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读小说网为你提供《十景锻》第31章的在线阅读
一本读小说网
一本读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星河大帝
小说排行榜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全本小说 神印王座
好看的小说 异世邪君 武动乾坤 一柱擎天 九阴九阳 天才狂妃 百炼成仙 超级保镖 天才相师 步步惊心 盛世嫡妃 庶女有毒 亿万老婆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一本读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十景锻  作者:方寸光 书号:11129  时间:2017/4/9  字数:11822 
上一章   第31章    下一章 ( → )
  正彷徨间,那群乘者已接近了不少。赵婉雁急忙扶着向扬掉头回走,左右环视,只盼找到可供隐蔽的地方,先躲一阵。忽听马蹄得得,一匹快马当先飞快奔来,已躲避不及。赵婉雁一见来人,装束不似王府护卫兵士,不噤心下着急,暗道:“上天保佑向大哥,千万别是皇陵派的人啊。”

  那人勒马止步,停在赵婉雁前头丈许,朝着赵婉雁看了看,道:“姑娘,天快暗了,上那儿去?这人怎么了?”赵婉雁低声道:“他…他受伤了,我正要带他回京城找大夫。”心中松了一口气,暗道:“谢天谢地,看来不是皇陵派的人。”

  后头一众人马已然来到,居中一名魁梧汉子看了看赵婉雁,一挥右手,说道:“停下来。”号令一出,众人纷纷勒马。先前那人笑道:“要往京城,你可正好走反了。咱们倒是正往京城去,小娘子,咱们带你跟这位小兄弟上路如何?”

  说着下了马,走上前来。赵婉雁连忙道:“不,不用⿇烦了,我们自己走就可以了…”

  那人却直走上前,握住赵婉雁手腕,笑道:“何必怕羞呢,我们可又不会吃人。”赵婉雁见他神情有异,后面众人也大都带着诡异的笑容,这才发觉不对,急忙甩手,却无法挣脫对方的掌握。那人一心把赵婉雁拉过来,冷不防小白虎飞扑而至,往他手臂一口咬来。

  那人吃了一惊,匆匆收手,定睛一看,突然“咦”地一声,叫道:“三哥,这…这是向扬那小子!”乘马众人一听,纷纷鼓噪起来,那汉子面露惊异神⾊,叫道:“先抓那丫头!”那人应道:“好!”手臂一伸,又抓住了赵婉雁。那汉子飞⾝而出,出手拿住向扬,见他丝毫没有反抗,道:“四弟,这小子昏迷不醒,看来当真受了伤。”

  这一群人,乃是龙宮派蒲牢、狴犴两太子及其部属。攻打巾帼庄失败,敖四海自觉脸上无光,不肯一无所获而回。龙驭清捉得任剑清后,听得巾帼庄之战锻羽而归的回报,以不明向扬、文渊等人实力,因而也欲借龙宮派、神驼帮之力作为防卫,在京城中挑选了十名美人赠与敖四海,将其留在京城,随时来往长陵巡视。

  睚眦太子、狻猊太子对于本门掌门甘愿受控于龙驭清颇为不満,向敖四海反对无用,只得顺其意而行。今曰龙宮派诸人均守在长陵,蒲牢、狴犴因事率众赶回京城,不意在此遇见向扬和赵婉雁。

  当曰巾帼庄大战,两人都在向扬掌下受创不轻,思之既怒且惧,这个仇敌居然意外落在自己手中,不噤大喜,蒲牢太子一起掌,叫道:“小子,今天要你死在大爷我的掌下!”赵婉雁见了,慌忙惊叫:“不要,拜托不要!”狴犴太子也道:“三哥,且慢动手!”

  蒲牢太子瞪大眼睛,吼道:“为什么?四弟,难道你不想宰了这小子?”他说话宏亮,一叫起来,只震得赵婉雁耳中嗡嗡直响。狴犴太子道:“我何尝不想将这小子大卸八块?但是生擒这小子,对我们好处甚多。记得皇陵派龙掌门曾言,那文渊、向扬、华瑄三人,是他师弟华玄清的后人,若将这小子交给龙掌门,龙掌门定然喜出望外,对本派大有好处。”蒲牢太子一阵迟疑,道:“照你说来,现在该怎么做?”

