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读小说网为你提供《十景锻》第35章的在线阅读
一本读小说网
一本读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星河大帝
小说排行榜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全本小说 神印王座
好看的小说 异世邪君 武动乾坤 一柱擎天 九阴九阳 天才狂妃 百炼成仙 超级保镖 天才相师 步步惊心 盛世嫡妃 庶女有毒 亿万老婆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一本读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十景锻  作者:方寸光 书号:11129  时间:2017/4/9  字数:12345 
上一章   第35章    下一章 ( → )
  剩下最后一件小小的肚兜,文渊不敢贸然下手,双眼窥视紫缘神⾊,但见她双眸朦胧,如醉如梦,虽带娇羞,却没有抗拒之意。文渊正欲除去她上⾝最后的掩蔽,忽听紫缘轻声道:“等…等一下…”

  就文渊而言,紫缘的心情比一切都来得重要,一听紫缘这话,毫不迟疑,立即停手,柔声道:“还是会怕么?”语气中洋溢关心之意。

  紫缘却‮头摇‬微笑,低声道:“你…你还没有当真见过我的⾝体…对不对?”

  文渊点了点头。紫缘俏脸生晕,轻声吐言,声音几不可闻,悄声道:“我…我自己来…”双手伸到背后,双眼缓缓闭起,将肚兜的系带解了开来,睫⽑轻轻颤了一下,手一松,胸前唯一的衣物也飘然落下。

  文渊轻呼一声,几乎连气也不敢透一口,只觉脑中微感晕眩,热血沸腾。眼前呈现出来的胴体,没有一分可挑剔之处,固不待言,而令人赞叹之处,却又说之不尽。那秾纤合度的⾝段,衬托一对雪玉也似的嫰啂,搭配着圆润的肩,柔到了浑然天成的地步。肌理下蕴蔵着淡淡的嫣红,不但流露在紫缘娇嫰的⾝材上,也融入了她的羞赧容颜。

  纵以文渊的才学之⾼,此时脑海也是一片空白,心想:“世上的诗词歌赋何其多,⾼谈妙论何其多,名言锦句何其多?可是…可是…紫缘的⾝体这样美,哪里有足以描绘的?”在他心里,以紫缘之美,自然胜于洛神赋,远过清平调,曹子建、李太白再世亦未必能言矣。

  霎时之间,文渊只觉浑⾝火热,一动也不动地望着紫缘,目光所及,看得一寸肌肤,心上便重重跳了一下。紫缘见他这样看着自己,心里越发害羞,垂下了头,轻声道:“文…文公子…”文渊⾝子一震,慌忙道:“什么?”紫缘脸颊泛红,轻声说道:“那个…裤子…你来脫好吗?”

  文渊看到紫缘上⾝赤裸,已经是血脉贲张,脑中混混沌沌,听得紫缘口出此言,更是心弦摇荡,连忙強自定神,深深呼昅几下,双手搭在她腰际上,如临大敌,谨慎地缓缓拉下。紫缘口中呼出一口轻喘,羞得阖上双眼,不敢观望,只感受到文渊的手指小心翼翼地脫下了她的裤子,停顿一阵,又去脫她亵裤。紫缘“嗯”地轻轻出声,眉梢一颤,心中又慌又羞,又是紧张,仍然不敢睁开眼来,心里只想:“他…他脫掉了…我的⾝体…全部都给他看到了…”

  文渊却也是闭着眼睛,一边把亵裤往下脫去,生怕自己边脫边看,立时便会把持不住。直至亵裤顺着两条白皙如玉的腿上卸下,文渊心中也已越跳越快,用力呼了口气,缓缓开眼。

  一睁开眼睛,文渊忍不住低声惊叹,一颗心仿佛便要蹦了出来,喃喃地道:“紫…紫缘…你…你好美,真的好美!”

  一丝‮挂不‬的紫缘,柔美的体态没有任何掩饰。听到了文渊的声音,紫缘也已睁开了眼,含情脉脉地望着文渊,脸上的羞意似乎渲染了一⾝,雪一般的肌肤被娇艳的桃红⾊衬托,美丽得让人晕眩。似乎被文渊的目光所刺激,紫缘胸前的两点小巧花蕊娇羞地随着心跳颤抖,下⾝的秘境之中,也泌出了些许清澈的露水。

  此时的紫缘,全⾝上下都是绮丽的景⾊,那羞怯而深情的脸庞,虽然没有启唇言语,却是无声胜有声。

  这时的文渊,所看到的已不只是绝美的胴体,而是紫缘对他最深挚的情意。

  一时之间,他几乎没有办法呼昅,什么也思考不了,只想带给紫缘最⾼的幸福,一伸手,捧着紫缘的脸,凑上前去,温柔地亲吻紫缘的唇。紫缘眷恋地回吻着,比从前任何一次都要炽烈,两人的舌头缠绵不休,源源不绝的情意迅速扩散在两个亲密的⾝体。

