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读小说网为你提供《锦衣夜行》第693章的确不是初见的在线阅读
一本读小说网
一本读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星河大帝
小说排行榜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全本小说 神印王座
好看的小说 异世邪君 武动乾坤 一柱擎天 九阴九阳 天才狂妃 百炼成仙 超级保镖 天才相师 步步惊心 盛世嫡妃 庶女有毒 亿万老婆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一本读小说网 > 架空小说 > 锦衣夜行  作者:月关 书号:36772  时间:2017/7/30  字数:3673 
上一章   第693章 的确不是初见    下一章 ( → )
  “哇!”

  思祺瞪大一双乌溜溜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面前的小姐姐,小嘴张成了O型,已经半天不曾闭拢了,以致于清亮的口水顺着嘴角儿下来,彭梓祺转脸看见,不好笑,忙伸手给她擦去。

  思祺根本没空理会娘亲的动作,依旧紧盯着那个好神奇的小姐姐。蒲台县里好戏上演的时候,凤凰岛上正上演着另一出好戏:戏法儿。

  〖中〗国古彩戏法儿与外国魔术最大的区别就是,它用的道具特别少。其实它的道具并不少,而是明睁眼摆在那儿叫你看得见的道具少。〖中〗国古彩戏法有八字真言“捆、绑、藏、掖、撕、携、摘、解”这道具基本上全都藏在第693章的确不是初见身上,捆起、绑好、埋藏、掖夹;前后使活时用撕烂、携带、摘下、解开等手段一一展示。

  那变出来的东西不只是小玩意儿,大如鱼缸、瓷碗、花瓶、火盆”甚至比、比腿长的金塔,还有各种活物儿,都统统是放在身上的,所以〖中〗国古彩戏法儿对道具自身的机关窍门儿的要求远不及对表演魔术的个人要求更高。

  唐赛儿年纪小,而且穿一身紧身服,身上只披一条彩魔毯,每次舞动毯子,必定变出一样东西,这难度比起其他的戏法大师更是高明多多,尽管她的名扬四方有潜龙密谍暗中推波助澜,可她这等真本事,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唐赛儿已经表现了瓶升三戟(平升三级)的节目,此刻她把魔毯轻轻一扬,魔毯飘然落地,在她双手及肘弯处,已各挑一只水碗,每只碗里都有两条金鱼正游来游去,这就是年年有余了。

  紧接着她把碗放在地上,用魔毯一盖,再掀开时,竟然出现五只大小不一,摞在一起的水碗,每只里边都有金鱼畅游,这就是“五子登科第693章的确不是初见”

  思祺“哇”地一声叫,小手揪紧了夏浔的衣襟,〖兴〗奋得直往他怀里窜:“爹爹你看,神仙姐姐!爹爹快看,神仙姐姐!”

  夏浔笑着拍了拍她的小手,还别说,夏浔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到目前为止,这唐赛儿就没下过台,可她变出来的各种各样的东西已经摆了舞台,其中有些东西一人多高,其中还有一个犹在熊熊燃烧的火盆。就说那碗里盆里的水吧,这些东西里的水全加起来,也得有两桶,这小小的人儿,到底是怎么藏在身上的?

  要不是夏浔认准了这是戏法儿,只是有些叫常人根本猜不出的机巧,他也要以为这是仙术了。(,)

  “哈哈哈哈,好,好好好!”唐赛儿表演完了,双臂展开退回舞台〖中〗央,一双点漆似的眸子向夏浔望了一眼,她不认得夏浔,不过她可看得出来,这些老爷中以此人地位最尊。

  夏浔拍手大笑,对薛禄道:“这女娃儿,不愧有‘蒲台小仙女儿’之称,这手戏法出神入化,不但小女看得开心,就连我也看得出神了。叫她上来,赏一个吧!”

  薛禄见夏浔如此开心,心里更加痛快,这番远道儿跑去蒲台里重金请了这个戏班子回来,能哄得国公爷大悦,功夫就没有白费啊!薛禄立即大声道:“小姑娘,上前来,老爷看赏!”

  唐赛儿已经走到台边,正跟一个笑容面的美貌妇人说着话,闻声向这边看了一眼,那妇人对她笑语几句,轻轻推了一把,唐赛儿便向他们这边轻快地走来。

  到了面前,唐赛儿鞠了一躬,薛禄便取出厚厚的一个礼封,拍到她手里,笑道:“表演的甚好,老爷们都喜欢。”

  “谢老爷的赏!”

  唐赛儿手腕一翻,那个大礼封不见了,在她手中却赫然出现一只细瓷杯子,杯中漾酒,童声稚气地道:“小女子瑶池宴上偷酒一杯,敬与老爷!”

  薛禄大笑,却不敢接,忙推让道:“嗳,小丫头没眼力,这儿最大的老爷正在那儿坐着呢,这杯仙酒,快快敬过去!”

  “是!”唐赛儿顺着薛禄所指,睇了夏浔一眼,便举杯过来。

  “这小丫头…,当年还了我一头一脸呢,如今都长这么大了,眉眼五官,俨然已是一个美人胚子。”

  夏浔笑望着唐赛儿向他姗姗走来,忆起昔日,暗自感慨,等她走到面前,却道:“嗳,我到这岛上来,是给老寿星祝寿的,在老寿星面前,莫论上下尊卑,大家都是晚辈,这杯酒么…,我就借花献佛,敬与老寿星,祝你老人家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夏浔说着,从唐赛儿手中接过酒来,举步敬向薛老爷子,慌得老人家连忙立起,双手紧摇,连声说着“不敢”后来是他儿子也说叫他不要拂却国公美意,这才小心翼翼地接过酒来,一口儿干了。

  老人家喝了酒,品了品滋味,忽然惊奇地叫起来:“咦?这仙酒的滋味,怎么跟咱家自酿的老酒一个味儿?”