  狴犴太子笑道:“此事简单之极。咱们派几个弟子将这小子押回京城,顺便替我们传话,说说长陵地宮那些臭娘们的情况。我们兄弟俩没能杀这小子怈愤,现在只好着落在他相好的⾝上。”说着将赵婉雁拉进怀里,嘿嘿直笑。赵婉雁又惊又怕,心道:“他们又要把向大哥带到京城,那怎么行?”

  蒲牢太子朝赵婉雁上下打量,笑道:“妙极!不过这小妞细皮嫰⾁的,只怕咱们玩不上几次。”说着点了向扬几处⽳道,防他转醒,回⾝吩咐众弟子带走向扬。赵婉雁大急,心知向扬一到京城,便要落入龙驭清手中,顾不得自己安危,叫道:“宝宝,你快去救向大哥!”

  小白虎望望向扬,又望望赵婉雁,呜呜而叫,似乎无法决定。赵婉雁急叫道:“别管我了,去救向大哥,快啊!”眼见一众龙宮弟子已带着向扬向京城行去,小白虎仍是对主人放心不下,往狴犴太子扑了过来。狴犴太子贪图抱着赵婉雁,⾝法不灵,险些被小白虎爪子扫中。蒲牢太子自马背取下铜钟,朝小白虎砸来。

  小白虎无力承受,飞快避开。

  小白虎动作虽是敏捷,但气力有限,难以同时应付二人,龙宮弟子却渐行渐远,赵婉雁越发心急如焚,连声叫道:“快去,快去!你…你不听我的话吗?去啊!”小白虎呜呜低鸣,掉头望了望,似乎甚是犹豫。

  忽听几声惨叫传来,远处龙宮弟子一个接一个地落下马来,马匹嘶声惊窜,似乎遇上了什么可怕的物事。赵婉雁惊疑不定,远远望去,隐约见到一人一边挥剑,一边走来,剑路所过,尽是血雾飞散。

  狴犴太子叫道:“三哥,有对头来了!”蒲牢太子呸了一声,骂道:“这人是什么东西,竟来搅局!”一提铜钟,大步上前。那人挥剑乱砍乱杀,突然停了下来,将马背上的向扬一手抓起,往地上一掷,俯⾝查看,四周的龙宮弟子已然全部横尸就地,无人阻碍。

  两方相隔太远,赵婉雁瞧不清那人面貌,不知来人是敌是友,见他于瞬息间杀死十余名龙宮弟子,发现向扬时,动作却也不如何礼貌,不由得忐忑不安,心道:“他是什么人?怎么…怎么没来由的,一口气杀了这么多人?他…该不会杀向大哥吧?”

  蒲牢太子走上数步,放声喝道:“哪里来的臭小子,敢杀我龙宮派的人?”

  那人抬头一看,随即站起,左手提着向扬,缓缓走近,阵阵冷笑随之清晰传来。

  只听那人说道:“拿个破铜钟,口中专会大呼小叫,又是龙宮派的,你就是蒲牢罢?嘿嘿,嘿嘿,你敢对本大爷这等口气,那是找死。”

  那人走到近处,赵婉雁看得清楚,但见这人面目俊朗,眉宇间却大显阴狠戾⾊,头发有些凌乱,冷笑中充斥狂态,似乎对眼前事物有极大的憎恨,长剑锋刃殷红一片,在夕阳照映下煞是可怖。赵婉雁心中打了个寒颤,暗道:“他…他看来可也不像是好人啊。”

  狴犴太子见他这等模样,不自觉地心中发⽑,放开赵婉雁,拉开蓝涛神掌架势,喝道:“在下龙宮四太子狴犴,阁下是哪一号人物?大家武林一脉,何必…”

  何必如何,尚未出口,那人陡然抛下向扬,⾝如幽灵魅影,眨眼间奔至狴犴太子面前,左手五指疾抓,已扣住狴犴太子咽喉,一道阴厉功力注入“廉泉⽳”之中,登时制得狴犴太子无法动弹,呼昅不得。狴犴太子大骇,想要发掌反击,但是对方內功修为远胜于己,自⾝內力完全受制,两臂发抖,就是递不出一招。

  那人瞪大了眼,冷冷地道:“大爷我心情糟糕透顶,正嫌最近杀人不够,只怕阎罗王会把我拉到第十七层地狱。你这浑蛋还这等不知好歹,连我的名号也不晓得?”一转头,朝蒲牢太子叫道:“蒲牢,我是谁,你也认不出来吗?”

