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读小说网为你提供《丫头捡错郎》第八章的在线阅读
一本读小说网
一本读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星河大帝
小说排行榜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全本小说 神印王座
好看的小说 异世邪君 武动乾坤 一柱擎天 九阴九阳 天才狂妃 百炼成仙 超级保镖 天才相师 步步惊心 盛世嫡妃 庶女有毒 亿万老婆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一本读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丫头捡错郎  作者:圆悦 书号:33195  时间:2017/7/19  字数:8358 
上一章   第八章    下一章 ( → )
  “元儿,你怎么了?你快应一声啊!”一看见血地的惨状,苏耀庭大叫一声奔向儿子。

  “你是谁?你想对我们苏家做什么?!”苏老爷一叠声的质问梅笑白。

  “该问你们苏家想对郎家母女做什么吧?”梅笑白反相稽。

  “你…”接触到他锐利如刀的目光,苏老爷忍不住打了个冷颤,而更让他心生恐慌的是他的问话。

  “阿四,有歹人伤了大少爷,你还站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去衙门报官?”苏耀庭要仆人去报宫。

  “是。”叫阿四的仆人答应一声就往门外跑。

  “不许去报官!”苏老太爷在后面喊道。

  “爹,这歹人打伤了元儿啊!阿四,还不去报官!”苏耀庭不肯罢休。

  “阿四,不许去!”

  阿四夹在两个主人中间,不知道该听谁的才好。

  “我倒真想看看最终谁会去蹲大牢呢!呵呵呵…”梅笑白一脸笃定,甚至还拍拍悦宁的小平,要她不必紧张。

  听这口气他一定是知道了什么。苏老太爷思忖着,如果他们下葯控制苏倩娘的事真被告到官府去,那问题就严重了。

  “你打伤人还这么嚣张!”苏耀庭气得说不出话来。

  “他不是笑白哥哥打伤的,是他自己撞到假山受伤,还是笑白哥哥帮他包扎的。”悦宁最见不得有人冤枉梅笑白了,忍不住出言替他辩白。

  “你这吃里扒外的臭丫头,给我闭嘴!”苏耀庭指着她大骂,随即转向阿四“快去报官啊!”“是。”

  “阿四,把大门关上,谁也不准出去!”阿四才要往外跑,身后就传来苏老太爷的喝声。

  “爹,元儿受伤的事不能这么算了啊!”苏耀庭不的说。

  “今天谁要是敢去报官,我就打断他的腿!”苏老太爷跺着拐杖吼道:“你、你、你,还有你,马上把大少爷送回房去,其它人都离开!”

  人群很快的就散了,现场只剩下悦宁、梅笑白以及苏家父子。

  “这里说话不方便,我们到里面去说。”苏老太爷转身走向内堂。

  悦宁急着想救出娘亲,梅笑白则是艺高人胆大,两人紧随其后,见事已至此,苏耀庭只得跟上他们的脚步。

  “说吧!你要什么?”回到客厅坐上主位,苏老爷开口就道。

  “我要带娘亲走。”回答他的是悦宁。

  “宁儿,做人要有良心啊!我们苏家待你们母女可不薄。”见她不答话,苏老爷又道:“当年倩娘病得要死的时候,是谁花大笔银子救她?这些年又是谁供你们吃住?”

  “我要带娘亲离开苏家。”悦宁仍是这句话。

  “你这孩子的脾气怎么就这么拧呢?你要真带你娘走了,你娘的医葯费上哪儿找啊?还有你们平常吃的喝的用的都要钱,难道就靠你们那问卖不出东西的小粉铺?”

  “再待下去娘会被你们害死!”悦宁激动的吼道。

  “你这孩子胡说些什么?我是你娘的亲爹,怎么可能会害死自己的女儿!”苏老爷“砰”的一拍桌子,然大怒道。

  “哼!我看这丫头八成是得了失心疯。”苏耀庭在一旁帮腔道。

  悦宁被他们的恶行恶状吓得倒退半步,单薄的身子正好抵到一堵温暖的墙上。

  “别怕,有我在。”梅笑白给她支持。

  “嗯。”悦宁再度转向苏老太爷,深一口气道:“我听见你们的谈话了。”

  “你听到什么了?”苏老太爷才刚端起茶杯要喝,听得这话手一松“啪”的一声盖子摔碎在地上。

  “该听见的我都听见了。”背靠着梅笑白,让她勇气备增“我听见你们在说娘的身体越来越差是你们长时间给她下葯的缘故。”

