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读小说网为你提供《锦衣夜行》第665章夜间语的在线阅读
一本读小说网
一本读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星河大帝
小说排行榜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全本小说 神印王座
好看的小说 异世邪君 武动乾坤 一柱擎天 九阴九阳 天才狂妃 百炼成仙 超级保镖 天才相师 步步惊心 盛世嫡妃 庶女有毒 亿万老婆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一本读小说网 > 架空小说 > 锦衣夜行  作者:月关 书号:36772  时间:2017/7/30  字数:3838 
上一章   第665章 夜间语    下一章 ( → )
  杨士奇躬身道:“少保国之重臣,正身负要任,太子则是国之储君,此时实不宜相见,太子特命下官来,只是告诉少保,太子将太祖高皇帝和当今皇帝、皇后娘娘例年所赐礼物及一部分俸禄拿出来,购置了粮米一万两千石,虽然杯水车薪,无济于事,也可为国公稍壮行,国公几时启程赴苏松赈灾,还请示下时,下官自会将粮米送去。”

  夏浔心中一暖,颔首道:“太子爱民如子,杨旭代灾区父老先谢过太子了!救灾刻不容缓,明一早,杨某便先赴灾区,救援物资启动慢些,随后再到!”

  杨士奇面钦佩之,欠身道:“国公如此忧心国事,爱护百姓,杨第665章夜间语士奇衷心佩服。好,明一早,士奇会叫人将粮米运往国公府去,请国公接收。只是这购米之人…”

  夏浔会意,笑道:“呵呵,自然是京中善人,捐助于本国公的。”

  杨士奇微微一笑,拱手道:“下官告辞!”

  做好事,也得知进退。

  朱高炽掏出私房钱买了米面给夏浔壮行,固然是有爱民之意,也有不想夏浔两手空空赶去灾区的意思,这是对他的关爱。虽然说太子的钱也不多,买不了多少粮食,可一万两千石,放在平常时候,也是一笔惊人的数字了,朱高炽这一次一定是倾囊相助了。

  可这样做虽是忧国忧民,但是他的身份若只是城中一富绅,那就没问题,还会受到朝廷褒奖,可他是太子,这身份就有点感了,皇上还活着呢,你想收买民心么?这也就是朱高炽成为太子之后,反而较少面的原因。储君嘛,就好好储在东宫里边吧!

  既然这样做是吃力不讨好,朱高炽还是这么做了,这也正是让夏浔为之感慨的地方,朱高炽并不是一个毫无心机的白痴,有时他也会第665章夜间语用些手段,但是他的本心,的确是敦厚善良,关爱仁慈的。

  夏浔走出皇宫,侍卫牵来骏马民,夏浔正要翻身上马,沿御道驰去,宫门里突然闪出一人,向他高声道:“国公爷、国公爷!”

  夏浔一只脚都踩进马镫了,闻声止势,回头望去,就见纪纲一手着袍裾,正向他快步走来。

  夏浔撤下腿来,刚刚站定身子,纪纲已到了面前,兜头一揖,再起身时,已是面笑容:“国公,前几国公刚刚回京时,卑职正奉命办理一桩案子呢,忙得昏天黑地,实在不出身,以致连国公的接风宴都没参加,不该!太不该了!过两天事情忙完了,本想着再置酒宴,向国公您谢罪呢,谁知国公您又去乡下散心了…”

  纪纲非常亲切地道:“国公经略辽东一别经年,回了家,自然得先与家人团聚,尽享天伦之乐,纪纲可没敢追去慈姥山聒噪,惹夫人们的嫌,只好候在京里啦。纪纲是国公的老部下,不是外人可比的,您可别记卑职的错儿。

  呃…,卑职刚刚听说,明一早,国公又要奉旨赈灾去,这一去又不知几才得回转,今儿晚上,无论如何,国公您得赏我这个面子,叫纪纲摆酒,奉承奉承,聊表心意。我已经叫人去知会小刘了,就咱们仨,您看成吗?”

  夏浔睨了他一眼,纪纲一脸的坦诚热切,就仿佛刚刚当上锦衣卫指挥使时见到他一样,完全是一副自家人的模样,亲切中透着敬慕,一刹那间,甚至让夏浔觉得此前二人之间的疏远只是一种错觉。

  夏浔不由暗暗惊诧:“纪纲何以前倨而后躬?”

  夜深了,夏浔趁着酒意,与刘玉玦走在国公府中庭后的曲廊上,前方有两个俏婢打着灯笼,隔着四五步远的样子,给他们引着路。

  今晚的酒喝的很痛快,夏浔、纪纲、刘玉珏,好象又回到了当年,夏浔还是那个弃文从商的青州秀才,纪纲还是那个被府学开除的嫉俗青年,而刘玉珏,则依旧是那个温良如处子的腼腆男子。他们谈天说地,叙历史想未来,骂贪官污吏,笑荒涎不经,至少在那一刻,他们是完全放下心防的。

  可是当夏浔漫步在这曲廊回苑中时,沉静的神色便又回到了他的脸上,昔日的轻狂,就是他的生活,而今的轻狂,则只能是偶尔的放纵,他现在是权位尊崇的当朝国公,这一点谁也无法改变。

  刘玉珏还是习惯性地比他微微落后半步,两个人都没说话,似乎都在静静地想着自己的心事。

  刘玉珏觉得,不管是国公也好,纪纲也罢,好象每一个人,渐渐的脸上都多了一件面具,有时摘下来,有时戴上去,有时戴上就忘了摘,时间久了,竟然叫人不再记得戴上面具的他是他,还是不戴面具的他才是他。