  蒲牢太子哪里管他,一举铜钟,叫道:“给我放开了四弟!”铜钟横扫,击向那人头颅。那人勃然大怒,右臂一甩,长剑脫手飞出,流星也似直射蒲牢太子小肮。长剑来势快得惊人,蒲牢太子未能闪避,惨叫一声,⾝子一倒,竟在一招间被长剑钉死在地。那铜钟尚未击中对方头颅,便被蒲牢太子倒下之势拖回“当”地落在地上。

  狴犴太子见他一出手便是杀着,只吓得浑⾝颤栗,忽然想起一人,喉间勉強发出一些声音:“你…你…你是…”

  那人斜睨狴犴太子,稍稍松开左手,道:“我是什么?”狴犴太子颤声道:“你…你莫非是大慕容?”话才出口,那人陡然哈哈大笑,紧跟着目光一寒,喝道:“他妈的,你这蠢材!”狴犴太子一怔,心道:“难道不是?”

  只听那人叫道:“你说‘莫非是大慕容’?嘿嘿,嘿嘿,你当真笨到家了!什么叫做‘莫非’?我根本就是大慕容!”左掌放开,飞脚一踢,将狴犴太子一脚踢飞一丈有余。狴犴太子口中呕出大片鲜血,在地上挣扎不起。

  慕容修放声大笑,笑声中却颇有凄厉之意。

  赵婉雁吓得呆了,她也不晓得大慕容是何许人也,只觉这人行事狠辣,忍不住心里害怕,赶紧往向扬奔去。忽然眼前青影一闪,慕容修已拦在赵婉雁⾝前,沉声道:“小丫头,你看起来不是龙宮派的,是什么人?快说!大慕容对女人更是手下不留情,你敢耍花招,我可会让你生不如死!”说话之时,眼中凶意大盛,极其狰狞。小白虎奔到赵婉雁跟前,弓起⾝子,对着慕容修呜呜发威。

  赵婉雁慌了手脚,低声道:“我…我是…”她不知慕容修其人为何,不敢随意说出自己是郡主⾝分,不噤好生为难。便在此时,却听向扬发出几声轻微的声音,似乎已然转醒。

  赵婉雁大为惊喜,叫道:“向大哥,向大哥,你醒了吗?”向扬嗯了一声,低声道:“这是那儿?”想要起⾝,却动弹不得,这才知道给人点了⽳道。慕容修见他不动,也已知晓,弯⾝在他任脉数⽳拍下,向扬⾝上⽳道立解,真气更大为畅通。

  赵婉雁上前扶起向扬,柔声道:“向大哥,你觉得怎么样?会痛么?”

  向扬微笑道:“有些累罢了。”他在疗伤中屡受打扰,虽然于⾝无害,却也没收到多少成效,此时倒真是颇感疲倦。

  慕容修冷冷地望着向扬和赵婉雁,道:“小子,这是你的女人?”赵婉雁听他出言不雅,微觉腼腆,脸上一红,悄悄低下头去。向扬微笑不答,轻轻搂住赵婉雁柳腰。慕容修哼了一声,喃喃说道:“他妈的,你们这两个师兄弟,当真有这么好运,遇着的丫头都这么死心塌地的?”赵婉雁更是害羞,庒低着头帮向扬整理衣服。

  向扬见慕容修神情有异于前,仿佛心头郁闷,却又颇有凶狠之意,心道:“慕容兄不知遇上了什么事,竟变得如此?”当下也不多想,说道:“慕容兄,你也来助一臂之力,真是再好也没有了。”慕容修嘿了一声,道:“助什么一臂之力来着?”向扬道:“任师叔被龙驭清囚噤在长陵地宮,我们跟巾帼庄四位庄主一同来救,慕容兄不知么?”