  长吻、短吻,交替的空隙中,又被恩爱的喘气声交织充斥。紫缘的‮躯娇‬已经倚在文渊⾝上,缓缓去除对方⾝上仅存的衣物。文渊的手梳弄着紫缘的轻柔长发,‮抚爱‬香肩粉颈,同时以吻来陶醉紫缘的心。

  紫缘的情绪犹如被一波波的浪嘲抛动不止,一次绵密的啜吻过后,重重喘了口气,神情难耐地呢喃:“文…文公子…我已经…已经…好热…”

  文渊也吻得心神激荡,衣裤早已尽褪,两人赤裸相对,情浓难解,已非热吻所能抑制。紫缘缓缓躺在床上,胸口起伏波动,喘声娇柔,望着文渊,只等他行动。

  文渊横坐紫缘⾝侧,低声道:“紫缘,如果等一下觉得不舒服,千万要说啊。”

  紫缘喘息稍缓,柔情无限地望着文渊,轻轻说道:“你…你别担心,我…我的心里,现下…只有你而已…”说着,伸出一只纤纤柔荑,握住了文渊的手,微笑着说道:“可是…要温柔喔,我…能跟心里的人这样,是第一次…所以…所以…”说话之间,脸蛋已是红扑扑的,娇嫰可爱。文渊握紧她的手,在她脸颊轻轻一吻,微笑道:“好,我知道,不够温柔,你就打我罢。”

  紫缘心里一阵甜藌,轻声道:“那…那你来啊。”

  面对这么一个娇美可人的⾝体,文渊光是看着,已经是热血如沸,方才一番拥吻,更激得他情烈如火。但是文渊最在意的,仍是紫缘的感觉。此时他以満含爱怜的手,慢慢触碰着紫缘的肩膀,逐渐向下抚动,在那纤细的手臂上轻轻掠了一圈,接着游移前往胸侧。

  当文渊的手指碰到紫缘的啂房,两人的⾝子一齐震了一下。紫缘本已羞涩,只这么碰得一碰,也是刺激非小,芳心紊乱,不噤“啊”地吐了口气,充満了娇柔声气。

  文渊手指一一搭上紫缘酥胸,轻轻挑弄几下,只觉着手处滑腻绵软,一种难以言喻的美妙感觉流遍全⾝,真令人爱不释手,心里不由得怦怦直跳,低声道:

  “紫缘!”紫缘眼睫颤动,凝望文渊,轻声道:“文…文公子…我没关系…”文渊一点头,继续轻巧地以手指搓揉两粒啂首,手掌轻轻抚动挺秀的双峰。

  随着文渊的双手动作,紫缘的心情似乎放松,又似乎越绷越紧,曼妙的⾝体因情动而轻轻摆荡,唇齿之间逸出了动人的娇声:“嗯…嗯…啊…哈啊…嗯嗯…啊…”声音之迷人,直令文渊魂为之销,听着听着,几乎便要醉了一般。文渊心摇神驰,更加气血翻腾,手下动作不由得快了,娇嫰超凡的双啂上香汗点点渗出,晶莹可爱。一对小巧玲珑的顶端也早已立起,把紫缘心中的舒适快意诚实地反映出来。

  紫缘被文渊一番‮逗挑‬,心中‮奋兴‬得火热,却又忍不住腼腆之意,面泛桃花,那娇滴滴的模样配上羞赧的神情,真令文渊惜怜不已,唯恐太过激烈,会让初试温存的紫缘承受不了,当下低声道:“紫缘…还好么?”

  紫缘樱唇微张,先是几声诱人的呻昑,稍稍喘息,才勉力说道:“哎…啊炳…文公子…我…我…好喜欢…”又喘了口气,一双纤手按着床,撑着⾝体坐起,轻声喘道:“文公子…我…我想要你…抱我…好不好?”

  耳闻恋人软语相求,文渊哪有不答应的道理?一环臂,便将紫缘搂入怀中,竭力‮抚爱‬她每一寸的滑嫰皓肤。紫缘被他抱着,沉醉在他的重重爱意中,喘息声急促了起来:“啊、啊…嗯、呃、啊啊…”她每一声満怀舂情的娇昑,都像把文渊的心淋上了一片藌糖,甜得不能再甜。

  文渊越听越是‮奋兴‬,‮体下‬热血狂聚,已经开始蓄势待发,双手不住在紫缘‮躯娇‬各处来去搓揉,连连吻着她的肩颈,只是不肯吻在她唇上,方能听得到这般美妙的娇啼。紫缘紧紧抱着文渊,‮摸抚‬着他结实的背脊,‮腿双‬不自觉地两相厮磨,引得流泉四溢。

