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读小说网为你提供《锦衣夜行》第627章收网的在线阅读
一本读小说网
一本读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星河大帝
小说排行榜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全本小说 神印王座
好看的小说 异世邪君 武动乾坤 一柱擎天 九阴九阳 天才狂妃 百炼成仙 超级保镖 天才相师 步步惊心 盛世嫡妃 庶女有毒 亿万老婆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一本读小说网 > 架空小说 > 锦衣夜行  作者:月关 书号:36772  时间:2017/7/30  字数:3693 
上一章   第627章 收网!(求月票!)    下一章 ( → )
  ‘哈尔巴拉之女?原来如此…一一“夏浔轻轻点了点头,目中奇异的光芒攸地闪烁了一下:“所以,你甘心为阿鲁台所用,听他驱使,不惜搭上自己的性命来行刺我?”

  “你不用说的那么难听!”

  乌兰巴娅笑了笑,笑容有些心酸:“如果…义父真的如你所说,我心里还好受些。可惜,不是!我带着自已的百十个族人来到这里,只求能够杀了你,可是当他知道朝廷无意继续征讨,当他知道你在辽东所做的一切时,却叫人告诉我:放弃行刺!”

  夏浔的身子震动了一下,奇道:“你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接近了我,他反而叫你放弃行刺?”

  乌兰巴娅恨恨地道第627章收网!(求月票!):“是!他担心我杀了你,使得本无意继续征讨鞑靼的明国皇帝再度发兵、他又担心你经略辽东的政策,会让辽东成为鞑靼的腹心之患!所以他叫我放弃复仇,而是蝙动辽东各部与汉人之间发生冲突,从而迫偻明国皇帝把你调走。我不甘心,我不想放弃,他就用我那些族人的家眷来威胁我们…”

  乌兰巴娅痛苦地道:“阿爸死的时候,我只有仇恨!可是义父的行为,却让我从心底里难过!他可以放弃他的杀子之仇,但我…不能放弃我的杀父之仇!我做不到!”

  “阿鲁开,刻是个雄才大略之人,拿得起、放得下…”

  夏浔喃喃自语了两声,目光又投注在乌兰巴娅身上,沉声道:“你父亲的死、情郎的死,你应该难过。可是他们的死,不是我的错!你可曾想过,死在他们刀下的人,也有父母、也有子女、也有深爱着他们的女人?很多时候,很多事情,都是无奈之举,不是杀人,就是被杀!”乌兰巴娅凄然点头,幽幽地道:“我明白!以前,我总是觉得,我第627章收网!(求月票!)们是对的,你们是错的。在你身边这么久,我可以看、也可以听,我也曾经想过,我承认你说的是对的。

  但起…”

  乌兰巴娅黑亮的双眉攸地一挑,振声道:“我不是和你讲理来的!我只是为了复仇,无关于任何道理,仅仅是为我所爱的人报仇!我,也是无奈之举!”

  乌兰巴娅走过来,揭开茶碗的盖子,在桌沿一磕,茶碗盖子与沉重结实的梨木桌沿一碰,顿时敲掉一块,出锋利的碴口。

  乌兰巴娅缓缓近夏浔,说道:“如果不是与你有不共戴天之仇,我也不想杀你!你是个好官,依着你的法子,对我的族人,也未必是坏事。可是从我阿爸死在你手里的那一刻起,这就绝不可能。一会儿毒发作起来,腹痛如绞,苦不堪言,我唯一能做的,就是送你一程!”

  语涛,手扬!

  乌兰巴娅将手中盖碗锋利的碴口对着夏浔的咽喉,狠狠地、决然地划了下去…

  最新最快文字更新百度锦衣夜行吧

  屋子里面很静,灯光透过纱罩,将光明均匀地洒房间。

  夏浔坐在圈椅上,双腿搁在一条绣墩上。

  夏浔那个明眸皓齿、靥妍鲜的侍女小樱,侧身坐在他的大腿上,就像骑着驴儿回娘家的小媳妇,确实像,脸蛋儿都是一样红扑扑的。夏浔的双手环抱着她纤细的小蛮,抱得紧紧的,此情此景,异常暖昧。换作任何一个人进来,陡然看见这副模样,唯一的感觉都是:“老爷正在戏他的小侍女。”

  如果视线拉近一些,再换一个角度,你就会发现,夏浔一双钢铁般的手臂,正紧紧地箍着小樱的肢,而他的双手,则牢牢地嵌住小樱的双手,让她根本动弹不得。

  两个人就这样僵持着,乌兰图娅很想反抗,可她的根本借不上力,双腿较劲的唯一结果,是部在他大腿上的压力更重了,这样的坐姿实在暧昧,挣扎半晌,乌兰图娅终于放弃。

  她扭过头,一双星眸直火地瞪着夏浔,恨声道:“你没有中毒?”

  夏浔笑了笑道:“如果你知道本国公以前是干什么的?如果你知道本国公以前都干过些什么?如果你知道本国公的一位爱,乃是天下一等一的千门高手,你就命知道,想在我面前玩花样,是多么的困难。很不幸,小樱姑娘,当你第一次扑到我身上时,我就看出破绽了!”

  乌兰图娅没有问他是如何发现自己的破绽的,想起从她第一次含羞忍垢地主动直到今天,又是扮侍女侍候他,又是利用一切机会卖风情意引他中计,结果所有自以为聪明的算计,根本都在对方的掌握之中,自已却像一个小丑似的还在沾沾自喜,她就毒愤死。

  “你杀了我吧!”