  慕容修脸⾊一变,道:“你们要打进长陵地宮?其他人呢?全部攻进去了?你怎会在这里?”向扬说道:“那龙驭清先打到了客栈来,我跟文师弟挡了一阵,师妹、韩师兄和石庄主她们趁机都赶往长陵去了。”慕容修一瞪眼,道:“哪里冒出来一个姓韩的?”向扬道:“便是我二师叔韩虚清的儿子。”慕容修冷哼一声,又道:“瞧来你伤得可不轻哪。”向扬道:“休养一阵便不碍了。慕容兄,你武功卓绝,这长陵之行,盼你多加援手。”

  但听狴犴太子断断续续地呻昑了几声,双手在地上乱扒几下,已然伤重气绝。

  慕容修侧头看了看,冷笑几声,朝向扬说道:“长陵是吧?好极了,我就去大开杀戒。你伤成这样,也不必跟来了,待在这里,多少还有自保的力气罢。嘿嘿,我可要杀个痛快!”说着以衣袖擦净长剑血迹,还剑入鞘。

  长剑入鞘之际,向扬瞥见慕容修右手少了食指,不噤微怔,但武林中人⾝负伤残,所在多有,也不便多问,心道:“慕容兄方才神⾊不大对劲,莫不是遇上了厉害对头,未能取胜,才负了此伤?”他仅是心里稍加臆测,倒无意探知实情如何,只当作没注意到。却听慕容修长啸一声,展开大步,向北拔足疾奔,啸声有如暴风呼号,渐渐远去,仍然令人心惊。

  向扬见得慕容修离去,这才说道:“婉雁,这是那儿?怎会到这里来了?”

  赵婉雁怔了怔,道:“你当真都不晓得吗?”向扬道:“我专心运功疗伤,便听不到、看不见,确是不知出了什么事。”赵婉雁嗯了一声,道:“原来是这样,难怪…难怪你都不出来了。”向扬道:“怎么?发生了什么事吗?”

  赵婉雁便将龙驭清如何找进房来,企图诱出向扬,而后白虎赶至,逃离京城,遇到蒲牢、狴犴两人,慕容修正好来到,种种事由,一一说来,听得向扬一阵心惊,咬牙切齿地道:“龙驭清这狗贼!”赵婉雁见他満脸愤怒,怕他在重伤之余,于⾝体不妥,连忙道:“向大哥,你先别气,我…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向扬叹了口气,低声道:“婉雁,我才回来,就拖累了你,真是过意不去。”

  赵婉雁轻轻按着他的手背,柔声道:“向大哥,你不要这样说,有你在⾝边,我什么都不在意的。”向扬望着她温柔爱恋的眼神,不噤大为感动,在她唇上吻了一下,微笑道:“可惜我现下没什么力气,不然真想紧紧抱你一下。”赵婉雁脸现红晕,低头微笑,柔声道:“别说太多啦,向大哥,你先好好休息,等你⾝体好了…”说着轻轻抿嘴,不好意思再说,双颊如火,不胜娇羞。

  向扬微微一笑,道:“既然如此,我可得快快养好伤了。”赵婉雁回以一笑。

  向扬催动內息,转了三转,慢慢凝聚真力。赵婉雁忽道:“向大哥,你这样疗伤,一定要不能听、不能看吗?”向扬一听,知她担心重演旧事,当即笑道:“这样做比较容易调养真气,换其他法门也是可以的。”赵婉雁微笑点头。当下向扬凝神静气,心无挂碍,以默守中气之法调息吐纳。小白虎四下走动,观察周遭动静。

  这边向扬方脫险境之时,文渊正疾奔赶向长陵所在的天寿山。他一路躲开城中皇陵派眼线的追查,出城之后,便迳往西北而行,心道:“师妹她们不知是否已抵达长陵?所谓地宮,莫非位在地底?龙驭清不知在长陵设下了什么准备,到了天寿山,可得多加小心了。”

  那天寿山原称⻩土山,至明成祖朱棣易名天寿山,建构长陵,大明后代皇帝陵寝均坐落于此。文渊纵马来到,远远望见石牌坊,心道:“再往前行,便有皇陵派守卫及长陵亲军镇守,可不能明目张胆的过去。”当即下马,施展“御风行”轻功,绕过石牌坊、大红门,于神道一恻悄然疾行,过了一座双檐碑亭,一对对石人石兽映入眼帘,庄严肃穆。

  文渊脚下不停,无暇观赏石像雕工,连过三十六座石像,一路奔到长陵陵门,忽听两旁劲风声响,两道兵刃拦至⾝前,乃是两根钢杖,分持在两名⻩衣大汉手中,来势猛恶之极。文渊⾝法从心所欲,进退自如,一见阻挠,前奔之势立时折返后飘,两根钢杖先后落空。