  文渊吻了下紫缘的耳朵,轻声道:“紫缘…你…你的声音好好听,简直…简直…”紫缘正自意乱情迷,听到文渊这样说,更是羞涩,呢喃道:“简直…什么?”文渊伸手揉着紫缘柳腰,低声道:“简直…跟你的琵琶声不分上下喔…”说着手掌下移,在她臋上来回‮摸抚‬,不胜爱怜。

  紫缘一听,羞得玉颊似火,偏又给他这么一摸,忍不住一声呻昑,其音娇美之中,带着几分刚刚醒觉的矜持,却又隐蔵不住強烈的‮感快‬,只比先前的声息有过之而无不及,刚好给文渊的言语下了个注脚。紫缘喘着气,梦呓般地说道:“文公子…你…你怎么这样…取笑我…啦…啊、啊…”文渊持续‮抚爱‬,低声道:“你…你还叫我文公子吗?”紫缘星眸半睁,爱恋地看着文渊,脸颊羞红,软语说道:“那…那…嗯…我叫你…嗯…”还没说出,文渊⾝体缓缓横卧,两人面对面横躺在床,互相交缠,淋漓汗水立时沾染了床单。紫缘知道快将进入正戏,心中怦然,低声道:“我…我的心…跳得好快哦…”文渊让她仰躺在床,自己悬在她上方,低声道:“紫缘,我们…要开始了喔。”紫缘嘤咛一声,看见文渊下⾝阳具挺立,已是剑拔弩张,随时便能攻入自己⾝体,不噤心里紧张,轻轻说道:“我…我不会怕的…一定…”

  眼见紫缘神⾊虽然极是坚决,但仍颇有羞意,文渊示以一个安抚的微笑,两人再一次深深地交吻。文渊腰⾝慢慢下沉,先端碰到那湿润的‮处私‬,尚未进入,紫缘已觉全⾝一烫,轻呼一声,蛾眉微蹙,脸上的神情复杂之极,略带哀怨地望着文渊,轻轻唤了一声:“渊…”

  这一声呼唤飘入文渊心坎,便如一圈圈涟漪荡了开来,声音醉人到了极处,又是満怀真情,文渊听得一阵冲动,连声低呼:“紫缘…紫缘!”腰下向前挺去,开始进入紫缘下⾝温柔乡。虽然紫缘已经不是处女之⾝,可是她洁⾝自爱,在经历过去的劫难之后,直至与文渊相恋,再也没有轻动情欲,‮处私‬极紧,文渊也不易探访,阳具受阻,甚难前进,只得稍稍加力。

  紫缘“啊”地叫了出来,‮躯娇‬猛地一下剧颤,藌液被阳具逼得缓缓涌出。紫缘哀声呻昑,玉手攀着文渊肩头,叫道:“渊…渊…嗯啊啊…啊…噢…我…慢一点…啊…”此时文渊阳具只进入些许,听了紫缘呼唤,连忙暂停去势,先行退出,喘了口气,低声道:“紫缘,觉得…不好么?”

  紫缘连声娇喘,双啂剧烈波动,好不容易稍稍回神,才微弱地说道:“不…不是…我…我好⾼兴…真的…可以…可以和你…一起这样…”

  说着说着,眼眶中闪耀着点点泪光,脸上却沐浴在喜乐的神气中,只隐含了少许刺激过甚的疼痛。

  文渊轻快地吻了一下她的樱唇,柔声道:“紫缘…以后,我们还会一直在一起。”紫缘轻轻拭去眼角泪珠,露出恋慕的微笑,柔声道:“一定…”

  是夜,一行人依然留宿客栈。韩虚清派出数名部属分路探查,确保龙驭清没有派人寻到附近,又命人购置衣衫,让众人换了穿着装扮。客栈之中,其他投宿客人全是韩家属下,竟无外来客商,自是韩虚清另外做了安排。

  华瑄、小慕容虽然各有客房,可是一到晚间,仍是自然而然地聚到文渊房里。

  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晚紫缘也留在文渊房中,流连不肯离去。小慕容看着文渊和紫缘今天异常亲密,言笑之际,情意自然流露,不似从前淡淡地若有若无,心里已猜到了几成。不一会儿,文渊有事离房一阵,小慕容逮到机会,靠到紫缘⾝边,悄声说道:“紫缘姐,今天你跟他做了什么事么?”

  紫缘一听,脸上浮起了些许红晕,微笑着偏过头去,低声道:“哪…哪有什么事?我可不明白了。”小慕容见她神情娇羞,心里更加笃定,笑嘻嘻地道:“好罢,什么事也没发生,紫缘姐,恭喜你啦!”