  “你一定是听错了,我有什么理由要下葯害自己的亲生女儿啊?我、我疼她还来不及,怎么会害她,哈哈…”苏老太爷干笑着道。

  “因为你们都太有野心了!你想透过娘来控制我,让我帮你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悦宁生气道。

  “既然你都知道了,外公也不瞒你了。其实外公这么做也是迫不得已的,有办法谁会愿意害自己的女儿呢?说到底都是你这孩子太倔了,既然有破解别家香粉的本事,为什么就不能用呢?难道你不想成为斗粉大会的状元了?”

  “不,我不会再帮你去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了。”孙家的事就足够成为她一辈子的梦魇了!

  “你这孩子,难道还不知道外公最疼你,否则外公也不会把你许配给元儿了。”苏老太爷仍试图说服她。

  可是不管他说什么,悦宁仍是一个劲摇头。

  “你…”苏老太爷气急败坏,想叫人将悦宁拖进去,却又畏惧她身后那个高大的男人,由男人身上散发出的气势来看,他自然知道这种人不好对付。

  “把我娘还给我。”悦宁坚持。

  “来人啊!”苏老太爷决定了,怎么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摇钱树飞走了!

  “敢动手,就不怕你的孙子没救了?”梅笑白鹰眸一扫。

  “你…”苏老太爷才说了一个字,客厅那两扇雕花大门就被人推开了。

  “爹,宁儿说的都是真的吗?”苏倩娘一脸苍白的走进客厅。

  原来她一觉醒来就听说宁儿一夜未归的事,心里正急得不得了,就听见仆人在说表小姐回来了,于是拖着病体来找宁儿,不料就在客厅外面听见如此惊心动魄的对话。

  “倩娘,爹这么做也是为了我们苏家啊!”苏老爷仍在辩解。

  这一句话彻底打碎他们的父女之情,苏倩娘心冷如冰。

  “宁儿,我可怜的女儿,都是娘连累了你。”想起宁儿为自己所受的苦,苏倩娘抱着她,泪如泉涌。

  “娘,只要你好好的,宁儿就不觉得苦。”悦宁抱着娘亲也忍不住哭了。

  “小傻瓜,娘的身子弱,别让她太伤心了。”梅笑白在一旁看得心痛不已,恨不得能将她进怀抱安慰。

  “你是…”苏倩娘惊讶的望着他,一时认不出他。

  “这是笑白哥哥啊!他回来了!”悦宁有些害羞的介绍他。

  “笑白?就是之前说要照顾我们母女一辈子,后来又忽然莫名其妙跑掉的那个梅笑白?”

  “娘,以前的事就不要再提了,笑白哥哥答应我再也不丢下我们了。”生怕娘还记着过去的旧怨,悦宁赶紧替他说情。

  跑掉?还是莫名其妙的那种?梅笑白被她们的对话得一头雾水。

  “我不是…”给你们留下葯方和信吗?他忍不住开口问道。

  “笑白哥哥,过去不愉快的事我们就不要再提了,好吗?宁儿相信你再不会丢下我们了。”

  虽然他很想清真相,可是理智告诉他现在不是追究过去的时候,他非得打赢眼前这场仗不可。

  他的大掌悄悄握住了她的,对她点点头。

  “宁儿,你…喜欢上他了?”从两人的互动中,苏倩娘不难看出女儿已经情深种。

  “嗯。”悦宁羞涩的点点头“笑白哥哥是神医,他一定能治好娘的病。”

  “我也会治好宁儿的腿,请娘答应将宁儿嫁给我,我对她是真心的。”梅笑白干脆就地求起亲。

  “倩娘,你可千万不能答应这小子啊!他、他没安好心的,否则当年就不会因为嫌弃你们母女而丢下你们不管了。”眼见这煮的鸭子要飞了,苏老爷可心急了。

  “请问你老哪只眼睛看见我没安好心了?”梅笑白不怒反笑。

  “爹,您怎么会知道这件事?”苏倩娘颇为惊讶。

  “我怎么会不知道呢?我还知道当年他不光嫌你们母女累赘,还偷走了倩娘等着救命的葯钱。你们可不能再被这小子骗了!”苏老爷一脸义愤填膺。

  “胡说八道!我怎么可能偷走娘等着救命的葯钱!”