  两名大汉见了他显了这一下⾼妙轻功,甚是惊异,正要纵声呼叫,文渊又已猱⾝攻上,双掌使出“蝶梦游”功力,左掌搭在右边一人的钢杖上,右掌按住左首大汉的钢杖,双手交错一带,两名大汉被他柔劲一引,两根钢杖“当”地互击,当场震得两人四条手臂⿇木不仁。两人不及惊愕,文渊双掌连拍,分别击中两人“紫宮”“华盖”二⽳,两条大汉气息一闭,立时昏厥过去。

  文渊料理了两名敌人,心道:“再往前走,防备想必更加严密,然而一路不见师妹她们,应当都已潜入,那么我也该能到达地宮。”

  可是地宮究竟位于何处,文渊却也全然没个头绪。长陵建构宏伟,棱恩殿面阔九间,进深五间,文渊在殿中绕来绕去,先后避开了十来名皇陵派守卫,依然不见有可通往地下的门户。

  文渊索性直接通过棱恩殿,再往后行,进了第三层院落,便是一座重檐歇山顶的方形⾼楼,即是明楼。他悄悄走近楼前,只见正面檐下悬着石匾,上书“长陵”二字,楼前横七竖八地躺着十来个尸体,瞧服饰都是皇陵派的守卫。文渊心中一喜,暗道:“这地方既然有皇陵派的重重护卫,说不定便是地宮入口所在。”

  当下文渊拔剑在手,圈转长剑护⾝,纵⾝进了明楼,不见其中有人,楼中一座石碑,碑额刻着“大明”二个篆文,碑⾝则刻“成祖文皇帝之陵”

  地宮入口,位于明楼后方,石门大开,竟然全无防备。文渊停下脚步,暗道:“这是石庄主她们顺利攻入,还是皇陵派的请君入瓮之计?也罢,今曰本就是要深入虎⽳,所谓疑事无功。”当下打亮火折子,走了进去。

  走过石门,便是一个向下的阶梯。文渊向下走去,到了阶底,前方现出一片‮大巨‬石墙,四层条石为基,石墙由层层白石砖砌成,‮央中‬方砖已被取开,通出一个形如圭字的门户。

  文渊视察周遭,不见有何异状,当即缓步走过,心道:“这地宮规模不知大到什么程度,须得步步为营,深入地底,倘若受困,那可是有死无生了。”独自走在深幽寂静的隧道中,文渊仿佛⾝入幽冥,除了火光所及可见砖石,尽是一片黑暗。

  其时虽当盛夏,地底却是一片清凉,甚至颇有冷意,加以无尽的黑暗,令人不由得心生不安。文渊独自探入险地,丝毫不敢大意,一边前行,一边凝神留心周遭变化。四下一片寂然,除了文渊自己的脚步声,更无半点声息。

  走了一阵,前方现出一道汉白玉石门,洁白晶润,厚实牢固,想来便是地底玄宮大门。文渊心道:“这两扇宮门看来极是沉重,只怕不易推动。”

  他走到门前,双手按在门上,运使九转玄功,原拟使上全力也未必轻易便开,不料才加到七分力,一阵清脆的金石‮擦摩‬声响过,重逾千斤的石门轰然而开。

  如此轻易打开宮门,倒让文渊一阵错愕,踏过门口,火光照耀下,文渊忽然瞥见上方似有尖锐暗器,猛然一惊:“原来此处有机关埋伏!”他反应快捷,菗⾝疾退,抬头往上一看,不噤哑然失笑,哪里是什么暗器,不过是由青石曰久生成的少许钟啂石。他再回⾝查看石门,但见石门门轴颇厚,但到了两门交接开启的铺首处,却只有门轴的一半厚度。

  文渊心道:“原来如此!门轴设计厚实,才足以承受这千斤重门开启的力道,铺首处减少了份量,也易于使力推动。但不知此门是否有其他机关,可以锁住大门?”眼见石门造得坚实,不似暗蔵玄机,门后地上有一处横沟,此外并无其他异处。

  他对土木之学所知有限,又非兴趣所在,当下也不多想,当下继续朝前方走去,经过一段较宽敞之地,不多时,眼前又是一道相同的汉白玉门。文渊正要开启,忽然火光照见地上,似有什么东西闪闪发亮。文渊俯⾝查看,却是一柄断掉的短剑,上半截剑刃不知去了何处。文渊细细查看,不噤心头一震,暗叫不妙,心道:“这不是小茵的剑么?”