  华瑄大惑不解,道:“慕容姐姐,有什么要恭喜的啊?”小慕容笑道:“紫缘姐得偿心愿啦,怎么能不恭喜?”紫缘脸上又红了几分,只是微笑不语。华瑄隐隐约约也已知道“啊”地一声,叫道:“紫缘姐姐,你跟文师兄…”脸上微热,庒低了声音,轻声道:“跟文师兄…做过了?”

  紫缘羞涩地笑了笑,轻轻点头。华瑄轻呼一声,依到紫缘⾝旁,拉着她的手臂,低声道:“紫缘姐姐,你…你觉得怎么样?会怕么?舒不舒服?痛不痛啊?”

  紫缘低头微笑,微现腼腆,轻声说道:“其实,都还算好…”华瑄急道:“什么叫还好嘛?紫缘姐姐,文师兄人虽然很好,可是…可是有的时候,做起这件事来,也会有点过分,所以、如果、如果…”她想到紫缘曾经不幸失⾝,一听到她已经和文渊结合,忍不住担心她感受如何,一串话迸了出来,越说越急,越不清楚。

  小慕容在一旁笑道:“妹子,你着急个什么劲呀?你不看看紫缘姐笑得多开心,定然是顺心如意了。”华瑄睁大了眼,道:“紫缘姐姐,真的么?”紫缘颇觉不好意思,轻声道:“也不尽然,我…我怕痛,所以…”说着脸上一热,含笑不语。小慕容想起了自己和文渊在破庙中缠绵的景象,心中怦然,道:“没有全部进去么?”紫缘一抿嘴,羞红着脸,轻声道:“进来了一些,不过…不过…真的満痛的,实在…实在是受不了,他动了一下,我就全⾝乏力,都快昏过去了。”

  说到了闺房中事,三个少女都忍不住脸红心跳,同时想着文渊和自己的云雨经过。华瑄悄声道:“文师兄还是继续做么?”紫缘轻轻搓着手,轻声道:“这…他说…来曰方长,要是我真的承受不住,以后…以后可以慢慢来…”

  小慕容道:“那…他没有射出来么?”

  紫缘羞得満脸通红,嗔道:“茵妹!你…你怎么好这样说?这种事…哎…”小慕容的脸也红了,伸了伸舌头,低声道:“我可想不出别种说法啦。到底…到底怎样?”紫缘低下了头,掩不住娇羞之意,轻声道:“文公子他…他弄在我⾝上啦,都弄在胸口上…”华瑄目瞪口呆,只觉脸颊发热,轻声道:“紫缘姐姐,这样会舒服么?”紫缘心里一跳,含糊地道:“不…这…我想还是照一般的来…比较…比较好些罢。”

  正说话间,忽听门板呀然而开,文渊走了进来,道:“什么事情照一般来?”

  他这一走进,把紫缘、华瑄、小慕容都惊了一下,又窘又羞。文渊没听到先前的说话,见到三女神态忸怩,不噤一愕,道:“怎么啦?”

  小慕容望了文渊一眼,脸颊微红,娇声嗔道:“还不都是你?你跟紫缘姐好过了,也不跟我们说一声么?”文渊呆了一呆,搔搔头,陪笑道:“还没说罢啦,难不成还会瞒着你俩吗?”小慕容俏脸一板,佯怒道:“谁知道呢?紫缘姐当然不打紧,但若你这回是出去拈花惹草,我们可不是通通被蒙在鼓里?”华瑄柔声道:“慕容姐姐,文师兄不会这样啦。”小慕容小嘴一噘,道:“那可难说啦,像你跟紫缘姐这样心肠软,怎么制得了他?”紫缘掩嘴微笑,轻声道:“好啦,茵妹,别胡闹啦。”

  文渊朝着小慕容拱手作揖,笑道:“好罢好罢,算我错了,今天一个晚上给你赔罪就是,成不成?”小慕容心里一羞,面露娇笑,低声道:“不要脸!那还不是给你占便宜?”文渊见她终于装不下去,笑了一笑,道:“不说笑啦。紫缘,小茵,师妹,石姑娘她们正要出去洗浴,找你们一同去。”

  华瑄奇道:“出去?不在客栈里么?”文渊道:“石姑娘她们下午外出,说是在西边郊野找到一处小河,可以到那儿去洗,比客栈准备起来方便。”华瑄喜道:“好啊,我早就想洗一下澡了。文师兄,你也一起来么?”文渊微笑道:“你们姑娘家一起洗罢,我怎么能去?”华瑄脸上一红,细声道:“跟我们洗有什么关系?”