  事实上他不但没偷,还向毒医要了两百两银子,让葯铺里的掌柜将钱、葯方和信一起带给她们;也因此,毒医才会做出要求他出一万两的拜师银才肯放他下山的报复行径。

  “宁儿,这男人可是差点害死你娘的罪魁祸首啊!你怎么能嫁给一个凶手?!”苏老爷煽动道。

  “宁儿,你相信我,我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梅笑白亟于得到她的信任。

  “我…”悦宁望进了他的眸子,里面有焦急、有委屈、有担忧、有爱意,就是没有一点点的心虚和罪恶。

  “宁儿…”见她久久不回答,他的鹰眸越来越黯淡。

  “对不起,我不该怀疑你的!笑白哥哥对我这么好,哪怕全扬州的人都说你是个坏人,我也不该相信他们。可是我没有做到,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她的眼睛红得像兔子似的。

  “宁儿,你说你真的信我,而且是从过去到现在都一直相信的那种相信?”梅笑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相信你,我不会再怀疑你了。”悦宁重重的点一点头。

  “太好了,我好开心!”他伸出强健的双臂,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一度黯淡的鹰眸更是闪亮了。

  “倩娘,我想把宁儿许配给元儿。元儿是苏家的长房长孙,这份偌大的家业迟早都要到他手里,等宁儿嫁了元儿,苏家的一半就是她的了。”看见悦宁那儿说不通,苏老太爷将主意打到女儿身上。

  反正所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就不信等她娘答应了,做女儿的还能跑。

  “爹,您还没回答我,您是怎么知道这事?”苏倩娘强撑着病体,近苏老太爷。

  “我…”苏老太爷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件蠢事。

  “这件事我们从没对人提起过,告诉我,您是怎么知道的?”苏倩娘之前就病鼻支离整天昏昏沉沉的,可此时却异常有精神。

  “你、你别过来!”苏老太爷被她怨毒的眼神吓得瘫坐在太师椅里。

  “其实这事是您让人做的,对吗?真正想让我们母女走投无路的人是您,对吗?您的心里一直觉得有我这女儿很丢人,对吗?”苏倩娘一叠声的问。

  久病体虚的人就连呼出的气息也带着阴冷,这阴冷的气息得苏老爷心里直发

  “我、我这也是为了我们苏家的未来着想啊!”苏老太爷理直气壮的喊道。对他来说,这理由足以使自己所有的行为合理化。

  “苏家?苏家!哈哈哈…”苏倩娘忍不住疯狂的大笑。

  “娘,您怎么了?”悦宁急得要冲过去,却被梅笑白一把拉住。

  “先别过去,娘没事的。”他看出苏倩娘郁结在心,能发出来是最好。

  “爹,我还记得二十年前您就是在这里将我逐出家门的。”苏倩娘忽然止了笑。

  “只要你让宁儿继续留在苏家,我就原谅你的失德败行,你还是苏家的大小姐,宁儿就是苏家未来的当家主母。”苏老太爷自认已经是宽宏大量了。

  苏倩娘一声不吭的,只是跪下去端端正正的磕了三个头。

  “倩娘,你这是什么意思?”

  “倩娘从不觉得爱士业哥是一件失德败行的事。事实上,我这辈子做得最对的就是嫁给业哥,还有生下宁儿。”

  “你、你这逆女,你要气死你爹啊!”苏老太爷气得大骂。

  “爹,这是我最后一次喊您爹了,二十年前您将我逐出了苏家,二十年后,倩娘将自己逐出了苏家。”苏倩娘梗声道。

  “逆女!逆女…”苏老太爷气得要打她,却被早有防备的梅笑白在半途截了下来。

  “苏老太爷,还请你自重。”

  “娘,您真勇敢。”梅笑白仍在和苏老爷对峙,悦宁已冲过来激动的抱住自家娘亲。

  “宁儿也很勇敢啊!是宁儿给了娘勇气呢!”苏倩娘慈祥的抚摩女儿的柔发“去喊你梅大哥过来。”

  “笑白哥哥,娘喊你呢!”

  “来了。”梅笑白走过来,先替苏倩娘把了把脉,又从怀里摸出一个葯瓶,倒出一颗葯丸给苏倩娘吃了。

  “娘的身体怎么样?”悦宁急问道。

  “很虚弱,但是我有把握能救回娘。”说完,他又转向苏倩娘“娘,您有什么吩咐吗?”