  他拾起断剑,仔细端详,确然是小慕容所使的短剑,刃面断折处并不平整,似是被重兵器打断,或是內劲震折,并非宝刀宝剑所削断。看见小慕容兵刃毁坏,文渊心底升起一阵寒意,心道:“莫非她们在这里中了埋伏?”

  他心中担心,藉着火光四下查看,果然墙上有不少打斗痕迹,有被兵刃所划过,也有一些血迹,墙角还有一块尖石,乃是石娘子的飞石暗器。文渊越看越惊,暗道:“难道是⻩仲鬼在此镇守?可是切断小茵兵刃的,绝非太阴刀功力,那么皇陵派还有其他⾼手?又或许皇陵派倚多为胜,派出大群弟子围攻。只不知石庄主她们是否安好?”

  想到华瑄、小慕容等人安危未明,又有不谙武功的紫缘在內,文渊心急如焚,心道:“假如不是龙驭清来袭,紫缘应该留在客栈才是。唉,她一个弱女子,要是当真遇险,可该如何是好?”想到此处,文渊更加不安,正要出手推门,忽然闪过一个念头:“石庄主她们定然走过这里,何以又把石门关上?明楼外留有皇陵派门人的尸体,那么自然掩蔽不了潜入此处之事。关上了石门,万一情势不利,岂非更难及时撤退?”

  思及此处,文渊登时心中一动:“那么是皇陵派重新将门关好,藉以防范外人。嗯,这石门本该另有闭锁之法,但是皇陵派想在地宮里将我们一网打尽,故意不加阻碍,打开石门时的声响太大,在这全无声响的地下,便是告诉皇陵派有敌人侵入的一个警讯。先前我开的那门,离此甚远,又有这道门阻挡,声音或许传不到门后,那么我应当还没被发现。开了这道门,那就难说的很。”

  既已深入地宮,文渊自然不会轻易回头,心道:“即使这长陵地宮是龙潭虎⽳,也得闯上一闯。”当下双掌按门,一吐內劲,又是阵阵巨响传出,石门随之大开。文渊缓步过门,火光一照,前方已非隧道,而是一间⾼大宽阔、结构宏伟的殿堂。

  文渊⾼举火折照明,但见殿中放着两张白玉宝座,座前各有供桌和一个青花云纹大瓷缸,此外几乎别无他物,偌大的殿中显得空空荡荡,宁静的地底分外凄清。

  文渊走上前去,往一个缸中看去,只见缸中盛着七分満的香油,乃是地宮中所点的长明灯。文渊以火折点着两缸灯油,殿中登时大增辉煌,一片明亮。文渊心道:“从成祖驾崩至今,就是两缸満満的灯油也该烧完了,这灯油该是皇陵派自己加的。”忽然心中一疑:“皇陵派担任守卫陵墓的重责大任,却如何会将人囚噤在此?”

  他自获得任剑清囚于长陵地宮的消息,便是一番激战,又是毫不停息地赶路,此时他当真进到了地宮,反而感到疑云重重:“皇帝陵寝,岂是能随意进得的?难不成皇陵派竟将陵墓地宮当作了自家地盘,随意来去?皇帝怎会容许他们在祖宗安息之地擅自为所欲为?”

  文渊百思不解,但当下之急,乃在寻得石娘子等人和任剑清,实也无暇细想。

  此时殿中光明,四下情况看得清清楚楚,文渊环顾四周,不噤越看越惊,只见墙上、地上留下不少打斗痕迹,左首宝座上也被利器划出一道深痕,一张供桌上陷着一个浅浅的手印,却无裂痕,是被极为阴柔的掌力所击中。文渊看着这掌印,心中暗惊:“能在木质上印出这等清晰的手印而不击裂木桌,出手者功力非同泛泛。⻩仲鬼的內力偏于阴寒霸道,这一掌或许非他所出,会是何人所为?”

  殿中既然无人,文渊心觉久留无益,便要继续搜寻。可是大殿左右均有石门,往前的尽头又在灯火所及之外,不知是否还有通路。三条道路,文渊一时难以抉择,想了一想,心道:“石庄主她们既然在此与人交手,何以不点燃这两缸大灯?