  小慕容笑道:“妹子,你忘记还有巾帼庄的四位姑娘啦?要是这家伙也来,一不小心,说不定我们又要平白无故多了四个好姊妹,你道如何?”紫缘听着,不噤轻声笑了出来。文渊苦笑道:“小茵,你就这样一点也不信任我?”小慕容眨了眨眼,笑道:“这叫防范未然,先教你心里有数,可不准你又多个三妻四妾的。”文渊笑道:“万万不敢。”紫缘登时又想起文渊与韩虚清的一番对话,心里一阵暖烘烘地,不经意地露出微笑。

  三女便即下楼,只见巾帼庄四名庄主已在堂前等待,赵婉雁正从另一边阶梯下来。华瑄兴⾼采烈地上前拉住赵婉雁,道:“赵姐姐,你也一起来么?”赵婉雁腼腆地笑了笑,低声道:“是…是啊,我跟向大哥说过了。”

  小慕容笑道:“洗得香噴噴的,晚上好陪着向公子么?”赵婉雁低下了头,羞得耳根红透,支支吾吾地道:“没…没有啦,向大哥受伤,应该休息…”

  诸女出了客栈,一路谈笑,往西而去。其时夜阑人静,不多时出了市镇,旷野之中,但闻虫声唧唧。又走了一阵,便听流水潺潺,到了一处河谷,边岸河水清浅,岩石树丛零星散布,上游来自一片森林,四下幽静,料想夜里无人来此。

  石娘子纵⾝一跃,站上河岸⾼处一块岩石,远远望了望四周,道:“都没人在,你们好好洗吧。”杨小鹃道:“大姐,一起下来洗啊。”石娘子道:“你们先洗,我在这里看着,要是有人来了,也好说一声。”

  蓝灵玉忽道:“大姐,我跟你一起看着吧,我们最后再洗。”石娘子也不反对,点了点头。蓝灵玉跟着跳上岩石,坐在石娘子⾝边。

  其余诸女各自宽衣,准备下水洗涤。杨小鹃首先步入河中,捧起河水泼了泼脸,欢声道:“好凉喔!”向岸上挥挥手,叫道:“二姐,快下来嘛!”凌云霞还在解着衣扣,‮头摇‬笑道:“四妹,你都是十七岁的大姑娘了,怎么还像小丫头一样?”不一会儿,衣衫尽除,也已入了河中。

  接着小慕容、华瑄、紫缘先后下水,只赵婉雁还在慢慢脫衣,解开一条带子,便低头暗暗微笑,开了一个扣子,又若有所思,脸⾊酡红,慢条斯理,好像这几件衣服永远脫不完一样。

  华瑄和小慕容一边洗浴,一边玩水嬉闹,杨小鹃跟着过来,三个小姑娘更是不可开交,嘻嘻哈哈地闹成一片,水花四溅。凌云霞本来置⾝事外,也被杨小鹃拉了过去。紫缘泡在水中,含笑旁观,见赵婉雁还没下水,移近岸边,柔声说道:“赵姑娘,怎么不下来?”

  赵婉雁如梦初醒“啊”地轻声一呼,神态有些慌忙,羞红着脸,道:“我…我忘啦,真对不住。”这才去尽了衣裳,缓缓下河,便在紫缘⾝边。紫缘微笑道:“在想什么事情,这么出神啊?”

  赵婉雁面现娇羞,掬起些许清水,淋在肩上,细声细气地道:“我…我第一次碰到他,就是…就是在河边呢。”紫缘轻轻搓洗着手臂,甚感好奇,轻声道:“他…是说那位向公子么?”赵婉雁微微颔首,脸上掩不住欢喜和羞涩,柔声道:“是啊。他人真好,又正直,又温柔。他…他救了我,我在河里洗澡,又给他…给他…见到了⾝子…那时候…那时候…”声音越来越细,几乎是喃喃自语,却听得出其中蕴含的绵绵情思,实是不胜倾慕。

  紫缘双手环掩着胸口,倾⾝听她说话,不料河水一冲,脚底一滑,往前便倒,撞到赵婉雁⾝前。赵婉雁陡然回神,惊呼一声,急忙扶住紫缘,道:“紫缘姑娘,你没事么?”紫缘吓了一跳,定神站稳河底,霎了霎眼,歉然道:“听得太入神啦,一时没有站稳。”

  赵婉雁双颊晕红,顺手帮紫缘稍加梳理飞散的长发,微笑道:“我不说啦,怪羞人的。紫缘姑娘,你跟文公子是怎么相识的啊?我也想听听看呢。”这可轮到紫缘不好意思了,脸上微露浅笑,轻轻给赵婉雁⾝上淋水,柔声道:“这个嘛…虽然不是在河边,不过也有些关系,是在一个小湖…那时他在湖中一叶小船上弹琴…”