  “我有些累了。”苏倩娘疲惫的道。

  累固然是她想离开的一个原因,不希望他们爆发冲突更是一个原因。苏家虽然对她们不仁,可是坐在堂上的那个人仍是生她养她的老父。

  “笑白哥哥,我们赶紧回家吧!”悦宁拉拉他的手臂,也道。

  “家。”咀嚼着这个字,梅笑白心里暖暖的。

  “马车就停在门外,我抱您出去。”他俯身抱起一脸疲惫的苏倩娘,用眼神示意悦宁跟着他。

  “郎悦宁,你该不是忘记了自己的誓言吧?违背誓言,你就不怕你爹在地下受罪吗?”身后传来苏老太爷的高喊。

  听见这话,悦宁整个身子都僵直了。

  “宁儿,你答应了他们什么?”苏倩娘紧张的追问。

  “除了扬州苏家,郎悦宁将不替任何人做粉,如有违背誓言,其父郎士业在地下受业火炙烤。郎悦宁,你的誓言该不是作假的吧?”察觉到自己抓住了她的弱点,苏老爷更得意了。

  “宁儿,你怎能拿你爹来发誓呢?”苏倩娘惊呼。“娘,只要宁儿从此不替任何人做粉,阿爹就不会有事。”悦宁安抚她道。

  “就算是郎家的粉也不能做。”苏老爷冷冷的说。既然不能收为己用,就要将威胁彻底铲灭,这是他做人的准则。

  “若不能做粉,你还怎么做状元呢?”梅笑白亦惊呼。成为斗粉状元可是宁儿自小的梦想啊!如果她连粉都不能做了,那她还拿什么去实现自己的梦想呢?

  “只要有娘和你在身边,做不做状元其实并不重要。”经历了这么多,悦宁已经可以笑得很释然了。

  “那我们说定了,我开一家小小的医馆,你就做我的老板娘。”梅笑白笑嘻嘻的“其实葯材也香的。”

  “嗯。”苏倩娘见状,出安心的笑容。女儿和他在一起一定会过得很幸福吧!嗯,再过些时候就将他们的婚事给办了吧!这样就算她马上死了也能放心了。

  *********

  本以为是要回到客栈去的,想不到马车在岔道上一弯驰进另外一条路。

  “我们走错了。”

  “没有走错。”见悦宁想探出身去提醒车夫,梅笑白从旁按住她的肩膀,温柔的道。

  “可是客栈不是往这边走的啊!”“小傻瓜,我们不是回客栈,是回家啊!”他点点她的鼻尖,笑容有些促狭。

  “家?”悦宁惊讶的张大嘴巴。

  “是啊!只属于我们的家。”她吃惊的样子真可爱,若不是顾及娘在身边“虎视眈眈”他一定会忍不住吻她的。

  “我们的家。”咀嚼着这四个字,她的面颊晕红了。

  “家”这个字眼,同时温暖了两颗心。

  说话间,马车已经拐进那条熟悉的小胡同。很快的,让入朝思暮想的家就出现在他们的视线里。

  还是那总共只有四块门板的小小店面,一不注意就可能走过了,景物依然,唯独少了郎家香件那种独特的香味。

  马车在郎记粉铺门外停了下来。

  “笑儿,你照顾宁儿,我自己走进去。”阻止了梅笑白抱她下车,苏倩娘靠自己的力气走下马车。

  本以为他们会看见一个破敝不堪的郎家,没想到不光郎记粉铺的招牌被擦得干干净净,就连那些被虫蛀坏了的窗棂都已经修缮一新了。重新上过漆的大门光可鉴人,上面还挂着一把制作精美的大铜锁。

  “这…”苏倩娘惊讶极了。

  “娘,这是我送给您和宁儿的礼物。”梅笑白上前一步,双手奉上大门的钥匙。

  苏倩娘接过他手里的钥匙,因为心中太激动了,一双手抖得不成话。她试了好几次也没法将钥匙对准锁孔。

  “娘,我来帮您。”