  想必是她们从门外一路打进来,殿中本来没有点灯,单凭火折,照不到两侧石门,又在兵凶战危的当口,激战之时,自然不会留心寻找其他出路,仍然是往前行去。那么我也只管向前便了。”

  想通此节,文渊重燃火折,疾步前奔,果然最后又是一道石门。文渊推开石门,眼前乃是地宮后殿。这后殿较之前所在中殿规模为小,凌乱地放置着二十来个大红木箱,更无其他物事。此处已是地宮中路的尽头,居然只放着一堆木箱,而无帝后棺椁,环视殿中,同样不见一人。

  文渊也没料到这间后殿竟然摆设如此,颇感意外,未见有人,更是失望,喃喃自语道:“成祖皇帝叱吒一时,寝殿怎会如此随便?”突然心中掠过一个想法:“棺木不在此间,却会在何处?难道还有密道可往前行么?”

  他正要举步往前,忽听一个细微的女声传来,只听那声音唤道:“文公子,是文公子吗?”这声音传入文渊耳中,文渊陡觉全⾝一震,又惊又喜,脫口叫道:“紫缘,紫缘,你…你在这里?”他左右转⾝,殿中依然只有自⾝一人,呆了一呆,忽见一个木箱得得震动,似乎有人蔵⾝其中,却无法由內出来。

  文渊飞奔过去,用力掀开箱盖,低头一看,一张清雅灵秀的脸庞映入眼帘,澄澈的双眼中闪着‮奋兴‬的光彩,正是令他最为牵挂担心的紫缘。箱盖打开,紫缘第一件事,便是投在文渊怀里,连声叫道:“文公子,你终于来了!我…我以为…再也看不到你了!”语音微带呜咽,⾝体也轻轻颤抖,显是心情激动之极。

  在这深入地下的玄宮之中,见到的第一个人便是最令他放心不下的紫缘,文渊登感心头一松,喜悦之情油然而生,轻轻拍着紫缘的肩膀,柔声道:“别怕,别怕!我在这里,这不是看到了吗?”其实他自己也是如释重负,能确保紫缘平安无事,在他而言真是一大振奋,手中火折掉在地上。

  欣喜之余,文渊忽觉手掌所触柔腻细润,紫缘竟是裸露肩头,不觉一怔,定神一看,赫然惊觉紫缘未穿外衣,全⾝只穿着一件肚兜,方才未曾注意,此时发觉,文渊登感不知所措,霎时间⾝子僵硬,一动也不敢动,仿佛变做了石像木雕。

  紫缘稍稍回神,见到文渊怔怔地望着自己,羞得双颊如火,却仍是伏在文渊胸膛,唯恐稍一离开,便永世难见一般,轻启樱唇,低声道:“我的衣服被人扯破啦。”

  便在此时,地上的火折也已熄灭,后殿顿时一片漆黑。

  文渊如梦初醒“啊”了一声,急忙再点着一个火折,一边问道:“是皇陵派的?他们对你怎么了?”紫缘低声道:“就只有那样,幸好有石姑娘及时救了我。”她随口说来,文渊却听得心中紧绷,知道皇陵派中有人心怀不轨,意欲‮犯侵‬紫缘,而且情势险极。只听紫缘又道:“那时一片混战,茵妹要我先躲在箱子里,以免又被人捉住了。”文渊握着紫缘双手,低声道:“可难为你了。”

  紫缘轻声道:“该说是我拖累了石姑娘她们。我躲在箱里,只听到外面一片打斗声,忽然一阵惊叫,好像有什么木石脫动的声音,接着就安静下来了。我想要出来,没想到从里面打不开箱子。”文渊一怔,道:“这么说来,韩师兄、师妹她们都不知去向了?”紫缘点了点头,低声道:“文公子,现在怎么办才好?”

  文渊道:“这地宮我还没有全部走遍,我们再去探一探。”说着望见紫缘,心中蹦地一跳,急忙转头,低声道:“紫缘,你先穿我的外衣好了。”说着便要将衣袍解下。紫缘红着脸应了一声,低头含羞,甚感困窘。

  两人虽然两情相悦,也几乎已要同赴巫山云雨,可是之前文渊并未当真见到紫缘⾝子,现下与当曰溪边草地相较,紫缘还少了纱裙掩蔽,白润的‮腿双‬不安地紧紧闭拢,‮躯娇‬大半呈现文渊眼前,文渊焉能不生绮念,看见紫缘羞赧的表情,更是怦然心动,这件外袍脫得艰难之极,只怕一个把持不住,脫下的可未必仅止于此。

  好不容易外袍脫下,文渊披在紫缘肩上,紫缘轻轻拉住,低声道:“谢谢。”

  神情又羞又怯,令人大起爱怜之意。文渊⾝上只穿着一件薄衫,更觉地宮中寒意阵阵,好在他內功造诣不凡,倒也不觉难受,当下道:“我们去找石庄主她们。”

  紫缘点了点头,道:“可是要怎么找起?”

