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读小说网为你提供《锦衣夜行》第286章舌战的在线阅读
一本读小说网
一本读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星河大帝
小说排行榜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全本小说 神印王座
好看的小说 异世邪君 武动乾坤 一柱擎天 九阴九阳 天才狂妃 百炼成仙 超级保镖 天才相师 步步惊心 盛世嫡妃 庶女有毒 亿万老婆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一本读小说网 > 架空小说 > 锦衣夜行  作者:月关 书号:36772  时间:2017/7/30  字数:3760 
上一章   第286章 舌战    下一章 ( → )
  第286章舌战

  “且慢!”

  顾成制止了张保的蠢动,目光一凝,对夏浔说道:“你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夏浔的神è更加从容,微笑道:“iǎ郡主随谢家南下,困顿于此,你们也是偶然相遇,我如何比你们更先知道呢?”

  顾成脸è一变,夏浔淡淡地道:“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燕王殿下的耳目无孔不入,朝廷大军所有动向,乃至河北地方各处的举动,无不在我们的掌握当中。耿炳文知己而不知彼,纵然兵强马壮,又有几分胜算呢?”

  顾成第286章舌战目光闪动着,狐疑地道:“不可能,燕王仓促起兵,以区区八百人冒险犯难,但有一处出了纰漏,早就身首异处了,岂有可能处处安ā耳,形如天罗地网?”

  夏浔微笑道:“原来将军也不相信燕王早有反意之说,那么你也明白朝廷这是以‘莫须有’之罪,强加于燕王之身了?”

  顾成哼了一声,不肯接话。

  夏浔颔首道:“不错,燕王的确是仓促起事,可是能以区区八百人夺下北平九城,以匆匆招附的数千降兵攻克蓟州、遵化、密云、居庸关,以步卒八千大败宋忠四万兵马,生擒宋忠,难道燕王所御兵马都是天兵天将,以一当百么?当然不是,燕王固然勇武,却也不可能以寡击众,尤其这寡兵之中,大部分还是刚刚归附的降兵,你们都是带兵的人,该知道那是何等因难。

  蓟州守将两人,马宜死战遂投降,遵化、密云守将更是不战而降。居庸关守将王真只装模作样稍作抵抗,便败退怀来,宋忠以四万大军战燕王八千兵卒,却是自第286章舌战己的兵马阵前反戈,以致匆匆逃回城去,躲进茅厕逃生,两位将军难道还看不出来,燕王乃是人心所向么?燕王有此拥戴,我们要掌握你们的一举一动,又有何难?”

  张保不服气地道:“这是因为燕王常戍边防,统兵久,在北军中素孚人望,那些兵将都是他带过的!”

  夏浔点点头,强调道:“是,是燕王带过的,是燕王替朝廷带过的。只有战时,他们才归燕王节制,平时俱受朝廷调遣〕朝秃禄,难道不是因为朝廷不公,他们心向燕王?难道是因为戍边兵将们以众击寡却胆怯畏死?戍边兵将面对北元犯边之强敌时从来都是死战不退,为何燕王以区区八百人举兵靖难,他们面对燕王却是不降即逃,无心恋战?两位将军难道没有想过其中的缘由么?”

  耿成淡淡地笑道:“如今长兴侯所御兵马皆自南来,不是燕王曾经带过的兵,这样的好事,不会再有了。”

  夏浔正容道:“兵分南北,人心却是不分南北的。何况,兵自然是南兵,将领们呢?将为一军之魂,如果将领心向燕王,麾下兵卒谁有异议?两位将军以为,南军将领就是铁板一块,一心向着朝廷?呵呵,杨某能在南京城里、天子脚下,把燕王世子和两位郡王从容带走,朝廷布下天罗地网也找不到半点线索,你们以为,只凭杨某一人之力能办得到吗?”

  徐茗儿一直在旁边听着、看着,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时而瞟瞟夸夸其谈的夏浔,时而看看神è数变的顾成和张保,心道:“这个家伙又开始骗人了!”

  顾成和张保的脸è唰地一变,张保疑神疑鬼地道:“朝廷中,还有你的同?”

  顾成则更关心北伐诸将,口问道:“军中已有人暗投燕王?”

  夏浔笑而不语,顾成略一思索,失è道:“莫非是江侯吴高!”

  这一次,朝廷出动三十万大军,统兵将领中共有三位侯爷,中军主将就是长兴侯耿炳文,御兵十三万。右军主将安陆侯吴杰,御兵八万,左军主将江侯吴高,御兵九万。如果吴高真的反了,自左翼直攻中军腹心,再有燕王正面突入,耿炳忠本来万无一失的防御布署将冰消瓦解,不堪一击。

  顾成这一问,张保脸è也变了。江侯吴高是湘王朱柏的老丈人,他的亲生女儿就是湘王妃,女儿女婿闭宫自焚了,这老头儿若真投靠燕王,那是大有可能的,一时间两人相顾失

  夏浔并不知道湘王妃她老爸是谁,所以也并无意把矛头引向吴高,方才所言只是故布疑阵,没想到这两人倒是对号入座了,夏浔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只道:“你们不要疑神疑鬼,此番朝廷讨逆大军中,为燕王鸣不平的大有人在,想要投向燕王的也不只一人,除了因为他们为燕王不平,更主要的是,他们看得比两位将军更加长远…”

  顾成忍不住问道:“甚么长远?”