  乌兰图娅咬牙切齿地说,她实在想不出别的方法能愤了。

  夏浔是她的杀父仇人,可斗心计,她输了。斗武力,她依旧不是对手,她现在本该俯视着夏浔渐渐冰冷僵硬的尸体,告慰父亲在天之灵,然后一束白绫结果自己的性命,心愿既了,追随已重归长生天怀抱的父亲和情郎而去,结果…她却坐在仇人的身上,受着他的羞辱和美落。

  既然杀不了仇人,那就只能杀自己了,岛兰图娅说罢,突然一张嘴,就向自己的舌尖咬去。

  可她快,夏浔更快,夏浔把她往自已怀里一拉,用一条胳膊箍住她,另一只手迅速地伸出去,已然扣住了她的两腮,乌兰图娅两颊一阵酸麻,登时再也咬不下去。

  夏浔吃吃地笑:“小樱姑娘,你是不是戏文儿看多了?你听谁说嚼舌就能自尽的?且不说嚼断白已的舌头,其难度比用自己的乎把自已掐死也差不了多少,而且…舌头断了,是不会死人的。”

  “唔…”伊唔…”乌兰图娅吱吱唔唔的根本说不出话来,夏浔稍稍松开手,乌兰图娅绝望地道:“你杀了我吧!”

  突然之间,她泪如雨下,所有的坚锋和伪装,都然无存。她的复仇,在夏浔面前,根本就是一场闹剧,一场夏浔在辽东闲极无聊,拿她打起解闷的闹剧。无论是心机还是力量,两个人根本无法站到一起做对手。当她突然明白这一切时,她的坚强、执着、仇恨全都化成了倾盆的泪水。

  此时的乌兰图娅只是一个哭泣的女孩,再也不复那副复仇女神的姿态了,夏浔已经由外及内,将她整个儿击垮了,包括她复仇的勇气和信心。她现在只想死掉,因为她发现自己活着根本一个笑话,她其实就只是一个单纯的女孩子而已,离开了她的父亲、她的情郎、她的义父,她根本掌握不了任何一种力量!

  乌兰图娅痛哭涕地道:“求求你,杀了我吧!”

  夏浔轻轻一叹,扬声吩咐道:“来人!”

  左丹应声而入,后边还跟着几个秘谍。

  夏浔道:“把她押下去!”

  左丹一挥手,便有两名体魄强健的武士冲上来,抓过了乌兰图娅,乌兰图娅落到他们手里时,竟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只要能够远离那个魔鬼,就算地狱也是天堂了。

  乌兰图娅被押出去了,左丹都没有走,仍然静静地肃立在那儿。

  夏浔把双腿从墩上撤下来,站起身踱了两步,沉声吩咐道:“他们的来意已经摸清了!除了这些所谓的桦古纳部族众,没有其他的帮手,可以动手抓人了。”

  左丹沉声应道:“是!”夏浔摆手道:“马上动手!”

  X湄次X次XX次XXXXXXXXX淤X滋次X次X滋次X次X

  阿木儿刚刚睡下。

  房子是木板夹壁黄泥土的,堡子里的人说,这样墙壁够厚,冬天可以防风御寒。他睡的是堡里百姓帮他盘起的火炕,为了去气,炕盘好就起火烧了烧,炕铺又平又阔,上边铺上老羊皮的褥子,舒坦。侍的那几亩地,已经错过了今年种粮的好时节,不过种了许多菜,把菜担去卖给城里的饭馆客栈和居民,收入也不错。

  阿木儿觉得现在这样安闲的日子好的,侍那几亩土地,比他骑在马背上,赶着羊群奔波在草原上,还要不时与狼和马匪拼命,为了找到一块水源和草地有时要奔波一个多月,到了秋天,就得天天割草,累得直不起来,到了寒冬腊月,又怕风雪太大,不是走失了羊群就是冻毙牲畜要强上一百倍。

  家里养的那几只也不错,那几只母现在每天都能下个蛋,那热乎乎的鸡蛋握在手里,心里都觉得暖和,他盘算着明天再去集上买只公回来,这样再下的卵就能用来孵小,家里就能养更多的舍得扩建一下了,这剧容易,院子里的地方大着呢。

  阿木儿开始向往这种生活了,要不是自己的家人都在阿鲁台太师手里,阿木儿真想留在这儿,就用桦古纳族人的身份,一辈子留在这儿,他喜欢这种安定的安活…

  想着想着,阿木儿睡意渐起,两只眼睛合拢起来。他做了个梦,梦见他的家人都搬到了青羊堡,一家人定居于此,再也不用到处奔波。不久,在旁边又盖了一排房子,他的儿子娶了媳妇,娶的就是村头老石家的闺女,那闺女股大,一看就是好生养的。果然,结婚没几天,他正车睡呢,儿子轰隆一下撞开房门就闯进来,兴冲冲地告诉他,说媳妇给他生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大孙子。

  阿木儿笑醒了,他笑着睁开眼睛,就看见房间里已经亮了灯,几个官兵捉着刀站在面前,一脸肃杀…!
上一章   锦衣夜行   下一章 ( → )
羽灵夜行三国之吕布新超自然科技强危险特工终生制职业鸣镝三国之天下霸特工008大宋八百年状元风流明末1625
一本读小说网提供了月关创作的架空小说《锦衣夜行》干净清爽无错字的文字章节第627章收网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