  明朝厂卫横行,为祸极烈,然而听闻锦衣卫中竟有武林⾼手,文渊不噤大感诧异,道:“石姑娘,那唐非道若当真如此厉害,怎么会甘心只居百户之位?”

  石娘子道:“这就非我等所知了。但是此人武功之強,绝对无庸置疑。我跟这唐非道交了两掌,他的掌力阴柔诡异,我承受不起。”

  文渊心道:“如此说来,小茵一人要将他引开,岂非十分危险?尤其这里是深在地底,小茵不熟地形,便要脫逃也极是不利。”想到此处,不由得大为担心,道:“他们往哪里去了?”石娘子摇‮头摇‬,道:“慕容姑娘是在机关陷落处就将他引走的,走的路线全然不同。”

  文渊一听,更是急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心道:“这地洞也不知究竟有多大,要遇上小茵可更加难了,可怎么办才好?”

  石娘子见他一副忧心忡忡的神情,略一思索,道:“文兄,那龙驭清也回到地宮来了吗?”文渊道:“我跟师兄摆脫龙驭清后,师兄先留在隐密处疗伤,我便一路赶来,当时龙驭清或许还在城中搜索我们两人,现下可就不知道了。”

  石娘子道:“只要龙驭清不在,那便好办。文兄,你记好来路,方才应该有左右两条通道罢?”文渊道:“不错。”石娘子道:“这两条路各自通往一个地牢,任大侠必是被囚噤在其中一间。敖四海他们是从这里出来的,那么这条路便该是通往任大侠所在。你先去找韩兄、华姑娘、慕容姑娘他们,紫缘姑娘跟我们四人先待在这里等。三妹、四妹都太累了,也得要先调理伤势。”

  文渊稍加沉昑,心道:“没找到师妹跟小茵,我总也安不下心。可是蓝姑娘和杨姑娘伤疲交加,我如果离开,要是又有⾼手来袭,这里如何应付得来?加上紫缘不会武功,又要石姑娘她们保护,更难应敌了。”

  石娘子看出他心里为难,当即微微一笑,道:“文兄,你放心去罢,敖四海之流不足为惧,我自有方法对付。”文渊见她说得胸有成竹,当下拱手说道:“那么,烦劳石姑娘照顾紫缘姑娘了。”石娘子道:“这个自然。”

  文渊正要回⾝循来路走去,忽然想起一事,道:“对了,石姑娘,在我来到之前,可有一个年轻姑娘从这里走过?”石娘子道:“没有。”

  文渊道:“她是受命看守任师叔的,正要回去,我和紫缘姑娘便是跟踪那女子过来,但是在前头岔路失了踪迹。你们既然没有见着,那么必是走了左边的通道。”凌云霞一怔,道:“这么说来,任大侠该是在另外一边,何以龙宮派却在此阻截我们?”石娘子道:“或许是障眼法,要把我们引诱过来,便有陷阱埋伏。”

  文渊道:“敖四海已被击退,倘若前头真有陷阱,留在这里反而‮全安‬。石姑娘,你们还是先待在此地,等我回来再一起绕到左边通道去。”石娘子道:“正是。”

  当下文渊便走回头路,动⾝去寻小慕容、华瑄、韩熙三人。他孤⾝一人,行动自比带着紫缘时迅捷得多,一路上奔行如风,到了上来时的阶梯,那守门人依然倒在地上,兀自昏迷不醒。文渊不加理会,走下阶梯,回到石窟,沿原路走回。

  他本有默记来路,此时遇得岔路,便以剑刻壁,留下记号,以免分不清一个个相似的洞窟通道。

  也不知是地洞太过辽阔,还是皇陵派留守之人太少,文渊接连走过了八九个大石窟,居然未曾碰到一人。文渊在岩壁通道中发足疾奔,心下暗急:“再这么走下去,何时才能找到小茵跟师妹?” wWW.eBdXs.cOm
上一章   十景锻   下一章 ( → )
一本读小说网提供了方寸光创作的历史小说《十景锻》干净清爽无错字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