  “娘,我帮您。”悦宁和梅笑白不约而同的伸出手,分别扶住了锁和钥匙。

  钥匙在锁孔里转了几转“喀”一声锁开了。

  悦宁和梅笑白为彼此的默契相视一笑,你眼中有我,我眼中有你,目光绵至极。

  而苏倩娘则“吱呀”一声推开了郎家大门。

  明媚的阳光穿过开的大门,入殿堂里,一桌一椅都那么熟悉,恍神间,苏倩娘仿佛看见当年夫俩在店铺里忙碌的情景。

  她曾以为这辈子都回不来了,没想到还有活着回来的一天!苏倩娘摸摸这个又摸摸那个,在这曾经承载了诸多幸福和快乐的地方连忘返。

  “娘已经好久没这么快乐了。笑白哥哥,谢谢你。”悦宁感动极了,踮起脚尖凑到梅笑白的耳边低声道谢。

  “不如就用一个吻来酬谢我吧!”梅笑白打趣。

  “你…”她羞恼的“横”了他一眼,小脸一下子全红了。

  她羞涩的样子早就令他心动了,她的娇嗔更是让他怦然心动,趁着苏倩娘背对他们的时候,梅笑白飞快的凑过去要偷她香吻。

  悦宁也正忍着羞涩要主动送上一吻来“感谢”他,这一相对,门牙撞到了门牙。

  “你们怎么了?”听得声音的苏倩娘回过身来,却看见他俩一个掩住了嘴巴,一个龇牙咧嘴的。

  “没事。”

  “什么事都没有。”两人不约而同回道。

  “等到笑儿的医馆开张,你们就成亲吧!”苏倩娘忽然道。

  “娘,我还想多陪陪您呢!”悦宁的小脸涨得更红了。

  “宁儿!”听得她的拒绝,梅笑白颇为哀怨的望着她。

  “等你们成了亲,不是就多一个人陪娘吗?”苏倩娘慈祥的摸摸她的乌发,笑眯眯的道“再说了,女大不中留,就算娘能等,有人可等不了啊!”“娘啊!您说什么话呢?我又不是真那么急,我…”悦宁涨红了脸,跺脚下依。

  开什么玩笑啊!他早就迫不及待想娶她为了,要是她说出什么不嫁之类的话,最终倒霉的还不是他?!

  “娘,等不及的人是我。我是真的想娶宁儿为,越快越好。”梅笑白赶紧截住了她的话头,生怕娘会因为她的话而改变主意。

  “都是你!娶就娶,还说什么越快越好呀!”这下不知道娘会怎么笑话她呢!悦宁脸皮子薄,气得狠掐他的胳膊。

  梅笑白对此甘之如饴,只微笑的看着她对自己撒野。

  “我可警告你,以后不许再说话了!”悦宁威胁道。

  “好,都听你的,娘子。”最后两个字是凑到她的耳子旁说的。

  “你这家伙…”这下就连她的脖子也涨红了。

  呵呵呵呵…她这样子,梅笑白是看在眼里爱在心里啊!

  苏倩娘默默的将这一切看在眼里。

  笑儿看宁儿的眼神,就像当年夫君看自己一样,他的心里一定是爱惨宁儿了吧!宁儿的心里一定也是爱着这男人的吧!否则他当初的离弃就不会对她造成那么大的打击了。

  其实她早在当年就看出女儿对他的感情不同于一般了。

  相信我,我会让宁儿幸福快乐的。感觉到苏倩娘探究的目光,梅笑白用眼神回答。

  嗯,我相信你。苏倩娘亦用眼神回答。

  这四年来她们母女寄人篱下,每天都过得谨慎小心,生活的重担全在宁儿身上,几乎垮她那稚的肩膀,而自己却又绵病榻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宁儿的眼眸越来越黯淡,人一天比一天消瘦、一天比一天沉默。

  所幸如今真相大白,宁儿也找回属于她的欢乐…

  “业哥,你在天之灵要保佑我们啊!”苏倩娘在心里默祈。

  “梅笑白,你坏死了!你要再敢闹的话,我可不饶你…喂,你别呵我,哈哈哈…”“呵呵呵呵…”像是要回应苏倩娘的祈祷,不远处传来了悦宁和梅笑白的笑闹声。

  苏倩娘不也笑了。
上一章   丫头捡错郎   下一章 ( → )
她的深爱情人新娘心动对你不设防公主的白马王奸诈骇客不好追凄达人祸水(下)祸水(上)我老公很英俊卖身管家公
一本读小说网提供了圆悦创作的言情小说《丫头捡错郎》干净清爽无错字的文字章节第八章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