想了想又笑道:“可我还是收了他的铺面!”致庸眉头一皱。茂才在一边圆场:“东家,你甭急,听马荀说完。”致庸点头,马荀看看他,赶紧道:“哎东家,收铺面的事,不是我提的,是对方主动提出来的,我一说这一千两银子不要了,他当即就跪下给我磕头,说‘乔东家太好了,他有情我有义,我有了这一回的教训,这辈子也不想再做生意了,留着那几间铺面也没用,你就帮乔东家把我的铺面收了,就算我没有白白地亏负乔东家一千两银子’。东家,这是他的原话,他还领着我去看了他的铺面,其实就是三问破草房,屋顶漏着天,别说一千两,一百两银子都没人要!可我想了想,还是替东家收下了!”致庸笑起来:“为什么?”马荀也笑了:“东家,我听我师傅说过,当年贵发公在包头创下乔家基业时,今天的十一处铺面差不多全是这样从破了产的相与手中收下来的。破草屋没关系,把它扒了重盖,就是一处好铺面!”说着说着,马荀又不安起来:“东家,我是不是太自作主张了?”致庸心情大好,回头看茂才。茂才也点头,旱烟锅敲得托托直响。

  致庸拍拍马荀的肩膀:“好马荀,我没看错你,这件事你办得不错,就照你说的办法去办。”马荀点头笑笑,磨蹭着一时没走,言又止。茂才笑道:“马荀,想说什么就说。”马荀犹豫了半天,鼓足勇气拿出一封辞呈:“东家,我也要辞号!”致庸大惊。马荀嗫嚅道:“对不起了,东家。”致庸忍不住问:“有人委屈了你?”马荀支吾起来。致庸急道:“到底为什么,竹筒里倒豆子,稀里哗啦!小胡同赶猪,直来直去!痛快地说!”马荀一不做二不休道:“东家,什么也不因为,就是想走!”致庸大为生气:“你——”见马荀仍不说话,忍不住怒道:“好,我准了,找柜上清账,走吧!”马荀一喜:“谢东家!”他一躬到地,转身就走。茂才赶忙道:“且慢!东家,马荀要辞号,你也准了,要说我不该言,可碰巧昨天我刚刚看了店规,上面可有一条,伙计要辞号,东家说了不算,得众掌柜一起同意!”马荀有点急:“孙先生,东家这会儿就是大掌柜,他都准了我…你这不是害我吗?”

  致庸看了茂才一眼,猛醒:“啊,孙先生说得对,我眼下正要在复字号重立商规,怎么自己先就有章不循。马荀,你的事我一人说了不算。你先回去,回头再说!”马荀气道:“东家…”致庸转过身去不理他。马荀悻悻地一边往外走,一边忍不住低声对茂才道:“孙先生,都是你多嘴!”茂才大笑起来。见马荀走远,致庸回头一揖:“谢茂才兄,不是你,我差点办了件错事!”茂才道:“知错能改,亦是圣贤。这些天我可打听了,眼下复盛公钱庄,谁都可以走,就是马荀不能走。别看他只是个跑街的,钱庄七八成的买卖,都出自他手。这样的人才,别的商号急着要挖走呢!”致庸嘀咕:“我还真纳闷儿了。复字号是怎么了,自我祖父开始,从没亏待过掌柜和伙计,为什么能干的人都想方设法要走,不能干的偏偏都挖空心思要留下?茂才兄你帮我想一想,这船到底搁在哪里了!”茂才笑道:“若我听到的事情不差,那我就得说,你该让马荀辞号。”致庸生气道:“为什么?”茂才道:“你听我说完。商家之间有个规矩,学徒期,若别家给的薪金比你高,你就不能强留人家,强留人家等于不让人家发财。再说留住人也留不住心,不如干脆给个顺水人情,让他走了算。碰上这种事,谁都不会为难出师的徒弟。他走了也是去别的商号,两家往后说不定还能多做生意呢。”致庸听着,心中很快有了主意。
上一章   乔家大院   下一章 ( → )
斯佳丽(《飘失去的莱松岛飘(乱世佳人天下大乱蔷薇中毒症候看我七十二变惟我独妻我的那个人标准言情小说颜色江湖第一马甲
一本读小说网提供了朱秀海创作的综合其它《乔家大院》干净清爽无错字的文字章节第十五章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