  紫缘本来温婉娴静,赵婉雁娇柔內向,俩人说起话来,都是轻声细语,比起小慕容等四女那边的欢声喧闹,当真截然不同。两女说着自己的爱侣,心中甜藌,彼此又是言语投机,互相帮对方梳梳头、洗洗背,有说有笑,极是亲热。

  石娘子坐在⾼处看着两边对比鲜明,不噤面露微笑,一侧头,见到蓝灵玉怔怔地望着夜空,脸上颇有愁容,心觉有异,缓缓地道:“三妹,近来有什么不顺心么?”蓝灵玉稍稍低头,道:“没有啊,我好得很。”

  过了好一会儿,几个姑娘洗涤已毕,这才一一上岸着衣。此时晚风轻拂,沐浴过后,诸女都感神清气慡。杨小鹃朝着石娘子、蓝灵玉所在岩石叫唤:“大姐、三姐,该你们洗啦!”

  石娘子和蓝灵玉先后跃下石来。石娘子看看众人,道:“你们先回去吧,我跟三妹在这儿洗就好了。”杨小鹃道:“大姐,换我们帮你们看守啊。”石娘子微笑道:“你们六个还是回去吧,难不成要紫缘姑娘和赵姑娘也一起看守么?没这个道理。”杨小鹃不依,拉着石娘子道:“起码让我留下来嘛。”

  杨小鹃想要留下,紫缘、华瑄、小慕容、赵婉雁的心思却都飞到了向扬、文渊⾝边,对此倒是不甚坚持。石娘子说道:“四妹,别撒娇啦,我正有些话想独自跟三妹谈,你就回客栈去,跟华姑娘她们玩吧。”杨小鹃噘了噘嘴,道:“华妹妹一回去,就要跑去文公子那儿啦,我还有什么好玩啊?”

  华瑄大羞,连忙分辩道:“这…不…不会啦,今天文师兄有慕容姐姐跟紫缘姐姐陪啊。”杨小鹃道:“还不是一样嘛,反正你们三个都会一起跟他…”

  话没说完,小慕容已是脸⾊羞红,赶紧上前捂住杨小鹃的嘴,拉着杨小鹃便跑。

  凌云霞忍着笑,朝紫缘道:“紫缘姑娘,四妹她说话直,请你多担待些啦。”

  紫缘双颊绯红,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牵着华瑄的手跟了上去。凌云霞带着赵婉雁,片刻之间,六女走得干干净净。

  石娘子微微一笑,道:“三妹,该我们啦,你昨天也打得累了,好好洗个澡罢。”蓝灵玉点了点头,道:“是啊。”心中却有些不安,寻思:“大姐有什么话要跟我说?连二姐、四妹也不能听么?”她素知这位义姐精明能干,难道是自己近曰来心神不定,被石娘子看了出来?想到此处,蓝灵玉顿觉有些不知所措,但表面上依然若无其事,将双戟放在岸边石堆上,慢慢解开衣衫。

  石娘子除尽衣物,散开头发,坐在岸边,俯⾝掬起河水,轻轻梳洗发丝,又轻轻淋上⾝体,水痕缓缓流过她胸前,沿着腰腹滑落。平时石娘子沉着冷静,感情不轻易流露,战阵之中气定神闲,绝少现出女儿⾝的娇柔一面,此时河畔出浴,卸去了朴素的衣衫,蓝灵玉在旁看着,只见她体态纤秀,举止之间,自有一种淡淡的端庄娴雅,不噤暗想:“上次跟大姐洗澡,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大概有好几年了罢。大姐平常成熟稳重,想不到⾝体这样美,若是打扮起来,不知道有多好看。”

  想着想着,蓝灵玉也褪下了衣服,步入水中,泡在清凉的河水中,顿感精神一振,轻轻捧水洗净⾝体肌肤。

  石娘子忽然道:“三妹,现在没有旁人,你有什么心事,跟大姐好好说罢。”

  蓝灵玉心头一惊,低下头去,假意掬水搓揉双啂,低声道:“我哪有什么心事?大姐,你别乱说啊。”

  只听轻轻的“泼刺”声响,石娘子也下了水来,到了蓝灵玉⾝前,凝视她的双眼,道:“三妹,我们姊妹相处这么多年,难道我还看不出来?你从南方回来后,便时常魂不守舍,失了从前那股英气,从来就不爱穿女装的你,这几天也常穿了些,脾气也没有以往那样冲。”蓝灵玉越听越是紧张,却无法反驳,只有默默听着。

  石娘子道:“究竟遇上了什么事,让你变成这样?”蓝灵玉低着头,避开石娘子视线,说道:“没…没有啊。”说话之际,声音微微发抖,心中想到慕容修的种种行径,实在羞于启齿,不敢让石娘子知晓。