  这道具用的酒,本就是取自他家的酒窖,敢情这老头儿还真把这酒当了仙酒,唐赛儿听他说的有趣,忍不住“噗哧”一笑。唐赛儿现在就站在夏浔的座位前面,离着思祺特别近,思祺〖兴〗奋起来,扭着股非要挣脱娘亲怀抱,要与那小仙女儿亲近亲近。

  彭梓祺捱不住,只好把她放在地上,思祺跑到唐赛儿面前,一把拉住她的手,开心地道:“姐姐真是天上的仙女儿吗?”

  唐赛儿弯下对她笑道:“这是姐姐变的小戏法儿,不要当真喔。”

  思祺可不懂啥叫戏法儿,反正她觉得神奇无比,又问:“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呀?”

  唐赛儿笑眯眯地道:“姐姐叫唐赛儿!”说着手腕一抖,竟又变出一个糖人儿来,到思祺手里,说:“姐姐送给你的。”

  “哇!”思祺瞪圆了眼睛,就要去唐赛儿身上翻:“姐姐身上还有什么好东西?再变一样来,再变一样来…”

  “思祺莫要胡闹!”这时夏浔走了回来,弯抱起思祺。

  方才与唐赛儿说话的美妇,正是唐赛儿的亲娘。她一直在后台,等到女儿演完,才到前台来她,当时只顾着自己的女儿,并未看台前的老爷们。方才女儿到夏浔面前敬酒时,她就觉得十分面,这时再看,忽然记起了夏浔,不由惊呼一声。

  她自然应该记得,就算在德州那匆匆一唔不算什么,可她当年被人掳走,全靠夏浔和彭梓祺相救,这两个人是她的救命恩人,现在又一齐出现在眼前,她如何还认不出来?唐氏立即又惊又喜地上前,双膝跪倒,喜道:“唐陈氏见过两位救命恩人!”

  她这一句话,舞台前的人都愣住了,夏浔迟疑道:“你是…”

  唐夫人是真的不知道夏浔在这儿,她甚至不知道夏浔做了辅国公。她的丈夫是白莲教中人,所以女儿随祖师婆婆学艺,她也并不抵触。可前些天林羽七突然把她找了去,说赛儿去青州时,不慎了一手,引起了朝廷锦衣卫的注意,现在朝廷鹰犬已经盯住了他们,叫她让女儿暂去太白居酒楼戏班里表演。

  反正唐赛儿去林家伴同林三儿读书的事情,外人并不知晓,只知道她常往林家走动,正好可以说做在戏班学艺,甚至就连她那祖师婆婆,也摇身一变,成了变戏法儿的前辈宗师。

  再接着,薛禄闻其大名,派人来蒲台重金请这戏子回去为他老子祝寿,唐夫人和那祖师婆婆也就一齐跟了来,其意图只是借薛老爷的势力,避免锦衣卫的进一步扰。她却不知整个计划都是出自夏浔之手,而且夏浔早就知道她在这儿,也清楚她的身份。

  唐夫人把事由一说,彭梓祺也“啊”地一声站起来,惊喜地道:“我记起来了,原来是唐家嫂子,多年不见!”

  唐赛儿在一旁眨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好奇地看看母亲,再看看这位老爷和夫人。

  唐夫人想起当时夫恩爱,如今一对恩人已喜结连理,而自己丈夫却早已变成了一堆枯骨,不由悲从中来,她揽过女儿,泣声道:“赛儿,快跪下!这位老爷和夫人,就是娘常跟你说的那两位大恩人,若是没有这两位恩人,娘亲早就死了,世上也就没了你!”

  唐赛儿常听母亲说起当年被人掳走的那件事,对那两位素昧平生的大恩人一直心怀感激,听见母亲说就是眼前这位很帅气的叔叔和这位很漂亮的婶娘救了她的母亲,唐赛儿立即上前,乖乖跪倒,感激地道:“赛儿自幼便听母亲提过两位大恩人,只恨未能一见,今真是赛儿的运气,能够遇见两位恩人,赛儿谢过老爷、夫人救我娘亲之恩!”

  夏浔忙把她拉起来,笑道:“谁说咱们未曾一见,哈哈哈,你还很小的时候,咱们就见过面啦,你还用一泡,送了我做见面礼,呃…”话说出口,夏浔登时醒觉,这丫头虽小,终究是个女娃儿,这样说不大妥当。

  唐赛儿果然大窘,她方才说未曾一见,实在是自从她记事,就没见过这个人,所以口而出。不过她小时候见过这位叔叔的事,她娘对她说过的,也曾提过她了人家一头一脸,拿这事儿取笑过她。那时听着也没甚么,可现在当事人就在眼前…

  薛禄走过来,瞪着一双大眼,脸诧异地道:“怎么回事儿?怎么回事儿?国公爷…您认得她们娘儿俩?”

  唐赛儿捏着衣角偷偷瞄夏浔一眼,小脸蛋儿已经变成了一块大红布。!
上一章   锦衣夜行   下一章 ( → )
羽灵夜行三国之吕布新超自然科技强危险特工终生制职业鸣镝三国之天下霸特工008大宋八百年状元风流明末1625
一本读小说网提供了月关创作的架空小说《锦衣夜行》干净清爽无错字的文字章节第693章的确不是初见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