  徐茗儿暗暗叹了口气:“这两个笨家伙,你们要是直截了当地一刀下去,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偏要这么追着问,问吧问吧,你们一定也要像我一样,被他骗去卖了,还开开心心地帮他数银子呢。”

  夏浔神è一凛,义正辞严地道:“藩屏封建,这是太祖遗制,是祖训!皇上削藩,算不算是违背祖宗定制?成!他是皇上,他想改,可以,削了军权也就是了,为何赶尽杀绝?何谓之藩?藩者,分封其地,自治其民、自领其兵。这才是藩!

  削其封地≌其藩兵,那么藩王就只是王,而不是藩王了,囚的囚、杀的杀、放的放,这是何故?‘毋使朕担上杀叔之名’,皇上这句‘只要死四叔,不要活燕王’的口谕,你们难道不是心知肚明?”

  “两位将军,天下社鹱先是祖宗的天下和社稷,是大明朱氏王朝的天下和社稷,而不是当今皇上一脉一人的。诸王是太祖子孙,先帝血脉,天生就是皇室宗亲,享有王爵俸禄,而不是庶人,方、黄、齐泰等人离间皇亲、迫害宗室,燕王要‘清君侧’,难道不是大义所在?

  宋朝时候抑武扬文,常令文人直接凌架于武人之上,对他们指手划脚,不该打的仗常常要打、该打胜的仗常常要败,致使英雄血染疆场、壮志难伸。我大明疆域比宋朝何只大了一倍,皇上对至亲尚且放心不下,削了他们的兵权撤了他们的藩国还不放心,非要置之死地,试问,诸王被削光之后,他会安心坐守南京,令外姓武将统率重兵镇守边防,遥驰于千里之外?

  不可能!绝不可能!以文抑武、以文制武,必然较之宋朝更要变本加厉,到那时候,你们这些武将何以自处?如果燕王兵败,诸王被削,皇上的秀才朝廷就不只限于一座金陵城了,中枢主事者皆是文人,各处军镇必然亦以文人掌控军队!”

  夏浔声音一提,厉颜疾è地道:“漠北元现在仍然拥有十分强大的武装,西域更有贴木儿王的大军挥眈眈,到时候在一群文人ā客的胡指挥下,我大明军队还能重现太祖时候的荣光吗?若是让胡虏重新进驻中原,你们今之举难道不是助纣为?你们要让我汉人重新沦为四等人,为胡人做牛做马、为奴为婢,做千古罪人吗?”

  顾成的声音软弱下来,期期地道:“皇上…皇上坐拥天下,燕王地不过一隅、兵不过数万,能…能成甚么事?”

  夏浔反问道:“燕王如今,较之太祖皇帝起兵时如何?”

  张保道:“那不同,那时候元朝廷人心已失,天下大豪杰并起,现如今却是天下一统,四海归一!”

  夏浔立即道:“你错了!现在一统天下的只是一个面!是太祖皇帝留下的面!皇帝削藩,不但削兵,还要削人,削得四大皆空,诸王纵然不肯附从燕王一起靖难,你道他们会站在皇帝一边吗?

  皇帝亲政,短短数月,便把两个教书先生捧上了没有相印的宰相之位,那些十年寒窗、自iǎ吏做起,克尽职守、兢兢业业,希图有朝一成为当朝重臣的文官们都服气么?

  两个教书先生统领百官、辅佐天子;其耳目心腹、股肱亲近之臣尽是些只会之乎者也的酸腐文人,他们把持国器,朝野间那些追随太祖皇帝浴血多年方打下这万里江山的公侯勋卿、将帅豪强们会甘心么?”

  夏浔灼灼的目光在顾成和张保脸上冷冷地扫过,沉声道:“这天下一统,已经被当今皇上,从里边打得粉碎了!这四海归心,已经被当今皇上搞得君臣文武离心离德了!”

  张保看了眼顾成,本来稳稳地指向夏浔咽喉的刀锋慢慢垂落下来。

  其实从燕王一起兵,朝廷兵马就成建制地一队队倒向燕王,不战而降,由此就可见建文亲政以来种种抑武的做法是如何的不得军心了。燕王是带过兵,可这不是他们倒向燕王的绝对理由,他们的升迁和俸禄、非战时的管理和统率都是朝廷而不是燕王,他们倒向现在仍然绝对弱势的燕王,难道不是朝廷自己的问题?

  对于方黄之指点朝纲的局面、建文削除藩王的血腥手段,朝中的勋戚武将早有不,徐增寿及其身边这些武将尤其甚之,夏浔这番话直斥其心,正说到他们的心里去了。

  夏浔看看火候已经差不多了,便在他们本已摇摆不定的立场上又加上了最后一块砝码:“杨某言尽如此,两位将军如果觉得杨某说得不对,现在可以动手了。杨某此来,本就是要劝iǎ郡主回返南京的,如今两位将军既然来了,杨某也就放心了,死亦无憾!”

  夏浔那一句“可以动手”一出口,徐茗儿就闪身挡在了他的面前,听到夏浔这句话,张保很是纳罕,不住又问了一句:“为何不是保郡主去北平?”

  夏浔斩钉截铁地道:“因为,南京,燕王是一定会去的!”

  顾成的手抖了一下,笔直指向夏浔的刀锋也是慢慢地落了下来…RA!
上一章   锦衣夜行   下一章 ( → )
羽灵夜行三国之吕布新超自然科技强危险特工终生制职业鸣镝三国之天下霸特工008大宋八百年状元风流明末1625
一本读小说网提供了月关创作的架空小说《锦衣夜行》干净清爽无错字的文字章节第286章舌战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