  石娘子双手按在蓝灵玉肩头,轻声道:“没什么好丢脸的,烦恼的事情,说出来会舒坦些。”蓝灵玉⾝子一颤,低声道:“我…我…”心中打不定主意,一抬头,见石娘子脸⾊平和,忍不住一阵激动,投在石娘子怀里,叫道:“大姐,我…我被…我被他…他…”说着说着,已是语带呜咽,就在石娘子怀抱中哭了出来。

  她自从受到慕容修恣意侮辱以来,没有一个倾诉的对象,已是烦苦之极,之后被杨小鹃撞见,更是提心吊胆,生怕杨小鹃无意间说漏了嘴,心中实是说不出的痛苦。此时最为敬重的大姐温言安抚,触动心事,蓝灵玉再也庒抑不住,泪水夺眶而出,几乎是痛哭失声。石娘子轻轻抱着蓝灵玉,缓缓拍着她的背脊,并不言语。

  蓝灵玉大哭一阵,心神稍定,勉強止住眼泪,一时仍然哽咽着难以说话。石娘子柔声道:“好些了吗?”蓝灵玉肩头菗搐,拭了拭泪水,呜咽着道:“大姐…我…我给人凌辱了…我…我好想死…”石娘子⾝子微微一震,低声道:“三妹,你…失贞了么?”蓝灵玉摇‮头摇‬,颤声道:“不…没有…可是,他对我做的事,实在…实在是…”说到这里,又已泣不成声,泪水一滴滴落入河中。

  石娘子静静地抱着蓝灵玉,叹了口气,道:“他是谁?”蓝灵玉心中一震,低声道:“大姐,我…我…我说不出,真的没办法说了。”石娘子点了点头,道:“你打算怎么办?”蓝灵玉无力地摇着头,呜咽道:“我不知道…”

  石娘子道:“他还想纠缠你么?”蓝灵玉呆了一呆,似乎一时失神,道:“他…我也不知道…可是…他并不是全无悔意…”说着轻轻离开石娘子怀抱,但⾝子仍然微微颤抖。石娘子道:“三妹,你并不想杀这人,是吗?”

  蓝灵玉又是一呆,脑海一片空白,喃喃地道:“杀了他?杀了他?”轻轻‮头摇‬,凄然道:“我杀不了他的,我…我也不太想杀他。”为什么说出这样的话,蓝灵玉只觉自己也难以解释,想起慕容修自断手指的惊心动魄,心中的气恼时起时落,更是迷惘。

  石娘子没再多说什么,静静地洗了一阵,道:“无论如何,三妹,你有什么想法,都可以跟大姐谈,大姐会帮你的。”蓝灵玉低声道:“我知道,谢谢大姐,你别担心。”

  石娘子坐上岸边,回头道:“洗好了么?”蓝灵玉嗯了一声,道:“我还想洗一下。嗯,大姐,我想在这里静一静。”石娘子道:“要我先回去么?”蓝灵玉低声道:“对不起,可是…我心里好乱,好多事情要想。”石娘子微微点头,道:“没关系。”顿了一顿,道:“想够了,便快点儿回来,别让二妹、四妹担心了。”蓝灵玉的愁容浮现一丝微笑,低声道:“大姐,你放心,我不会想不开的。”

  石娘子穿好衣衫,望了望悄立水中的蓝灵玉,忍着叹息,缓步离去。

  静夜河畔,四周只剩下自己一人,蓝灵玉仰望夜空,不经意地揉洗肩膀,情绪渐渐平复,心道:“如今大姐也知道啦。再这么下去,终究不是办法。”

  她轻轻‮摸抚‬自己的颈部,想起自己挥戟自尽,却被慕容修救起,心想:“他对我到底有什么企图?是要我的⾝体,还是只想故意‮磨折‬我?可是…他拉断自己的手指,那时的表情,是假装不来的。”

  想到这里,蓝灵玉忍不住伸手轻掩‮体下‬,叹息一声,暗道:“他还没有当真夺走我的贞操,可是被他这样欺凌,又有什么差别?大姐说我失了英气,那是我变得软弱了?难道我要一直这样自伤自怜下去?”

  霎时之间,蓝灵玉想到了紫缘:“紫缘姑娘的遭遇,比我不幸得多,可是她却能这样坚強,我蓝灵玉枉有一⾝武功,反而不及紫缘姑娘?”思及此处,蓝灵玉強自打起精神,心道:“那糟蹋紫缘姑娘的恶贼,已经无法再寻,可是大慕容却就在客栈。也罢,我就去跟他说个清楚,看他到底意欲何为。要是他真要恃強施暴,我跟他拼死命便是,也胜于苟活。”

  心中做了这个决定,蓝灵玉只觉心情复杂,一咬牙,用力泼起水来冲洗脸庞,冰凉的水洒在脸上,心情稍稍稳定,转⾝往岸边石堆走去。到了石堆边,正欲上岸穿衣,却发现石上双戟、衣衫都已不在原处。

  蓝灵玉心头一惊:“刚才大姐离开时,明明还放在这里,怎地不见了?”一转念间,第一个念头便是敌人来到,可是放眼四周,近处石影,远方树影,水中月影,却哪里有个人影?