  就像今晚,想想方才的觥筹错,酒酣耳热,再看看正负手漫步,微带沉思的夏浔,刘玉珏也不知道哪一幅场面才是真实的,哪一幅场面才是演戏。

  不过,对他来说,那些都不重要,家里一直催着他成亲,可他对女人根本没有兴趣,若是平常交往也就罢了,一想到要同共枕,甚至耳鬓厮磨,他就从心眼里恶心,他宁愿就这样过一辈子,像罗克敌一样,白衣如雪,孑然一身。

  时至今,他的心里只走进过一个人,那个人正走在他前面;这辈子,他的身子只给过一个人,那个人已经走在了他的前面。

  他也清楚,自己的爱慕倾心永远也不可以表白,也许把它默默地埋藏在心里,对彼此就是最好的结局,他只要能默默地守护着正走在他前面的这个人,偶尔看到他一眼,就已心满意足了。

  不管有无面具,不管那面具是否一直带在了脸上,他,认得他!

  月白风清,繁星天,这个夜如梦似幻。

  “玉珏!”

  夏浔沉思良久,突然唤他了。

  “在!”

  刘玉珏立即踏前一步。

  只要到了夏浔身边,伴着他行走,刘玉珏必定落后半步,这已成了他的一种本能。这不是朋友间的礼节,这是下属对上官应有的礼数。当然,如果是女人,就更该如此,一定要落后她的男人半步,绝对不可以与他比肩而行。不知道从哪一天起,刘玉珏就恪守着这个规矩,再也没有改变过。

  夏浔想了想,缓缓说道:“南镇,如今都在做些什么?”

  刘玉珏恭敬地道:“南镇主要负责军器匠作的管理和火器研发的保密,同时负责不归五军都督府管辖的上二十二卫的军纪、军法,卑职知道皇上和国公都重视火器的发展,如今叶安主要就负责这一块。陈东自日本回来以后,还是负责军法这一块,军纪军法,主要是上二十二卫各卫将官将犯法将校主动送来,进行审训、宣判、处罚,有时陈东也会带人便服出去,明察暗访,探问军纪情况!”

  夏浔点了点头道:“很好,这样你们行动就很方便了。而且陈东嘛…,他和叶安都是锦衣卫的老人了,自南衙甫建就跟着你,也信得过!办事的能力也是有的。”

  刘玉珏忙道:“是,国公有什么事要卑职做,只管吩咐!”

  夏浔沉默了,继续往前走,刘玉珏亦步亦趋地随在后面,也不追问。

  行至一处月亮门,夏浔站住了脚步,回身望着他,沉声道:“盯着些纪纲,看看他都做些什么,有什么异动,认真查访,不过,不要叫他有所察觉。你毕竟是他的下属,有些事,如果容易叫他知道你在办他,那么…就宁可不做,总之,稳妥第一,不要行险!”

  刘玉珏动容道:“查纪纲?”

  不待夏浔再说,他便改颜道:“是,卑职遵命!要不要…把叶安也调过来?火器匠作那边,已经渐渐平稳,不消叶安在那儿,也不会出什么问题。这几年,卑职也带出了几个心腹的手下,只是比起叶安来还稚着些,要不然我把叶安也调过来,匠作那边派别人去管理?”

  夏浔先是摇摇头,想了想又点头:“你来权衡决定吧!也不必就把纪纲当了贼去查,我要你查他,是觉得他现在很不正常!纪纲今非昔比啦,翅膀已经硬了,不愿意在我面前矮上一头,呵呵…,当然,这些事你不知道,有时候,一些事不需要说出来做出来,当心变了的时候,你自然就能感觉出来!”

  刘玉珏没有说话,心中却想:“可我对你的心,却是永远也不会变的,大人,你感觉得到吗?”

  夏浔道:“老纪现在总想躲我,不愿意见我,这好理解,建文朝的时候,重用文官,六部都提为一品,如今皇帝已放出风去,六部尚书要依祖制,重新降为二品,而纪纲受圣上简拔,从正三品已经提拔到了正二品,到那时他就与六部九卿平起平坐了,岂肯愿意在我面前俯首贴耳?”

  刘玉珏不忿地道:“若非国公简拔重用,纪纲安有今?在国公面前敬畏一些,便觉得自降身份了?他也太不知好歹了!”

  夏浔摆摆手:“人之常情,可以理解,光是为此,我也不会怪他,人各有志,何必强求呢?不过,他既然有意疏远我,上一次众官员设宴相请,他都籍故不来,为何今要与我急匆匆地攀亲叙旧?无事献殷勤,非即盗,他是负责侦伺百官的,我不能不小心一些。这事,只好麻烦你啦!”

  刘玉珏吃惊地道:“他不敢对国公您有所不利吧?”

  夏浔道:“小心驶得万年船!”

  刘玉珏重重一点头,沉声道:“是!国公放心,玉珏一定全力以赴,务必护得国公周全!”

  P:诸友早上好!老生常谈,大家别烦,只是周到地提醒一下有了月票尚不自知或者总忘投票的朋友,有月票及早投,此时一票,情重千斤!已投了票的朋友,已薅光头发,扮高僧打扮的关关稽首致谢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上一章   锦衣夜行   下一章 ( → )
羽灵夜行三国之吕布新超自然科技强危险特工终生制职业鸣镝三国之天下霸特工008大宋八百年状元风流明末1625
一本读小说网提供了月关创作的架空小说《锦衣夜行》干净清爽无错字的文字章节第665章夜间语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