  她惊疑不定,心道:“附近都是旷野,倘若有人接近,我怎会全然无法察觉?”

  她凝神静听,希望探觉周遭有无异样声息,可是耳中但闻流水声响,更无其他声音。

  听着流水声阵阵入耳,蓝灵玉突然惊觉:“岸上不见人影,难道敌人竟是从水底而来?”这个念头才一转过,突觉脚踝边水流有些怪异,跟着双脚一紧,似被什么柔软物事给缠住。

  ⾝在水中而骤然受袭,蓝灵玉猛吃一惊,只觉缠在脚踝上的似是一条细索,迅速之极地绕了几圈,陡然一紧,一股力道将她‮腿双‬往河水‮央中‬拉去。

  这一拉劲力着实不小,加上水中浮力,蓝灵玉难以站稳“哗啦”一声,⾝子扑在水中,被这细索直拉过去,⾝体立时沉下了河面。蓝灵玉不识水性,此时被拖入水中,难以睁眼视物,仓皇之间,向水底胡乱发了数掌,想要赶紧浮上水面。可是水里行动不便,屈臂出掌,都比陆上来得迟缓,发出去的力道,又往往在水中消弭大半,还没浮起多少,已先被拉了回去。

  蓝灵玉大惊失⾊,心道:“这人到底是谁?绝对不是大慕容,以他的武功,若要对我用強,不必用这般偷袭手法。”然则不论是谁,此人不怀好意,那是明显不过。蓝灵玉勉強张开双眼,一低头,只见两脚都被一条水蓝⾊的细长绳索缠住,绳索拉得笔直,自己也急速被对方拖近河底。她使力翻过⾝来,顺着绳索看去,只见河底稳稳站着一人,两条绳索的另一端绕在那人两只手腕上,双手疾扯,将自己拉扯过去。

  一时之间,蓝灵玉还没看清那人面貌,待得到了近处,瞧了清楚,不噤倒菗了一口凉气,那拉绳之人未穿上衣,腰间系着龙鳞带,乃是龙宮六太子趴夏。水里望将过去,只见趴夏太子脸上笑得十分诡异,不觉羞愤难当,此刻自己⾝无片缕,全⾝上下自然被他看得清清楚楚,一急之下,一口真气渐渐难以为继,脑中一阵晕眩。她连忙运转內息,将全⾝功力凝聚右掌,心道:“想不到竟然被这家伙找到这儿来了。水战对我不利,若不赶快上岸透气,不等他出手,我也支持不下去。”

  她只待趴夏太子将她拉近之时,全力出掌反击,盼能脫困,不料趴夏太子将她拉到⾝前丈余,便不再拉,一对眼珠四下转动,似正欣赏蓝灵玉漂在水中的胴体。蓝灵玉又羞又怒,腰⾝一屈,主动出手,一掌往趴夏太子击去。可是趴夏太子精通水性,九龙太子之中首屈一指,放眼武林,亦是少有匹敌,蓝灵玉在水中不易施展⾝手,趴夏太子却是得其所哉,眼见蓝灵玉攻来,⾝子一溜,捷若游鱼般地窜至一旁,转瞬间已游到蓝灵玉上方,运起“蓝涛神掌”掌力,向下一拍。

  蓝灵玉陡觉背上庒力遽增,气息一窒,顿时被庒落河底。

  霎时之间,蓝灵玉耳中嗡嗡乱响,难受之极,四肢百骸似乎都失却了主宰,使不上一点力道。龙宮派以海为生,人人精熟水战,蓝灵玉武功本来胜于趴夏太子,可是此时决胜在于水底功夫,顿时大落下风,丝毫不能反抗。

  昏昏沉沉之间,只觉脚上一紧,⾝子被趴夏太子倒拉上去,脚底“涌泉⽳”被趴夏太子一点,周⾝酸⿇,更加无力抵抗。

  趴夏太子制住蓝灵玉,心中大喜,暗道:“今曰大有收获,居然捉到了这个美人儿,龙王必定欢喜。什么巾帼庄三庄主,到了水里,还不是给我手到擒来?” WWw.EBdXS.CoM
上一章   十景锻   下一章 ( → )
一本读小说网提供了方寸光创作的历史小说《十景锻》干净清爽无错字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